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七十六章 最后一个方法(第一更)
    一列马车行进在巴州太谷郡的官道上。

    接近日暮,距离县城应该至少还有一个多时辰的路程,只是车队左侧的田野间,出现了一片白墙黑瓦的村庄。

    村庄很漂亮,数十座民宅散落在一条河谷岸边,有五六株特别大的香樟树如巨伞般荫蔽着其中的一些房屋。

    沿河边有水车,有磨坊。

    河边一些寻常的林地里,散养着一些鸭和鸡,那些民宅虽然看上去很简陋,但是炊烟袅袅,不断有狗吠声响起,却很容易让旅途中的人想起久违的家乡的温馨。

    随着一声轻声的命令,这列车队便就此停下,在道边扎营。

    一名面容恬静的文雅男子在这列车队正中的一辆马车中走出,他是天下所有门阀,包括北魏的所有权贵和将领都忌惮的陈家军师陈尽如,此时南朝陈家绝大多数关键决策都出自他手,然而负手而立在道边,静静的看着那片村庄的他,似乎和绝大多数思乡的游子没有任何的区别。

    绝大多数人迟早都会明白,一个人越在意的东西,往往便是他越难得到的东西。

    而此时,这种与世无争,世外桃源般的清闲,便是像他这种人最为奢求之物。

    北方的战事已经相当激烈。

    北魏和南朝的那些主要边军,此时已经在以西豫州为中心的六七个州郡中铺开,犬牙交错,有些原本属于北魏的城池现在已经属于南朝,而有些原本属于南朝的城池已经属于北魏。

    严格意义上而言,那些战斗甚剧的州郡之中的岐州距离巴州也已经不算太远,在陈尽如看来,其实只要北魏的战略意图稍有改变,战火便会烧到巴州。

    只是这里的人们却依旧一无所知,依旧在安静祥和的气氛中度日。

    世事往往不尽如人意,不知者便反而快乐。

    这个静谧村庄在陈尽如的眼中便是难得的风景,他并不想惊扰,然而此地民风淳朴好客,他们这批车队的扎营还是惊动了村子里的村民。

    在那些村民自己用晚膳之前,有些人过来拜访,送来了一些熟食和腌肉,甚至还送来了一些自酿的烈酒。这种粗劣的烈酒在建康城恐怕没有多少人有兴趣尝试,只是心情不同,便有不同的选择。

    陈尽如在一株老槐树下铺席座下,倒了一壶酒,就着村民送来的腌肉便喝了起来。

    在夜色真正降临时,天空的星辰一颗颗亮了起来。

    那些村民睡得都很早,灯火很快便全部熄灭了。

    越是黑暗的地方,天空中的星辰便往往显得更亮,落在人眼中便显得更清晰。

    天上的星辰和村庄之中的一些微弱烛火之间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的联系,然而失去了那些微弱的烛火,天空之中的星辰却似乎反而突然通亮了起来。

    对于他这种人物而言,世上很多的大事,的确往往是受很多看似不相干的小事所影响。

    有一名不速之客乘着夜色而来。

    这是一名很强大的修行者,在夜色之中如同巨大的蝙蝠一样无声的飞掠,直到接近这列车队的外围,才引起了车队之中修行者的注意。

    只是陈尽如早就知道这人会来,所以整个车队没有任何的异动。

    身穿着黑色夜行衣的修行者悄然的落在他的身前,然后和他面对面同席而坐。

    这是一名容貌很精致的男子,看上去比陈尽如还要年轻些。

    即便急行赶了很久的路,即便静坐下来时体内的真元波动还是一时难以平复,在身边不断激起一蓬蓬的雾气,但这名男子却依旧给人无比英俊和整洁的感受。

    而且哪怕是一个安静的颔首为礼的动作,都似乎显得比一般人要更加端庄,似乎连这样的行礼动作,都受过很严苛的教导和训练。

    “确定了。”

    这名身穿着黑色夜行衣的男子嗅着席上壶中的酒气,也伸手自饮了一杯,然后异常简单的说了三个字。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显得有些艰涩。

    陈尽如点了点头。

    他难掩心中的失望,轻声叹息了一声。

    早在今年年初,皇帝便已有意将临川王萧宏封为征北大元帅,统领勇武、壮威、宣威、明威、定远五部边军。

    平心而论,萧衍比起前朝任何一名皇帝都要好出太多,否则断然不可能在短短数年的时间里,整个南朝便万象更新,一扫前朝的乱象和颓败之势,只是任何人都有缺陷。

    在他和许多人看来,萧衍最大的问题不只是对前朝的一些能臣顾虑太深,不敢善用,反而治罪。萧衍最大的问题,是任人唯亲,而且并非一视同仁,往往有些不可思议的举动。

    在之前数年,便往往有他旧部徇私枉法,但他却并不追究的事例。

    现在这种两朝征战,双方边军自然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统帅,一名强大的统帅,不只是在一些关键性的时刻能够做出最正确的指挥,而且往往他哪怕什么都不做,便可以给那些边军强大的信心。

    信心,便是士气的来源。

    然而萧宏在绝大多数人看来,都并非能够承担这种角色的人物。

    忠诚有余,悍勇不足,而且文人气太重,很多事情上都会显得胆怯和懦弱。

    从年初开始,许多人便都在设法让萧衍取消这个想法,然而拖延了这么久,到了这种时候,皇帝下的,却依旧是这种决定。

    果然世事是很难尽如人意。

    “最可怕的并非是他的统军能力有不足,或者他的性格问题。”

    身穿黑色夜行衣的男子一杯烈酒下肚,也难掩眼中失望的神色,“而是这些年皇帝对他太过宠信,他的那些部下太过骄奢,处事起来往往失去分寸。”

    陈尽如缓缓的摇了摇头。

    他轻声道:“在我看来,最值得担忧的也不是这些,最值得担忧的,便是皇帝会原谅他...他哪怕犯了一些严重的错误,皇帝恐怕都会原谅他以及他那些骄奢的部下,而他自己下意识的也明白这点。”

    身穿黑色夜行衣的男子沉默下来。

    他心知便是这个道理。

    一人若是犯错都知道肯定会被原谅,那他潜意识里,当然便不会像别人那样害怕犯错。

    “那便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

    这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男子站立了起来,在离开之前,轻声道:“我家公子请您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