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五十六章 分毫之变(第一更)
    神念境之间的战斗依旧无法脱出真元的限制,只是这心念动间,真元便如同春风润物无声般到达想去的彼岸,这种感觉对现在的林意而言,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看到一个人拔剑,但是刚刚看到,那人的剑便已经搁在了他的脖子上。

    瞬间临身,便是神念的速度。

    林意的面色肃然。

    先前那些箭师射出的箭对于他而言太慢,但神念调用真元的速度,对于他而言却是太快。

    这样的速度,自己恐怕真是到了临身之时才能有所反应。

    所以以此时的修为,和神念境的修行者战斗,便只可能陷于被动,也就是说,自己可能未必不会很快的被杀死,能够给神念境的修行者造成一些麻烦,但依靠自己单独一人,恐怕真是无法对神念境的修行者造成实质性的威胁,除非这名神念境的修行者身受重伤无法全力出手,或者真元耗尽。

    “怪不得叫做半圣。”

    林意之前在眉山虽然见过神念境修行者的死去,然而却也是第一次身临其境的见识神念境修行者之间的战斗,这种清晰的差距感,让他心生敬畏。

    只是他还得及产生这样的感觉,他身旁的容意和萧素心,却是根本来不及。

    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魏观星身外的那些变得明亮,边缘变得异常锋利的雨珠,已经朝着魏观星的身上割去。

    锋锐的杀意不断落在魏观星的衣衫上,然后溅落在地。

    泥泞的地上瞬间发出无数嗤嗤的切割声,一些笔直的剑痕深深的没入地下,又迅速被泥水覆盖。

    然而魏观星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身上的衣衫也没有出现任何的裂口。

    甚至连他的面色也没有什么变化。

    红衣道人的眉头微微蹙起。

    对于他和魏观星这样的修行者而言,这样对于低阶修行者而言已经如同神迹一般的画面只不过是两人的试探。

    红衣道人自幼便在天心观修行,他的年纪比魏观星大出不少,修行的时间也自然比魏观星要久,他的修行道路在神念之前都是一番风顺,到了神念之后,这才陷入那种神念境修行者都会拥有的无聊和寂寞的境地,他已经停留在神念很多年,只是眼下这名对手,却似乎也已经很早踏足神念的领域,在真元力量方面,根本不逊色于他。

    离开官道,这只是意味着对方不愿误伤,不愿破坏这官道本身。

    红衣道人却不愿意浪费时间,当林意再感知到他体内真元的疯狂流动时,红衣道人的身影已经从没有四壁的马车上消失。

    没有人能够看清他的身影。

    雨帘里直接破开了一条巨大的空洞,狂风从这辆马车上往上涌起,似乎一直吹到了高空,破开了云层。

    明亮的天光从这条往上的空洞里透了下来,令这条官道都变得明亮了一些。

    在所有人不自觉抬头,目光牢牢被这一道空洞吸引时,下一刻,又一道空洞已经在魏观星前方的荒地上方出现。

    红衣道人的身影在那道空洞中落下。

    此时的天空里,才传来隆隆的声音。

    红衣道人将自己变成了抛在空中的石头,然后又如同陨石般砸了下来。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剑。

    这柄剑只有两尺长,然而却和他身上的衣袍一样,是鲜艳的血红色,此时随着他体内真元的剧烈贯注,剑身上的光焰剧烈的扭动着,真像流星一般燃烧了起来。

    林意的呼吸微顿。

    他身旁的容意和萧素心,以及车队中除了沈鲲之外的所有人,也都是呼吸彻底的停顿。

    对于他们这些修行者而言,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这一剑的气势和力量。

    魏观星抬起头来。

    他身上的衣衫微微颤动起来,他的双瞳映着这道剑光,也如同燃烧了起来。

    只是他的面容依旧平静异常。

    一道银色的剑光拔地而起。

    因为太快,所以在林意感知到这柄飞剑时,这道银色的剑光已经带起了无数道湍急的剑气。

    在一刹那,这道银色的飞剑便和红衣道人手中的剑撞击了不下百次。

    沉闷而急促得令人心悸的轰鸣声里,澎湃的劲气像飓风般朝着四周的天空席卷而出,令这一方天地的雨珠都彻底散乱,四下横飞出去,雨都似乎停了。

    红衣道人一声闷哼。

    连续的冲击,让他身体的经络瞬间就出现了些损伤。

    他是如此,对手也自然如此。

    只是看着依旧平静如初的魏观星,这名红衣道人便从对方铁血强悍的气息里知道了对方之间必定比自己经历过更多残酷的绞杀,这样轻微的伤势,对于对方而言根本微不足道,甚至无法让对方心中产生任何涟漪。

    这便是他和对方的差距所在。

    然而修行者之间的战斗,绝对不是以己之短去攻其所长。

    他是天心观的真传弟子,天心观是整个南方历史最悠久的修行地,无数代祖师的修行经验,使得天心观的独特手段远比一般的修行地多得多。在他的身体反而被强横的力量击得往上飞起的刹那,他的左手从衣袖之中探了出来。

    五根细细的红线从他的左手之中极速的游出,甚至比魏观星的飞剑还要快。

    五根极细的红线落在了魏观星的身上,顷刻刺入他的衣物,接触魏观星的肌肤,接着就要刺入魏观星的经络,然后瞬间阻断魏观星的真元运行。

    善使飞剑的修行者最危险的时刻便是在飞剑不在身侧时。

    然而魏观星的飞剑在此时都没有飞回。

    他依旧平静的看着这名红衣道人,他的飞剑却在这一刹那恐怖的加速。

    银色的飞剑上所有的符文亮得刺眼,这一道飞剑就如同抽引了无数的星光,直击红衣道人的面门。

    红衣道人索性闭上了眼睛,横剑拦在自己的面前。

    生死之间只差分毫。

    在他看来,自己当然比魏观星更快一些。

    哪怕是同归于尽的手段,魏观星也不可能成功。

    然而飞剑落向他面目,一股真实的力量却是倏然脱离了剑身,折向他的左臂。

    砰的一声!

    他左臂上亮起一片散乱的红光。

    他的左臂衣袖碎裂,如无数红色蝴蝶在空中飞飞舞。

    他的左臂上光洁如白玉,散发着一层晶光,没有任何的伤痕,但是他左手紧握着的那枚红色剑丸却是黯然失色,那五根红色的剑丝骤然失去了力量,在空中颓然散落。

    红衣道人的心中瞬间充满不可思议的情绪,然而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留,随着一声轻声厉喝,他体内一股真元强横无比的冲入他右手中握着的道剑。

    一道如烈焰般的剑光追向那柄银色的飞剑。

    对方虽然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折光掠影般的剑气分离手段,但以如同方法破他的天心剑丝丸,此时依旧留给了他足够多的机会来击溃这柄飞剑。

    强大的真元力量托着他的身体强行在空中横掠出去,他手中的这柄红色小剑一震,也飞了出去。

    神念境的修行者,几乎不可能不会飞剑。

    他身体的飞掠,加上这柄飞剑的飞,便更加缩短了那柄银色飞剑所能反应的时间。

    红衣道人可以确定,魏观星不可能来得及赋予这柄银色飞剑更多的力量。

    然而就在此时,让他和所有人没有想到,魏观星淡淡的笑了笑。

    他伸出了手。

    他的手中多了一具白色的长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