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四十七章 适可而止(第一更)
    清晨里,萧淑霏和小侍女谈论的陈宝菀正在一座山崖上的古刹里看书。

    这片山崖下方是茂密的银杏林,崖壁上却都是犹如儿臂般粗细的青藤,在青藤的缝隙里,黑色的山石上雕刻着各种大大小小的佛像。

    这座山崖有百丈高,但是却没有任何道路和台阶可上,只有修行者可以顺畅的上下其间。

    这是南拓寺,虽然很小,但却是南方很古老的修行地。

    这里面的历代僧人都擅长独特的观想之术,从这套最基本的观想之术上,历代僧人发展出了数门神通法门。

    南朝此时的皇帝萧衍,严格而言便是师承此处,对萧衍的修行影响最深的,便是从这座古刹里走出的苦行僧人龙门大师。

    此处离开眉山并不远,所以在离开眉山之后,她承蒙圣恩来此短暂修行,可以借阅这古刹中那些僧人各自领悟的法门。这南拓寺虽然小,而且很少的僧人都大多云游在外,但寺规却是极严,迄今为止,她是第一个获准在寺中修行的女子。

    只是她得了皇帝御赐在此修行,别人却是不许,所以她的饮食起居,包括照顾她饮食起居的侍女,也都在山崖下方。

    她和萧淑霏在性格上有很大差异,比如在齐天学院时,萧淑霏便性情清冷,不太愿意与人接近,即便当时那些同窗也都是朝中重臣之后,家中各有权势,但在萧淑霏的眼中,恐怕大多数人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陈宝菀的性情却是外向一些,她乐于看热闹,也乐于去凑热闹,她很大气,从不矫情,在很多人看来性情更像是男生。

    只是她很清楚取舍,所以大多数同窗对于她而言也是泛泛之交,真正的朋友也只有林意等数人。

    她和萧淑霏的看不惯便避开不同,她很多时候还和石憧一样喜欢生事,只是她的生事不像石憧一样看不惯便骂便打,而是某个同窗做了些恶事,她便会在某个合适的时机让所有人发觉和知道。

    所以当年林意和石憧虽然是齐天学院二虎,但在当时那批同窗的心中,恐怕畏惧她更多一些。

    事实上以她自立的性情,若非有些杂事的确要人帮忙,便是任何侍女都不需要。

    当日头渐升,古刹后一些栖息的飞鸟纷纷飞出山林时,按例到了她下山用早餐和听取一些最新军情的时间。

    她很干脆的点踏着青藤,从山崖上飞掠而下。

    只是今日等着她的那名侍女看着她的样子,却是和平时有些不太相同。

    “怎么?”

    所以在林间坐下,开始喝温热正好的羹汤时,她微微挑眉,看着这名神色有些“诡异”的侍女问道。

    “林意给你写了封信...因为家中不放心,所以在交到这里之前,便已经拆开看过。只是内里却没有写什么字迹,只有画了个东西。家中看了更不放心,要问问他这封信到底是什么意思。”侍女神色依旧有些古怪的说道。

    “画的什么?”

    陈宝菀神色没有什么改变,林意应该是眉山之中风头最劲的年轻修行者之一,而且林意的身份特殊,传来的信笺家中拆启查看对于她而言也没有什么意外。

    像她这样的人,自己不会将自己看成寻常的小儿女,家中也不会将她看成寻常的小儿女。

    “一只乌龟。”

    侍女忍不住想笑,但是又想憋住,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陈宝菀微微一笑,看着这名侍女却也忍不住道:“只是一只乌龟,你这副样子做什么?”

    “他真是没有什么书画天赋。”

    这名侍女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画得可真难看,他们端详出来是乌龟,但我看着总觉得像驼背老狗。”

    陈宝菀也不着急,喝完了手中这碗羹汤,这才伸出手来。

    这名侍女便将林意的信纸递了上去。

    “画得的确有些难看。”

    陈宝菀只是看了一眼,便也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不过有些神韵。”

    侍女有些无语,心想自己怎么看不出什么神韵?

    那一张黄草信纸上,就像是小孩子涂鸦一样,画了个圈圈抹了两笔便是乌龟壳,一个乌龟脑袋和四条腿都是伸得老长,恐怕建康城里的小孩子画的乌龟,也比这更像一些。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问道。

    陈宝菀认真看了看,并未有什么犹豫,道:“他这意思只是求我帮他,让他和铁策军在洛水城中多留一些时日,好让他有些准备。你将他这意思告诉家中,让他统领的铁策军多在洛水城呆一阵并不是难事。”

    “只是三四千的铁策军,自然不算什么。”这名侍女点了点头,看着那张信纸,眉头却是皱的越发厉害,“这你到底是如何看出来的?”

    “他画的又不是缩头乌龟,头和四只脚都伸得那么长,自然是要大展拳脚,四只脚不是要撑地走路,而龟壳还砸地有坑赖着不走的样子。”

    陈宝菀微微的一笑。

    在齐天学院时,林意和数名好友便时常用这样的画来传递消息,而每次猜这画的内容,也都是她猜得最准。

    至于林意,画的画很丑,画的有神韵,但是猜她的画,却是时常十九八九猜错。

    她此时心情很好。

    她和萧淑霏不同,她总觉得林意就是那些不按常理的做法,才让林意显得和别人都不相同。

    越是如此,她便越是觉得林意的身上有那些同窗都不具备的光彩,他这样的人,往往会做成很多惊人的事情。

    譬如他在眉山之中的这些战功,便很惊人。

    所以她并不太担心林意的安危,她现在只是好奇,将这样一支打杂般的铁策军交到林意的手中,林意又会玩出什么样的花样。

    哪怕他做事胡闹,也往往胡闹的很精彩。

    而且最让她欣赏林意的一点,是林意很懂得适可而止,他不贪心。

    林意此时要她和陈家帮忙,也只是让陈家帮一些唾手可及,不痛不痒的忙。

    这样她家中人也不会拒绝,而林意也总能成事。

    (手速还是太慢,一写微妙的情绪就慢,时间紧迫,我继续加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