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五十八章 何仇?(第一更)
    两名南広王府的锦衣供奉不出一言。

    他们并没有觉得红衣道人独断专行擅自做主,事实上两个人心中都有隐隐的庆幸和感激。

    若非红衣道人不惜真元约战对方那名神念境的强者,若是他一心要在南広王的身前邀功,令所有人死战,那最终的结果可能是他们这些人都要死在这里。

    无论是这名身兼剑师和箭师身份的神念境修行者,还是方才破了他们联手合击的那名年轻修行者,对于他们而言都太过古怪。

    此时雨真的小了些。

    在红衣道人返回车列之前,数丝真元已经随着雨水落在沈鲲的身上,接着悄无声息的冲开了困锁他经络的一些禁制。

    一股鲜活的气息从沈鲲的身上散发出来。

    随着这股气息的震荡,沈鲲身上的衣衫尽干。

    林意肃然起敬。

    他轻易的感知到了那种承天境之上的如狱如海的味道,这名混迹马帮的修行者,果然按魏观星所说,已经到了神念境。

    “走吧。”

    魏观星已经走回林意的身边,他很干脆的转身,这句异常简单的话也只是对着林意等人所说,并非对着沈鲲所说。

    虽然救了沈鲲,但他并不想左右沈鲲的人生。

    若非有着一定要做完的事情,他也不会选择困于束手束脚的军队,而会选择海阔天空的江湖。

    “这么多年不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救了我,就不准备和我说些什么?”

    沈鲲跟了上来,他在魏观星身后的泥泞地上吐了口痰,“只有做贼被发现才一声不吭就走的。”

    魏观星微微一笑,“你自便,我又不要你谢。”

    “生怕我一时心中不忍,也上了你的贼船?”沈鲲看着头也不回的魏观星,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看来你最近也过得不怎么如意。”

    “你这人想和我聊天,但和以前一样,还是不怎么会聊天,很容易把天聊死。”魏观星淡淡的说道。

    “你这人也是和以前一样,不想把别人拖进你的麻烦里。”沈鲲反唇相讥了一句,道:“可是现在神念境修行者本来就不多,一个不算什么,两个加在一起似乎也不算弱了。”

    “你这什么意思?”

    听到这句话,林意等人都是心中一动,林意瞬间眯着眼睛笑,若非有面具遮住他的脸,否则他笑得绝对像个狐狸,“难道你要跟着我们一起?”

    沈鲲一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魏观星的背影,意味深长。

    魏观星一时也没有回应,他一直沿着官道走到一条野河边,走到停在那里的船前。

    “船很小,容意翻。”

    他转过身来,摘下面具,对着沈鲲说道。

    “再小也是船,反正我也无处可去。”沈鲲看着魏观星,说这句话时还有些嬉笑,但旋即脸上却是一副莫名感慨的表情,“我朋友本身就不多,被萧谨喻这么一闹,谁还敢和我做那些营生?”

    “魏将军,落花有意,流水安能无情?”林意顿时击掌,“就如此定了,船小灵活,未必会翻,哪怕翻了,也可以渡水。”

    他此时心中得意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他父亲林望北当年权势最重时,掌管数十万大军,但能够调用的神念境修行者也不会超过十人,而完全听从林望北的军中神念境供奉,算是当时林家的人,也不过寥寥两三人而已。

    现在魏观星原本就是神念境修行者,再加上沈鲲若是跟随铁策军,再加上齐珠玑带来那名供奉,那数千人的铁策军,便有三名神念境修行者....这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信。

    更何况沈鲲常年跟随马帮行走,对于党项、吐谷浑和北魏那些边地应该熟悉,依靠他恐怕能够进一步得知当年大俱罗行军口粮的讯息。

    “你是?”

    林意此时嫌弃闷气,也已经将面具摘下,沈鲲看着得意非凡的他,却是一愣。

    他没有想到林意竟然如此年轻。

    先前他只以为林意是声音显得年轻,但那么轻松的对付两名南広王府的供奉,应该也是魏观星请来助拳的高手,应该也和魏观星是同辈中人。

    “我是他上阶将领。”

    林意正色道:“若先生能到军中,必定待若上宾。”

    “他不是在开玩笑?”

    沈鲲愣愣的转过头去看着魏观星,看着魏观星没有丝毫反驳的神色,他顿时苦笑摇头,“看来你的确太不如意,居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林意顿时无语,“什么叫沦落到这种地步。”

    “这人惹的人可比南広王厉害得多。”魏观星看着沈鲲,道:“你真要上这船?”

    沈鲲顿时对林意刮目相看,“我收回我刚刚说过的话,看来他不算沦落。”

    林意张开了嘴,有种口水就要流下来的感觉,“无妨,无妨。”

    魏观星不再多言,一步上船。

    等到所有人包括沈鲲也走上这船,容意和萧素心有种兀自难以相信的感觉。

    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一名半圣,就这样加入了铁策军?

    “你们到底是什么军?”

    沈鲲比较多话,事实上马帮在行走时,往往数月的时间都行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让马帮中人消遣的,往往便是没话找话和讲些粗犷的荤段子。

    “铁策军。”林意确定哪些王府的修行者没有跟来,他轻声的回道。

    “没有听过。”

    林意还有些自豪,但沈鲲的一句话却让他差点噎住。

    “不过有如此多的修行者,应该也是精锐大军?”沈鲲看着林意,他倒是没有取笑之意,他这种常年在边疆漂泊的散修对于南朝的军队原本就了解不多。

    “当然是。”林意厚着脸皮点头,“而且今后必定威震天下。”

    沈鲲看着林意,觉得林意说这些话的时候面色似乎有点点古怪,“方才魏观星说你惹的人比南広王厉害得多,你到底惹的谁”

    林意尴尬的一笑,还未回答,魏观星却是已经一笑,道:“都姓萧,只是那人是临川王,而且按我所知,很快就会授北讨大元帅。”

    “临川王萧宏?”

    沈鲲丝毫没有建康城中那些城府极深,极重仪容的强大修行者的做派,他吃惊得舌头都吐了出来,“授北讨大元帅,这意思是说北部边军都归萧宏统御?”

    “除了他之外,皇帝没有更加信任的人。”魏观星微讽的笑了笑。

    “那北魏兵权最重的便是他了。”沈鲲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意,他原本便知道萧宏是所有王侯中最有权势,最深得皇帝器重的,“你怎么和他结仇?”

    “他差点睡了人家女儿。”魏观星认真的说道。

    “厉害!”沈鲲愣住,旋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无比佩服的看着林意,“妙极,妙极!”

    林意目瞪口呆的看着魏观星,“你这...”

    魏观星笑笑,“若不是旧朝换了新朝,你敢说你到现在未睡?还是你不想?”

    林意无奈到了极点。

    这句话不无道理,他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