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八十章 铁策之变(第一更)
    “这又是哪家送来的?”

    洛水城铁策军营区外,又来了数十辆马车。这些时日归林意统领的铁策军军士接纳送来的军械粮饷等物已经接到麻木。除了林意一开始索要的好处之外,魏观星写的那些信笺也陆续见到了成效。

    几乎每隔一两天,便有些车马赶来,拉一批东西卸在铁策军营区。

    现在除了日常的操练,熟悉一些之前没有接触过的军械之外,整理送来的东西入库和分发配备这些东西,反而变成了这支铁策军花费最多时间的事项。

    韩征北近日大多都不在营区,铁策军有不少人知晓,一批医师即将到来,只是铁策军的伤药还有些短缺,所以韩征北这些时日经常在几个大商行洽谈,想要尽可能的用更加公允的价格,获取铁策军出征所需的药物。

    见多自然不怪。

    数名铁策军将领带着些人迎了上去,茶水和吃食也有条不紊的送了过去。

    “是荆州刘家送来的。”

    很快,一名铁策军将领快步折回,到了刚刚从营区一角走出的薛九面前。

    “荆州刘家?”薛九最近补得最多的便是各阶官员名号,虽然他此时官阶是这支铁策军之中除了林意之外最高,但他心中自然清楚怎么回事,所以大多数时候他只是替韩征北管些杂事,以及按部就班的完成一些魏观星交待的事情。

    “哪个刘家?”对于南朝的权贵阶层他之前没有多少了解,最近虽然恶补得多,但听到这回报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南郡刘氏门阀,吏部...”这名铁策军校尉小声提醒。

    薛九这才反应过来。

    荆州南郡刘氏门阀在前朝时便是望族,虽然并未出过那种权势滔天的权臣,但那地方学风之盛在南朝也是罕见,特别高位的官员虽然没有,但胜在数量多....光是天监初年至天监三年,南郡刘氏门阀通过各阶科考赴建康任职的贤才便有二十七名之多。其中大多都是文士,归入吏部。

    “这刘氏门阀是书香门第,和林将军、魏将军又有什么关系?”此时薛九虽然弄清楚了这些马车的来历,但是随即心中却更迷糊了。

    这些时日大约有哪家会来,林意和魏观星都曾和他大致提过一嘴,但南郡这些读书人和财主组成的望族门阀,却根本没有提及。

    “刘氏所出的那些文生大多都拜在右光禄大夫傅浮生门下,傅浮生是荆州人,算是同乡结党互为依靠,傅浮生在朝中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学生是中直兵参军骊浑侯,骊浑侯的儿子是骊道源,是林意在南天院的同窗。”

    此时一个声音从薛九后方传来。

    “齐将军。”

    薛九一愣,还未转过身去就听出这是齐珠玑的声音。

    齐珠玑隔着数十步距离看着那些马车卸货,然后接着道:“都是荆州如意坊的强弓、羽箭,算是铁策军消耗不起的贵物,荆州如意坊是尚书郎中刘允家的产业,刘允既是同为傅浮生的学生,刘允的儿子又在骊浑侯的手下办事。这应该脱不了傅浮生和骊浑侯的关系。”

    “这....”薛九和那名铁策军校尉听得头大,这哪里来的那么多弯弯绕绕。

    果不其然,又有一名铁策军将领快步走了过来,道:“说是林将军的同窗骊道源贺喜林将军升迁,特意送了这礼过来。”

    “果然是骊道源。”

    齐珠玑忍不住微讽的笑了笑。

    荆州如意坊所产的弓箭价格高昂,但也有一支羽箭一两雪花银的说法,这种羽箭大多只是射过一次之后便容易折断,不能再用。所以射程和杀伤虽然高,但平日里铁策军也是用不起的。

    看这些马车上卸下来的至少也是四五百具强弓和上万支羽箭,如意坊并不算大坊,这恐怕是数月产出之数。

    别人恐怕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骊道源为什么会让家中送来这样一份大礼,但齐珠玑心中却是明白。

    骊道源在南天院便是拼命巴结谢随春,谢随春是大学士谢脁的儿子。

    谢脁和皇帝萧衍是至交好友,在萧衍还未兵变登基之前,他就和萧衍等人一起,并称为“竟陵八友”。皇帝萧衍任人唯亲,对登基前的旧友更有特殊关照。

    巴结好谢随春,便是靠到了一棵大树。而谢随春之前便认为林意有可能帮他获取陈宝菀芳心,谢家到时候又可以攀上陈家高枝。

    左右都是强者想更强,攀龙附凤。

    骊道源送来了这样一份大礼,恐怕还是垂涎林意的那一份“药方”。

    齐珠玑和林意此时也相当于绑在同一条贼船上,他和林意接触日久,早就明白林意的肉身力量惊人只是修炼的功法问题,绝对不是以前家中用药方泡制的问题。

    但这骊道源对林意没有多少了解,在去眉山的途中,便是认定林意就是靠某个独特药方,才会拥有那样的肉身力气。

    这样的大礼都是那些权贵就近调来,送来如意坊弓箭的车队里,也自然也只是一些和刘氏门阀有关的管事,并没有朝中的官员,所以自然也不需要他齐珠玑和林意出面去寒暄。

    齐珠玑并没有接近那列车队,在铁策军军士有条不紊的搬运着那些弓箭入库之时,他却注意到了远处道间的一道烟尘。

    有数匹快骑来得很急。

    看那数骑的来势,便是朝着铁策军军营而来。

    ......

    道上策马狂奔而来的数骑都隶属于兵部。

    为首一名身穿锦衣官服的官员和他的三名随从到了铁策军营区前时,虽然十分确定此处便是城中铁策军营区所在,然而看清内里的景象,看到那些铁策军身上的甲衣和军械时,这名锦衣官员面上的神色还是瞬间变得精彩起来。

    他放眼所见的铁策军军士身上大多都穿着森然的玄铁色轻铠,片片打造得极为精致的鳞铠上面,可以见到令人不寒而栗的利刺。

    这分明是宁州刺蛇轻铠。

    偶尔见到没有身穿这样轻铠的铁策军军士,身上也穿着黑色的皮铠,那皮铠也是贵物,分明是并州一带所产的水牛铠。

    都是这样的轻铠和皮铠覆体...光是甲衣这一项,别说地方镇戊军,一半边军都不可能有这样的配备。

    而且这名官员分明看到,其中至少有大半的铁策军军士臂上还配备着臂弩。

    虽然只是管中窥豹,但这名官员心中已经震惊的想道,这真的是铁策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