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四十六章 心上人
    “是谁的意思?”

    “是二先生的意思。”

    “那便是家里其余人的意思。”

    伴随着一声咯吱声,一间静室的房门由内往外推开。

    明媚的阳光从院中洒进室内,照亮了萧淑霏的面容。

    秀丽的侍女看着萧淑霏脸上的寒霜,知道萧淑霏已经很生气,然而对于萧淑霏的了解,让她明白对方即便是盛怒之下也不会做出任何冲动和有失分寸的事情,所以她只是轻声的问了一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把萧泽泪要来陪我修行。”萧淑霏看着庭院里斑驳的树影,一双好看的秀眉微微挑起。

    “这...小姐,你平时也看他不顺眼,为何?”这名自幼随着萧淑霏一起长大的侍女异常不解。既然是二先生带着家中的意思去找了小姐的心上人林意,并将林意丢入了铁策军置于险地,那为何反而要将二先生的儿子要来一起修行?

    在她看来,小姐自然不会做责罚萧泽泪来泄愤的事情,那太幼稚。

    “我很生气,所以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很生气。”

    萧淑霏声音很平静的说道:“萧泽泪当然也知道我不喜欢他,他被留在我身边修行,当然很不舒服,二先生他们让我很不舒服,我便让他的儿子和他都不舒服。”

    “可是二先生未必会肯。”

    “他一定会肯,我等会儿交给你个单子...我会把他接下来修行所要看的典籍,所要求助的教习,全部调到我这里。若非二先生不想让他儿子学家中那些独门手段,想让他儿子学些寻常学院的野路子,否则赶也会将萧泽泪赶到这里来。”

    侍女听着萧淑霏的这些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在她跟着小姐的这么多年里,她从未见过小姐用过任何激烈的手段来对付任何人,然而小姐却依旧是萧家绝大多数人最为畏惧的对象。

    大先生的性情比较温和,所以萧家绝大多数人甚至畏惧小姐比大先生更甚。

    “那大先生那边?”

    侍女很快收敛了笑意,看着萧淑霏问道。

    大先生便是萧淑霏的父亲,临川王萧宏,对于外人而言,都会称萧宏为王爷,但家中人都按照萧宏的喜好,称萧宏为大先生,萧锦为二先生。现在的萧宏已然是手握兵权最重的南朝权贵之一,只是家中人都十分清楚,萧宏并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事情,他平时也最喜和南朝的文人名士交往,喜字画的程度远超过喜欢那些名刀名剑。

    性情温和自然是萧宏的优点,但即便是在这跟随着萧淑霏的侍女看来,大先生如此的性情缺点便是太过谨慎,没有丝毫的冒险精神。

    他不容易萧淑霏和林意交往,恐怕最大的原因不是不门当户对,而是因为林意是罪臣之后。

    南梁皇帝对于前朝那些重臣都很忌惮,那萧宏便不可能冒着皇帝不喜欢的危险,接纳林意。

    而在大先生和小姐之间,这名侍女当然是完全站在小姐一边。

    萧淑霏沉默不已。

    她当然比自己这名侍女更了解自己的父亲。

    除了谨小慎微和无比忠诚于皇帝之外,萧宏在很多时候其实比任何人都很固执。

    有时候的固执叫做风骨。

    有时候的固执叫做迂腐。

    她越是反对,自己固执的父亲反而会采用更激烈的手段。

    更何况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些只是寻常家女孩子过家家的做法,对于这个萧家而言,也不能出现女儿和父亲为敌的局面。这会给别人带来可乘之机。

    她的理智告诉她,她现在最需要的,是积累更多的力量,以及借着她父亲的恩准,来给林意带来更多的帮助。

    “在他面前,什么都不能做。”

    萧淑霏看着自己的这名侍女,道:“他不喜欢我和林意有来往,至少我便要表示顺从,至少不能让他知道我和林意有来往。”

    侍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道理她懂。

    就如小时候吃糖,越是吵着要吃,哭闹不止,父母反而生气,反而担心她的牙口出问题,反而会将糖果藏得很好,或者家中根本不留。

    但心中想吃,父母不给,若是装着不喜欢吃,不在意,父母反而随便丢在家中某处,某天自己偷偷取了糖罐,却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哪怕事后被发现,也恐怕不会怎么样。

    只是要做到却有些难。

    不用家中的手段,天各一方,又如何和林意暗中来往。

    她自己可不如小姐一样对林意放心,在她看来,陈家的那位小姐便很危险。

    若是自己小姐默默的为林意做了一堆的事情,一片真心,到头来反而让陈家那位小姐捡了便宜,那她岂不是要气得吐血?

    “便找陈宝菀帮忙。”

    萧淑霏抬起头来,咬了咬嘴唇,轻声的说了这一句,她的心中却是在暗暗自嘲。在齐天学院时,她和陈宝菀也并没有深交。到了此时,陈家和萧家隐然已是南朝互为遏制的两大门阀,皇宫里的皇帝是有意为之,而自己身处这样的位置,按理而言和陈宝菀之间将来更不会是很友好的关系。只是似乎除了陈宝菀,却没有人做得成这样的事情。

    侍女的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她想得太远了一些,“小姐你这真是厉害,简直是一石二鸟,又可以让陈宝菀可以帮你传信,又让她知道你和林意心心相印,郎情妾意的书信往来,又好让她死了心。”

    “想太多。”萧淑霏看了她一眼,道:“陈宝菀何等人物,你以为她是你这小孩子家家想法?”

    “再厉害的人物也会心有所属啊。”

    侍女忍不住撇了撇嘴,“小姐你还不是看上了这个林意。”

    萧淑霏很罕见的微微一笑,道:“你还是会错了意,我的意思是,若是她真的也对林意心有所属了,那岂会因为我让她传信,她便罢手?她何在意这些。”

    侍女微怔。

    她觉得似乎真是自己错了。

    在此之前,萧淑霏也极少和她提及过陈宝菀。

    但是今日这短短数句对话,她却是听得出萧淑霏对陈宝菀评价极高。

    萧淑霏从不骄傲,但也绝对不会自谦。

    由此看来,陈宝菀便也是那种很厉害的人物了。

    萧淑霏看着歪着头在自己想事情的侍女,她当然明白自己这名侍女此时在想着什么。

    陈宝菀当然是那种很厉害的人物。

    只是她却并不担心今后和陈宝菀作为对手,因为她觉得自己,当然也是很厉害的。

    她担心的只是林意。

    林意当然也很厉害,她不怀疑这点,但有时候,林意却会不按常理,做出一些很危险的事情。

    (想情节想得花了太多时间,时间上不容许我再赶得及一更了,所以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