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二十七章 怪人(第二更)
    有些道理是书本上都根本不会记的简单道理。

    之前不能接触的世界,哪怕有心设身处地去想,却依旧可能是谬误。

    林意和薛九都是有些一瘸一拐的沿着来时的路走着,林意就又不自觉的想到了萧淑霏和陈宝菀。

    在之前旧朝的齐天学院,自己和萧淑霏、陈宝菀自然是属于同一世界的人。

    那对于身边发生的事情,对于这个世界的看法,观点自然大多相同。

    但现在他却已经从到处鸟语花香的庭院跌落到了这种边地马粪都无人管的边城,那对于身边发生的事情,对于这个世界的观感,是否也会潜移默化的有很大不同?

    那相比之前的自己和萧淑霏这些人,身份还要更高一些的北魏长公主殿下元燕呢?

    在闲下来的这些时日,他真的花了些时间好好打听了一些元燕的事情。

    不知为何,即便元燕对于整个南朝而言都是可怕而值得尊敬的敌人,但听到她是北魏先皇的私生女,听说她在入北魏皇宫之前,她的母亲便已去世时,林意却是莫名觉得,她和被抛在建康的自己似乎并无太大区别。

    他便开始能在心中回答自己的许多不解。

    他不知道元燕和他一起在眉山之中行走的时候,一直在心中对他的称谓是南朝小贼。

    但在他现在的心目之中,即便十分清楚了元燕的真正身份,但是那个“卫清涟”留给他最深的印象,也只是一个倔强而忧郁的北魏少女。

    她活得自然也是并不轻松。

    所以两人才有很多相近之点,在战斗之中才会形成那样的默契。

    “老薛啊...”

    “林大人!”

    “你最在意的是什么,譬如说你最渴望得到的是什么?”

    “百亩良田,良厦数间,游手好闲。”

    “这些年的军饷积了还差多少?”

    “都给了家用,良田倒是有了几亩,军饷是所剩无几。”

    “家用?”

    “怎么,林大人你不是出身将门,该不会觉得我们这些军士都是孤家寡人?”

    “......”

    林意倒是又愣了愣,在他的潜意识里,铁策军和那些边军也没有什么区别,这些说不定哪一日便死的军士平时战斗太过危险,似乎不应该有家小,但薛九这么一说,似乎当年自己父亲的那些部下,大多到了年纪的,也都有家室。

    说到底,这些军士不管在战场上如何悍不畏死,但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有各自的七情六欲,只是先前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在自己先前所处的位置,这些军队军士,都似乎只是一些数字。

    “说说这次你升了校尉,除了军饷之外,还有哪些好处?”

    “好处当然还有不少,譬如行军可以去领好马,顺便领一副好甲,还有见着别军的将领,官阶不比你高的,都甚至可以不用行礼。”

    “同僚之间,行礼打个招呼也没什么吧?”

    “嘿...林大人你是未在军中真正呆过,即便都是南朝自己的军队,都想打赢北蛮子,但平时互相见面,可未必是那么和气的。大多数可不像方才那北固军的老边那么和善,有时为了抢些军资,优先挑些军械,恐怕都能打起来。至于战阵之中结仇的,那也不少,有时我们铁策军支援要是慢了一些,有些同僚军队可能便认为我们是怕死伤,故意慢去,他们将很多死去的兄弟的帐,就记到了我们的头上,到时再一些事上遇到了,那便不是给不给好脸色的问题了,有时候抽刀子砍都很正常。对了,最重要便是战功。大人!军中的战功可是没那么好领,争战功打起来的可不少,我们铁策军靠山最少,争战功往往最吃亏,所以铁策军之中的将领升迁最慢,对于大多数将领而言,能保住军饷就不错。对了,这次领军功倒是有些诡异,居然如此顺利。”

    “说不定因为我有女人缘...,哦,不,有人缘。”

    “林大人,您现在是铁策军的右旗将军,需注意言行。”

    林意微微的一笑。

    他已经清醒认知身为独自来去的修行者和率领重兵的将领之间有什么区别。

    只是听着薛九有关军仪和威势的这些话,他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至于军中有些规矩,他也不以为然。

    因为他之前和薛九这些人处于不同世界,他太熟悉一些军中真正的强者。

    对于那些真正的强者而言,威势永远都不是刻意的营造出来,而是...打出来的。

    至于有些既定的规矩,许多军中的强者原本也不怎么遵守。

    铁策军很特殊。

    在他看来,铁策军除了军饷和所用军械不如边军的一些精锐军队之外,其实和边军的精锐军队也没有太大差别。

    那只要足够强,便也不用一定遵守这些规矩。

    ......

    “魏观星,北固军都护,削两阶...调至兵部驾部?”

    兵部主事处,夏震心情恶劣,他看着走进来的这名军士便觉得不顺眼,但看着对方的调令文书,他却是陡然怔住。

    “谪贬缘由是,殴打戎州镇戊军将领?”

    夏震的眼睛不由得瞪大,瞳孔越是微缩。

    今日方才见过一名诡异的年轻修行者,这便又来了一个怪人?

    按着这魏观星的官阶是四班,但他殴打的那名戎州镇戊军将领却是六班,官阶比他高出两阶,但最关键在于,他看到了这份调令文书之前是有足足五行调令,分别盖着各级兵部主事处的大印和各级兵部主事的主笔签记!

    这魏观星的官阶,先前最高时是明威天安将军,天安将军便是天安军的统帅,官阶和北固军的最高将领一模一样!

    那此人最高官至十班!和建康城中兵部侍郎的官位相比也只低一阶。

    这何止是怪人。

    他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滚滚落下。

    在这兵部主事处这么多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高位的人谪贬,而且是这样一路谪贬,从十班到两班。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打着精神迅速扫了一眼。

    这调令文书上有关这魏观星的记录可以说不只是劣迹斑斑,简直是罪大恶极。

    其中出现最多的,便是殴打上阶官员,甚至还有殴打军监处官员。

    看这调令文书,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这人太过桀骜,根本难以驾驭,而且应该性情残暴,一言不合就会动手打杀。

    夏震虽然长袖善舞,但面对这样的老边军却是根本不敢有任何想法。

    他下意识的提起了朱笔就要签印。

    “大人,暂慢。”

    但就在此时,一直显得很慈眉善目的魏观星却是突然对他行了一礼,出声说道。

    夏震一颤,手中的朱笔都差些脱手掉落。

    (书里的官阶设计是按照南梁的十八班官阶分法,但是南北朝时期的史料有点混乱,很多记载也不清,而且那时候的官位要理清很烦,而且这本书也不是史书,当成玄幻仙侠看合适,所以有些官阶将位我是捏的,可以不用比对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