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七十章 骄傲和炫耀(第二更)
    飞的越高,当然跌得更惨。

    林意没有过厉末笑那种名声,当然不知道眉山之中的那一次战败对于厉末笑而言意味着什么。

    在当时的厉末笑看来,他虽然和倪云珊齐名,但彻底超越倪云珊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因为随着灵荒的加剧,倪云珊在真元修行等方面突出的天赋,自然会被不断削弱,然而他的长处在于技巧,在于各种武技几乎看几遍就会了。

    在真元修为差不多的情形之下,自然是各种精妙招数掌握得越多便越强。

    至少他在眉山败在林意手中之前时,便是这样认为。

    所以他当然觉得自己是南朝年轻一代修行者之中的第一人。

    然而他飘得太高时,却败在了自己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师弟手中。

    所以那一战,几乎击溃了他之前的所有人生。

    所以林意并不知道,当时厉末笑在眉山之中漫无目的的行走,甚至是很想死,很想有一名北魏修行者路过,便正好将他一剑杀了。

    然而天意并不如此安排。

    没有一名北魏修行者正巧和他撞到。

    所以他有了足够的时间麻木,足够的时间清醒和思考。

    他仔细的回想了很多遍林意和自己战斗的每一个画面,然后他发现决定战斗胜负本身的,除了纯粹的力量和技巧之外,还有很多其它的东西。

    比如心态,比如勇气,甚至不怕痛,不怕败给对手。

    然后他发现自己竟然学会了反省。

    他似乎变成了一个和以前截然不同的焕然一新的人。

    他竟然没有以前那种狂妄的骄傲,变得谦虚和学习别人身上的长处。

    厉末笑没有怨恨林意。

    相反他觉得林意让他强大了许多,只是他当然不服气,他觉得自己已经能够战胜林意。

    修行需要锐气。

    所以他来找林意。

    只是他再次和林意交手,再次失败,心中依旧响起原来还可以这样战斗的声音。

    只是这次改变他最多的,却是那些为他喝彩,连修行者都不是的铁策军军士。

    从知晓事理开始,他便是属于修行者的天才。

    他人生的轨迹和那些寻常人,哪怕是建康城里的寻常人都没有多少交集。

    寻常人的世界,对于他而言是很遥远的世界。

    他认为自己的荣辱,自然是在于修行者的看法。

    然而今日里那些赞叹和欢呼,却是改变了他的看法。

    无论是修行者的世界还是寻常人的世界,都没有太过永恒不变的东西。

    即便是南天三圣那样的强者,也终有黯淡落幕时。

    既然一切终有尽头,那自然便是看留下的痕迹够不够精彩,能不能让别人觉得精彩。

    听说厉末笑也要留下来,整个营区的铁策军军士顿时又是接连发出了欢呼声。

    这些铁策军军士最讲究实用。

    先前铁策军加起来也没有几名修行者,至于如意境以上的修行者,除了那几名将军之外,其余偶尔有也是借调过来,一名像厉末笑这样厉害的修行者,对于他们而言比那五具鸟翼弩车还要重要。

    ……

    “怎么样?”

    林意看着被那些兴高采烈的铁策军迎去住所的厉末笑,又转眼看了一眼齐珠玑,有些得意的说道。

    齐珠玑皱了皱眉头,“什么怎么样?”

    林意笑眯眯道:“我说了我修行天赋也不错,你偏不信。”

    齐珠玑很罕见的并没有生气,只是皱着眉头道:“你便不能不要骄傲?不能虚心一些?”

    “我哪里有骄傲,骄傲和炫耀根本是两回事情。”林意呵呵笑道。

    “爱炫耀也不是什么好事情。”齐珠玑道:“徒招人厌。”

    “我好像比较爱在你面前炫耀。”林意笑道:“因为你老是不相信我,哪怕我是认真说话,你似乎总不以为然。”

    齐珠玑怔了怔。

    这次他真的没有生气,这在他和林意斗嘴的历程里很少出现。

    “说的似乎有道理。”他想了想,轻声说道。

    “当然有道理。”林意看着齐珠玑道:“因为你也没有明白你的问题在哪里…譬如这次,我便说我很有信心战胜厉末笑,但你却不认真问我原因,却就是很干脆的不信。你总是纯粹以你的判断来看问题,比如说你觉得我是林狐狸,觉得我修行天赋不如厉末笑,但这些都是只是你觉得,有时候你觉得的事情,未必准确,你也不够虚心,而且没有耐心去仔细看你已经认定的事情。没有耐心,你的判断就不会更改,就很容易犯错。”

    齐珠玑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很长时间的沉默不语,然后才开口:“你说的应该很对。”

    “那是当然,一般人我懒得和他这么多话。”林意笑道。

    齐珠玑挑了挑眉,认真道:“那你到底为何一开始就很有信心战胜厉末笑?”

    “因为我战胜过他一次。”林意道:“我了解他可怕在哪里,而且我告诉过你我最擅长的是能想办法,在动手之前,我就想好了怎么用这些矛,而且他应该主要用的就是飞剑,而我这些天已经不太怕飞剑…他在我面前,自然就没有优势可言了。”

    齐珠玑面上很平静,但是心中却很震惊。

    他觉得自己在很多方面都的确小看了林意,或者是自己根本不愿意将林意想得太厉害。

    “那厉末笑下次要再和你交手,你觉得你的胜机在哪里?”齐珠玑第一次没有抱着和林意斗嘴的态度,而是很认真探究的心态,问道。

    “力量和防御。”林意根本没有花太多时间考虑,“若是有合适的重铠,若是在战场上遇到,他应该根本不可能破得了我的重铠,那我自然立于不败之地,当然若是这种比试,我直接穿戴重铠便显得太欺负人,但我那时应该更不怕飞剑,不管他飞剑再诡异,我便只是防守,让他近身来攻,我依旧有机会,而且头疼的应该是他,他要想着对付我这几根矛,别的地方恐怕反而会露破绽。”

    齐珠玑前所未有的认真听着。

    可怕的是,他依旧觉得特别有道理。

    “林意,你不去做教习真的很可惜。”齐珠玑看着林意,由衷的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