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四十九章 歪理(第三更)
    林意见着宁州军运送大量轻铠而至,他的心情原本也很愉悦,和齐珠玑原本的对话也和在南天院时一样轻松随意,只是听到宁州黄家的字眼,他的面色却是很罕见的阴沉了下来。

    他沉默了片刻,道:“我这人最擅长记人好,但也最擅长记仇。”

    这句话听上去也和他平时和齐珠玑的说话风格类似,只是因为他此时的脸色,谁都听出了他的认真。

    齐珠玑眉头微蹙,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天启将军范白鹭和我父亲其实在旧朝多有来往,但到了新朝,他不只是和我父亲撇清关系,甚至有些落井下石之嫌,我父亲之前获罪,虽然不能说是因为他的关系,只是他的一些言论,也自然会影响皇帝对我父亲的观感。”

    林意微抬头看着天边的流云,冷笑着说道:“只是他和我父亲之前来往,我要找些证据,也自然找得出来,我在建康之时,我找他翻帐也没有意义,说不定惹恼了他,随便派人来便将我变成了建康城里的无名浮尸,但现在不同,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我提及旧事,问他要些无关痒痛的东西,哪怕算是威胁,只要我足够客气,他应该也会息事宁人。至于宁州黄家,我昔日齐天学院的一名同窗嫁入他们黄家却郁郁而死,这笔账我也要算在他们头上。”

    齐珠玑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无论是天启军还是宁州黄家,林意竟然靠得并非旧情,而是一些威胁的手段,只是无论天启军范白鹭还是宁州黄太仆卿都并非好威胁的人物,不管林意用何种方式威胁,能够达成目的,也的确是本事。

    这点就算换了他来,恐怕都要大费周章。

    “一时是痛快了,得了好处,但你就不管以后?”

    齐珠玑看着林意,道:“树敌太多,终有大祸,在朝中行事,原本便不是比谁手段更阴险,而是懂得平衡,各有利益。北方战事激烈,我们接下来必定会被调去,天启军是地头蛇,你便不担心?至于宁州黄家,至少也是和朝中那些在皇帝面前讲得上话的人互相结党,这些人可比战场上那些人的手段更多。”

    “他们忌惮我什么?难道我这区区官阶和数千兵马?”林意微微的一笑,“在他们看来,我这有和没有差不多。他们忌惮的,便只是我光脚不怕穿鞋的疯意,我越是在他们看起来不要命和疯狂,他们才会惧怕一些。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哪里看得到那么多将来,管好眼前。”

    顿了顿之后,林意看着齐珠玑道:“若是我修为再高一些,他们还会更加畏惧一些。权贵靠的是平衡和互相给利益,像我这样的人物,靠的便是自己。”

    “歪理。”

    齐珠玑沉着脸吐出了两个字。

    歪理便是不走正道的道理,但终究还是有些道理。

    他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的确要换些思路来思考问题,在他过往的人生里,他习惯循序渐进和以他的道理来做事,只是林意似乎却全然不在意这些规矩。

    不稳妥是关键。

    但若是冒险成功,自然会收到他的方法无法得到的利益。

    不管如何,今日的这些谈话,让他明白林意的确是那种危险人物,的确比之前自己所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

    “那你今后是会对天启军范白鹭和宁州黄家就此罢休,还是继续记仇?”齐珠玑不再纠结于林意的道理,只是又忍不住轻声问了这一句。

    “那取决于他们的态度,只是我觉得他们也会觉得我的存在让他们很不舒服。”林意微嘲道。

    “你这人还是有些奇怪。”

    齐珠玑道:“譬如宁州黄家,其实和你自己并无太大仇怨,只是你那同窗的关系,你偏生想让他们不舒服。”

    “很简单。”林意看着齐珠玑,道:“若你当我真正朋友,有人害了你,我也会很记仇。”

    齐珠玑微讽的笑笑,不再和他多言。

    不管林意性情如何,有这样的一个朋友,似乎并不是坏事。

    “你的人呢?”

    他转头看向魏观星,有些挑衅般笑道。

    魏观星起先当然是有些自傲的,他写了那么多信笺出去,想着接下来便会一批批的回报。

    方才宁州军到来时,也是魏观星用“你的人”和“我的人”这种说法。

    这种事情,恐怕对于魏观星而言,就已经如比赛一般。

    所以他索性再火上浇油一把,激一下这名煞星。

    只是魏观星也不像他想得如此简单。

    听着他这句话,魏观星只是哑然失笑。

    “不至于全部石沉大海。”

    魏观星看着这些后生可畏的年轻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林意...我没有想到你会用这样大胆的手段,既然你敢这样大胆,既然主帅如此,那我自然也敢再用些大胆的手段。”

    齐珠玑不回应他这句话,只是淡漠道:“至少也要三千具精良轻铠才够用,这铁策军才算得有些模样,只是现在也不过五百具。”

    魏观星又哑然失笑,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他却是收敛了笑容,认真的看着齐珠玑和林意,轻声道:“这军械现在想去哪里找我倒是觉得有些麻烦,只是...有架囚车,你们敢不敢劫?”

    林意微微一怔,他还未来得及开口,齐珠玑却是已经眉头皱起,“你难道想劫朝廷重犯,归为己用?魏将军,这似乎不只是大胆而已。”

    “若是朝廷重犯,我自然不敢。”魏观星淡淡笑道,“但只是某位王爷或是某个门阀的私仇,擒住的人,那又如何?”

    齐珠玑冷笑一声,转头看了林意一眼,“他连边军大将和萧家都敢得罪,再得罪些人又算什么。”

    林意凑上前来,如同刚刚偷了只母鸡的狐狸,“虽然不怕得罪,但也未必要得罪...我们可以暗中行事,不让别人发现是我们偷偷做的...”

    齐珠玑顿时气结。

    “什么囚车,囚的是谁?”

    林意得意的笑了笑,轻声问魏观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