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三十六章 那夜的变(第一更)
    魏观星的眉梢微微挑起。

    他并不知道马车里来的是谁,但和军中的许多人一样,他对南天院并无太大的好感。

    南天院在南朝修行者的世界里往往意味着高高在上,尤其对于他们这些不算如意的修行者而言,很多时候南天院在他们的心目中便代表着至高权贵的意志,比如皇宫里的皇帝。

    其实绝大多数南朝人都承认现在的萧衍比起前朝的那些皇帝已经强出太多,然而权贵就是权贵,和他们这些人之间,天生就有着一种无法言明的隔阂。

    所处的世界不同,便很难真正亲近。

    就如当天未进南天院的林意和同窗会上那些同窗一样。

    在马车停在城墙下之前,他便转身离开,缓缓的沿着城墙走向这座城的另一端。

    林意也没有停在城墙上。

    他迎向这辆马车,等到马车停稳,内里的吴姑织从车厢中走出时,他便认真对着这名南天院的女教习行了一礼。

    “随我来。”

    吴姑织和在南天院一般不苟言笑,她对着林意颔首为礼,然后便越过这段城墙,穿过了林意夜间练习投掷的田野,一直来到洛水河边。

    到了这条风浪颇大的河边,吴姑织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她直接踏上了漂浮在水上的一片浮木,逆浪而行,看上去十分的自然。

    看着这样的画面,林意的心中生出极大的敬意,他知道这不只是意味着境界,还意味着对真元妙到毫巅的控制。

    只是他没有办法跟上。

    所以他停了下来,无奈的看着如传说中凌波仙子一样的吴姑织,道:“吴教习,好歹我在眉山之中没有死,你现在是想这样直接将我淹死吗?”

    这不算是一句好笑的笑话,吴姑织原也不爱笑,她听到林意的这句话,只是不发一言的转过身来,然后走回了岸上。

    “你知道我这样做是想让你明白什么吗?”吴姑织走过他的身边,在岸边选了一块干净地停了下来,然后问道。

    “你不是真的要过河?”

    林意有些发愣,他想着自己在南天院虽然很受这名女教习照顾,但却实在没有上过她的什么课,所以对她的授课风格的确有些不太了解,难道这便是她的授课风格?

    “难道你的意思是要对我说,人生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林意狐疑的看着她,“还是说,你要让我无论遇到什么困境都逆流而上?”

    “你想太多。”吴姑织很简单的回了他四个字,然后道:“我这么做,只是提醒你,虽然你的力量已然不俗,但你和修行真元的修行者之间,依旧有着很大的差别。我虽然不知道那两名圣者传授给了你到底什么样的功法,导致你不依靠真元战斗,但是失却真元,有些在别的同等级的修行者看来很简单的事情,你却根本无法做到,所以你和同样强大的修行者相比,无论是战斗还是做其他事情,你都会很受限制。”

    林意觉得自己想得太歪,忍不住想发笑,但他又觉得这是件很严肃的事情,便强行忍住。

    “这些我有想过。”

    他认真的看着这名南天院的女教习,知道对方的确是关心自己,于是他老老实实的答道:“虽然修为有些提升,但我当然不会骄傲。”

    吴姑织并未马上回话,她看着林意,也确定对方的确不是口头上的谦虚。

    此时林意却是又轻声跟了一句,“否则我也不会托人带回齐心莲的同时,再顺便要些短矛了。”

    吴姑织并非是装出来的不苟言笑,她的性情天生比较淡漠,只是听到林意的这句话,她却是都忍不住有些好气和好笑,她忍不住摇了摇头,看了林意一眼,“哪里有别人托你寻药,你寻到了一半,差人带回去的同时,却还顺口要向人要好处的?”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林意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一阵尴尬笑,“我想他可能便要谢我,以他的身份,若是真想谢我,想必让南天院帮我制些投掷的短矛应该只是小事,而且这不是因为南天院制器肯定是南朝第一么?方才吴教习你也提醒过我,我没有真元妙用,便很受限制,所以我也是无奈,才想要借助这些东西以补不足。”

    “同样是开口讨好处,一样开口一次,为何不要些更好的东西。”吴姑织淡淡的回了一句。

    林意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头,道:“怕显得太过分,合适便好。”

    吴姑织沉默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道:“你一直和今日这般记得不要贪心不足就好。”

    林意用力点头。

    他想要说,那是当然,我从不太贪心,但是面对吴姑织这样不苟言笑的教习,他也觉得说这些话似乎显得有些无聊,于是他又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笑。

    只是吴姑织的面容却是骤然变得肃冷了些。

    “何修行和沈约都已经死了。”

    她用极低的声音说了一句,同时她的真元也让周围的空气里产生了各种异样的声音...她来到距离城墙这么远的河畔,便是因为不想让那城中任何的修行者听到此时的对话。

    “今后那两名圣者,不可能再帮得了你什么忙。”

    林意彻底呆住。

    吴姑织的声音极低,但是却震得他的脑门嗡嗡作响。

    何修行...沈约....原来他在齐天学院的藏书楼里,恰好遇到的那名对大俱罗也有想法的老人,便是南天三圣中最强的沈约?

    只是他根本无法理解的是,在过往数十年里,整个修行者世界里公认的南方最强大的三名圣者中的两位,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

    “因为有不同的政见,对于这个世界有不同的想法,所以沈约在寿元将尽时来南天院杀死了何修行,他也同样死在这一战之中。”

    吴姑织并没有什么隐瞒,她肃冷的看着林意,轻声道:“南天院存在的目的之一,原本就是囚禁何修行。南天院的迁院,便只是要为这两名圣者的最后战斗让出地方。”

    “原来是那样。”林意想到离开南天院那夜的元气异动,恍然若失。

    他和沈约其实只是在齐天学院藏书楼见过,至于和何修行,则是根本没有见过,但他很清楚这两人对自己造成了什么样的改变。

    所以此时听到这两人都已不在世上,而且是互相之间战死,他就连自己此时的心情都有些无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