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七十九章 凶徒们(第二更)
    “怎么可能!”

    “你确信那名铁策军军士并非是惊吓过度看错?”

    “不会有错。”

    “你如何确定不会有错!”

    一顶光线昏暗的营帐里,两名官员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没有错,那人的确是周玄冥。”

    又一名官员掀开营帐门帘走了进来,然后说道。

    这顶营帐位于永宁郡的某处军营,然而即便是永宁郡官阶最高的官员,都至少要比这三名官员低上数阶。

    这三名官员中,那名出声质问,持反对意见的官员是中军的一名高阶将领,而另外两名都是来自兵部的高阶官员。

    前线的战事正剧,后方的州郡便更需要绝对的安定,这三名官员之中,最开始和宿卫军将领争执的兵部官员常墨便是负责戎州、泸州、邻州、万州、并州、巴州这六州的安定事宜,调动有限的军队,来剿灭死灰复燃的马贼流寇,以及小股流传进这些州郡的北魏袭扰军队。

    然而在过往十余日中,数名行事极为残忍的修行者却突然出现在这数州之中,这些修行者都有完全共同的特点,单独行进,没有任何的同伴,好杀,但杀人并不是为了劫掠,而且被这些修行者杀死的人,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他们血肉的腐败比一般正常失去的人要快许多。

    这些细节在前去查检的军队和医师之中都造成了恐慌。

    一些消息不可避免的流传在民间,这数名诡异好杀的修行者,在一些地方甚至被传成了灾祸的化身,神话之中的怪物。

    这种谣传波及得一广,对于南朝所需的安稳而言,便比马贼和一些门阀的叛乱更为可怕。

    过往的许多朝代中,不乏流言四起最后民乱生变,导致王朝覆灭的例子。

    “为什么可以确定是周玄冥?”

    最后掀开营帐走进的兵部官员是晋雪岩,这是一名极为稳重的老臣,在前朝时甚至官至太子太傅,能够在前朝官至高位,而在新朝被继续重用的官员并不算多,尤其并不属于梁州军一脉,然而此时三名官员中唯一的宿卫军将领却依旧保持着怀疑态度寒声问道。

    看着这名梁州军出身的宿卫军将领,晋雪岩保持着谦逊和尊敬,声音平稳的说道:“除了铁策军之外,还找到了当时逃掉的两名马贼,他们的口供和那名铁策军军士所述完全一致。”

    “同泰寺行脚僧人智明去看过了,确定是用了千佛刺,并非其它类似真元手段。”这名宿卫军将领嘴唇微动,还要开口,但等到晋雪岩这句话出口,这名宿卫军将领便瞬间沉默下来。

    片刻之后,他只是铁青着脸,咬牙道:“只是他为什么这么做?总需要有些缘由。”

    杀人总是需要理由,尤其杀很多人。

    只是这个问题哪怕是见过很多诡异案例的晋雪岩都无法给出解答,甚至推测。

    哪怕在他看来,此时数名凶徒之中,唯一被确定身份的这周玄冥,看起来也是毫无理由会做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事情。

    他也很能理解这名宿卫军将领的心情。

    萧衍是出身佛门的修行者,而且十分认可佛门之中宣扬为善的一些道理,所以在他登基之后,大兴佛寺。同泰寺、瓦官寺、栖霞寺这三寺的诸多僧人都和他有密切关系,他许多时候甚至也会在这三寺中修行。

    那周玄冥在建康虽然不如倪云珊和王平央等天才修行者出名,但也是同泰寺年轻一代之中最为出色的修行者,相比别处的修行者,这些寺庙中蓄发的修行者在任何人看来都拥有更光辉的前程。

    他们几乎都会蒙受圣恩,直接进入中军,甚至成为皇宫中贵人的近侍,有些甚至能够成为皇帝身前的侍卫。

    现在周玄冥被确定为凶徒之一,而且屠杀了两百余名铁策军士,令这名宿卫军将领满心隐怒和无法接受的,便是事关皇帝的声名。

    皇帝独尊佛门,建寺布道,然而此刻,却反而是最核心的三寺中出了一名这样的凶徒。

    “这人一定要抓住,我要活口!”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晋雪岩和常墨这两名兵部官员,他明白自己所想到的事情,这两人也一定想得到,所以他说话并没有特别客气和留有回旋余地,“那其余几名未确定身份的凶徒可以先不管,但这人一定要先抓到,我要亲自问问,他为何如此!”

    晋雪岩点了点头,只是面上却不自觉的流出难色。

    那几名凶徒都是独来独往,而且似乎漫无目的,行踪难测,最为关键的是,按照目前的讯息,那几名凶徒最低都是如意境巅峰的修为,而按照那名行脚僧人的说法,周玄冥在使用千佛刺那种真元妙法时体现出来的境界,已经到了承天境的中阶。

    在周遭的州郡中,能够对付这样的修行者的人也很少。

    那名行脚僧人虽然辈分是周玄冥的师叔,然而也自觉自己并非周玄冥的对手。

    而且他虽然能够理解这名宿卫军将领的心情,但其余几名凶徒的身份,在他看来也是要花力气查清楚,因为或许能够从这些凶徒的身份,得到一些新的线索。

    “不要和我说很短时间内做不到,再要花时间从建康或者边军去要人。等再花十余日赶过来,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子。”这名宿卫军将领轻易的看出了晋雪岩心中所想,他脸色更寒数分:“牵扯到铁策军的事情,自然可以让铁策军自己去办!我知道上面有人打过招呼,但难道如此紧迫的事情,也任由他们在城里安稳呆着享福?”

    “没有人的意思比起圣上的脸面更重要!”

    这名宿卫军将领最后寒声重重的补充了一句。

    晋雪岩当然没有反驳。

    此时在他心中,也是觉得如此最好。

    更何况在朝堂之上,永远是风波起便有变化,永远不可能存在按照既定计划,一成不变的东西存在。

    不说圣上的脸面,这数名在过往十余日里面放肆杀戮,甚至连一些村中遭遇的农夫都不放过的凶徒之间,显然有着奇特的联系,牵扯到某个巨大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