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三十九章 惊雷
    连他提出的镶嵌这片洞穿力惊人的陨晶的小要求都能满足,南天院那名药师请动的匠师们自然不可能无聊到做出些看上去很有花样,但却华而不实的样子货。

    这九柄短矛在对敌上面,自然应该会有不同的威力表现。

    只是既然都已经制成放在面前,以林意的个性就不会再浪费时间去细看这些短矛的花纹和制式来推断到底各自有什么不同。

    他对炼器和法阵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要明白到底各自有什么不同,等到时出去试试便知。

    所以他只是将九根短矛都取了出来,放在身边。

    铁箱子里还有两样东西。

    一双鞋,一瓶丹药。

    鞋很舒适柔软,不知是用何种兽皮所制,是淡淡的青色,甚至很透气。

    鞋子自然是用来穿的,林意直接便试了试,发现弹性也不错,很合脚。

    他略微犹豫了一下,随便取了旁边一根短矛试着在脚趾间扎了扎。

    很坚韧。

    没有留下一点印记。

    “果然如此。”

    这不出林意所料。

    有天辟宝衣,再加一双这样的鞋子,林意身上的薄弱处便已经只剩下了头部。

    只是一名修行者若是连暴露在外面的脸面都护不住,那便只能说明和对方差距实在太大,估计再穿更好一些的,护住脸面的轻甲都没有用了。

    在容意看来林意应该很满意。

    只是林意却不太满意。

    “我还以为会是柄刀。”

    林意看着脚上的这双鞋,然后对着他抱怨了一声,“也不知道这双鞋是新的还是谁穿过的,会不会有脚气。”

    “......”容意很无奈的看着林意,他也觉得林意有时候真会招人恨。

    只是这些时日他和林意战斗修行,却又有些理解林意此时的些许失望。

    林意现在手上有两柄好剑,但是剑走刀势,却自然有些不尽如人意。

    南朝修行者用刀本身不多,但凡有好的材料,也都用于制剑,所以要是在北魏,或者还有可能很快找到一柄好刀,但是在南朝,短时间里要寻觅一柄适合林意的好刀却很难。

    “这是灵露丸?”

    林意打开最后那瓶白玉丹瓶看了一眼。内里的丹药只有绿豆般大小,有数十颗,靠近面部时便芬芳香气扑鼻,而且香气变化,犹如百花在面前盛开。

    这特征很明显。

    这其实就是南朝建都郡一带特产的灵露蜜炼制成的回元丹。

    这种灵露蜜是一种岩蜂的蜂蜜,那种岩蜂专采一些灵药的花蜜,酿成的灵露蜜便有很强的迅速回元效果。

    这种灵露丸是整个修行者世界里最强的回元丹药之一,这样一颗绿豆大小的灵露丸,便是普通回元丹的数十倍效果。

    在此时灵荒时代,这种灵露丸的价值会变得越来越惊人。

    只是林意体内真元空空如也,这灵露丸对于他而言,却是没有直接用途。

    “有总比没有强。”

    林意甚至没有将这瓶丹药随身带着,他只是依旧放回了铁箱。

    既然吴姑织都对他说过,这辆马车的车夫余曾谙的修为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那这马车里的铁箱,便应该是这座城里最安全的铁策军库房。

    他是十分洒脱,提着九柄短矛就出了马车,直接就要去试试威力,但跟在他身后出了马车的容意却是又一阵无语。

    这灵露丸对于修行者而言是何等的宝物?但林意却好像分外不屑,还一脸嫌弃。

    ......

    林意夜晚修行的荒地在日间也是异常安静。

    他修行得本来勤勉,而且得益于强大的感知,他投矛已经练得十分精准,即便是百步开外在风中摇曳的野花,他也可以按照心意想击中哪个部位便是哪个部位。

    再精致的兵器都是用来用的。

    他很随意的将九柄短矛都斜插在自己身前的地上,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首先便握住了那柄镶嵌着陨晶,浑身如同布满羽毛的短矛。

    随着他的手扬起,他身侧的容意瞬间感觉到他身体里的血肉如同弓弦一般紧绷又弹放,顷刻间迸发出一种令他心悸的可怕力量。

    这柄短矛脱离了林意的手掌,以他的眼睛都看不太清的速度骤然破空,带出一道模糊的影迹。

    只是令他和林意面色微变,很震惊的是,几乎没有任何的声音。

    这柄短矛以惊人的速度在空中飞行,却像是无数羽毛的堆积,没有破空声。

    只在击中百步之外的一株枯木时,才咄的一声响。

    短矛穿过那株枯木,留下一个孔洞,然后坠落地上。

    “我虽然不太懂炼器,但是制出这柄短矛的匠师,真的很厉害。”容意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微颤。

    有着那片独特的陨晶,这支短矛的洞穿力自然毋庸置疑。

    在没有破空声的同时,这支已经可以用“阴险”来形容的短矛,似乎凭空少了许多阻力,这速度比他想象的都要快。

    此时林意应该根本未用全力,但是这样的一击,若是他毫无提防,恐怕都来不及应付。

    林意点了点头。

    这时他才真正开始惊喜。

    只是这样一根短矛,就足以值得他厚着脸皮去开口请求。

    更何况此时他身前还插着八柄不同的短矛。

    既然要试,便都要试清楚。

    这支飞行无声但洞穿力十足的短矛,应该便可以出其不意的偷袭和破甲。

    林意如此想着,伸手握住了一柄黑色的短矛。

    方才来时他已经注意了,这柄黑色的短矛看似最普通,但是在九柄短矛之中却是最重。

    这根短矛看上去并不是最粗最长,但是却足有八九十斤的分量。

    它的矛身上是纂刻的纹理,看上去很不规则,有些刻痕很深,有些很浅,没有什么美感,而且内里也并无元气气息流淌,应该不是什么符文。

    “很重,飞得应该不会太快,我用全力试一试。”

    林意握住这根短矛,从地上拔起的时候,便对着容意说了这一句。

    容意下意识的便往旁边让了让。

    林意瞬间发力。

    这柄短矛并无什么美感可言,但是他投掷的动作和身体的发力,在此时容意的感知里,却是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充满了美感。

    空气里嗡的一声闷响,如同高空之中有什么庞大的东西飞过。

    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巨响,犹如春雷落地。

    两人的眼睛都是不自觉的瞪大,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林意作为目标的那株也足有成人腰围粗细的枯树,直接消失了。

    当这根短矛化为黑色流光击中这株枯树的一刹那,这株枯树便从短矛击中处开始,往外炸了开来,无数不规则的碎裂木片朝着四面八方炸开,溅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