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三十二章 简单的想法
    林意和容意的面色都很难看,尤其是容意。

    他出身于王朝最不可能出产修行者的边城,在那里,修行者就和传说中的仙人相差无几,而那些权贵之间的斗争也几乎不曾听闻。

    至于战争,也往往在波及到这样的边城前就已经结束。

    他很难想象会有那样黑暗的事情发生。

    林意可以想象,只是他总觉得那样的事情距离自己很远,在他以往的潜意识里,那是大人的世界里才会发生的事情。但在此时听着魏观星这样的讲述,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是建康城里那个可以将这些当成故事来听的少年,自己已经是大人,已经真正的进入了这样的世界。

    他开始醒觉,血腥、残酷和黑暗,恐怕是将来自己时刻都要面对的。

    “我不知道如果我当年面对那样的事情会怎样处理,毕竟不是真正的身临其境,光凭想象也不可能知道我会如何的心情。所以我不能说你做对,或者做错。”

    林意沉默了片刻,说道:“但我很佩服你,很少会有人有那样做的勇气。”

    “有人在意对错,我不在意对错。”

    魏观星笑了笑,随着他这不在乎的一笑,他身上那种阴霾便尽去,“对错那是别人判断的事情,既然听得见自己心中的声音,又何必去听别人的声音。”

    “只是有些时候不忍一下,真的会死的很难看。”林意摇了摇头。

    魏观星看了一眼林意,似笑非笑,“我看你也不是能忍的人,敢说我?”

    林意托着下巴认真的想了想,他发觉自己好像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容易死,至少我比你更不容易死。”

    魏观星用一副你还是没有想明白的神气看着林意,道:“当我溺死那三千马贼之后,我在边军之中的调性就已经定死了,有些大人护住我,我欠他们情,有时候就会去做一些他们想做,但又不能去做的事情。他们后来能容忍我做一些事情,能够保住我最多是丢个官阶,但与此同时,有些军中所有人都不愿意去承担责任的事情,我去承担却最好不过,反正举朝上下,哪怕是皇帝都知道我是一个性格有些缺陷的将领。就像铁策军需要做大多数军队不愿意做的苦力一样,军中的一些大人物,也需要我这样的人帮他们解决一些不顺心的事情。”

    “他们同样欠我的情。”

    魏观星顿了顿,看着有些惊讶和明白过来的林意,接着说道:“我加入铁策军,在我看来和你之间是互有好处,你有时应该也需要帮你承担罪责的人,与此同时,铁策军也应该可以让我得不少战功。否则位置太低,哪怕有修为,恐怕在很多人看来也是可有可无。”

    “听上去好像真有点好处。”林意真的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只是连官阶和生死都不在乎的人,拼命要留在有可能让你往上爬的军队里,到底是什么心愿未了?”

    “我往上爬是不可能了。我只希望我留在你军中,能让你往上爬,至少能够在战场上和闵知秋一战的机会。”魏观星看了林意一眼,道:“此盼殷切,不要让我失望。”

    “闵知秋?”林意觉得这人特别耳熟,很快他便想到了这人是谁。“北魏血骑军闵知秋?”

    魏观星点了点头:“除了他还有谁?”

    林意和容意面面相觑。

    “你这目标似乎有些长远。”林意实话实说,闵知秋是北魏名将之一,血骑军是北魏最强大的骑军,在荒原之中有血魔骑的称号。

    作为北魏最强大的骑军,血骑军的数量也有十万之众。

    北魏原本就以骑军著称,作为骑军之中的最精锐军队,血骑军之中不只有许多修行者的存在,还有许多针对战阵和强大的修行者的特殊武器。

    铁策军的骁勇善战林意已经见过了,但和这样的军队相比,铁策军只是小打小闹。

    “恐怕至少五支铁策军加起来,才有可能击败血骑军?”林意说了这一句,但又觉得不够,五支铁策军也只不过十几万,按照他的所知,这种最精锐的军队,恐怕拥有着足以击败倍数敌军的实力。

    “至少你还在和我认真探讨这种可能。”魏观星笑了起来,“除了边军那些最厉害的人物,我若是和别的将领说起这样的事情,别的将领恐怕会觉得我就是个白痴。”“你和闵知秋,是有旧账要算?”林意没有觉得他是白痴,既然对方是北魏将领,既然两朝在交战,那再怎么样的名将,都有被击败的可能。

    “更何况连北魏长公主我都见过了,她还帮我治脚伤。”他忍不住在心中又有些得意的说了这一句。

    “很大的旧账。”

    魏观星微微自嘲道,“我最早能成为十班的将领,军功便是和血骑军的战斗之中得来的,只是付出的代价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一半死在了他的手中。而后又有一次,我又中了他一次埋伏,又死了不少人。”

    其实打仗胜负很正常,一名再好的将领不可能一直打胜仗。

    但是林意偏偏很能理解这种情绪。

    因为他想着,若是他和许多最好的朋友一起战斗,结果那些朋友被一名敌军将领杀死。

    那这种复仇的心情,便已经超过了胜负本身。

    “你要明白,其实没有人喜欢打仗,所以每个军士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目的,都有为什么打仗的理由。不要说为了效忠皇帝,战场距离皇帝太远,有些人纯粹为了军饷,有些人因为自己的家园被敌军毁了,有些人因为自己的亲人被敌军杀了,有些人是有些仇要报,有些人是要座上权贵的位置。”魏观星看了林意一眼,问道:“你是为什么?”

    林意听着魏观星前面的那些话,觉得正好是自己和薛九对话相通的一些道理,听到魏观星的最后一句,他却是微微一怔。

    “一开始并没有认真想过,因为没有人问我。进入南天院修行,又进眉山…应该是不甘心在建康碌碌无为,什么都不做,现在想来,自己又有什么为什么,毕竟对于这样的乱世而言,我也只不过一叶浮萍,暂且随波逐流而已。”

    林意很老实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我现在想得最为简单,既是修行者,那一切所为,自然是先为了修行,变得强大。”

    “强大之后便一切好说,就如南天三圣,谁敢不在意他们的看法?”魏观星真挚的笑了起来,“不瞻前顾后,很简单,我喜欢。”

    (今天要留点时间想情节,所以也是一更,明天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