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八十三章 路边的少女(第二更)
    “木门郡剑阁?”

    黄秋棠对南朝的绝大多数地方和修行地都不熟,她在王平央开始重新收敛这些棺木时,问道:“这是什么样的地方。”

    “在前朝,木门郡剑阁是我们南方十大修行地之一。”

    王平央道:“南天三圣中据说那名并不支持萧衍登基的圣者,便出身于木门郡剑阁,所以后来那名圣者战败之后,木门郡剑阁下场便很凄惨。现在木门郡剑阁虽然还在,并没有被直接灭门,但却几乎收不到什么像样的弟子,剑阁之中原本厉害的修行者也全部没了,只有一批如意境和命宫境的修行者。那些修行者在原先的剑阁而言只能算是庸才,而且其中许多都在征战中残废了。虽然只是过去六七年,但剑阁现在便是老人院,早就不太被人提起。”

    王平央说的这些话还未听完,黄秋棠便已经明白了。

    “能不能打,是不是残废没有关系,关键是真元修为要有一定境界。”

    她看着王平央,认真道:“所以对于修魔宗功法的这些人而言,最好便是有这样的一个地方,有大批等死的修行者等着他们去杀死,去吸食他们尸气中的元气。木门郡剑阁,对于他们而言便不再是这些开胃小点,而是一道前所未有的大餐。”

    “木门郡剑阁虽然早就被人遗忘,事实上南方三圣中那名圣者也只是年轻时在剑阁修行,但因为出过真正的圣者,所以去求学的修行者极多。”

    王平央点了点头,“现在剩余在剑阁之中的人虽然都是庸才,但我听说还有二三十人,这些人既好杀,在别处又不可能找到这样一堆人聚在一起给人杀。”

    “若都是些能战之人,哪怕是二十余名命宫境修行者,恐怕也难以对付。”黄秋棠想了想,道:“若是在木门郡能够提升许多修为,那接下来从黎州、北益州逃入北魏边境,恐怕便没有什么问题。”

    “木门郡剑阁那些人大多都已经废了。”王平央顿了顿,道:“但剑阁里除了废人,不是没有东西。”

    黄秋棠微怔,“修行典籍?”

    王平央点了点头:“不知道当年那名圣者和皇帝达成了什么协议,但剑阁一直闭阁,养着那些废人,也未曾有人去动过,也没有人过问。剑阁里面一部‘天经’,便应该还在。”

    “所以他可以杀死那些人提升修为,还可以夺取那部天经。”黄秋棠忍不住摇了摇头。

    因为南朝皇帝的意思,所以那处剑阁可以闭阁安然存在这么多年,此时南朝自然也没有人敢违背皇帝的意思,只是这得了魔宗功法的修行者,却当然不用在意南朝皇帝的意思。

    ......

    晨光熹微,照耀着木门郡县城。

    木门郡县城在数座苍山之中的一片平原上铺开,在微红的阳光下,这座县城虽然很小,但却显得温暖,和寻常的小城的清晨别无两样。

    许多店铺零零散散的早早开了,虽然并不密集,但是散发着生气。

    一间早餐铺子里的蒸笼上蒸的是薄皮汤包,灶台上大铁锅里煮的是面汤,虽然简单,但从这早餐铺子里走出的人们大多一脸满足。

    周玄冥呵着面汤上的热气,一口薄皮汤包,一口面汤,神色也是安逸而满足。

    等到吃完一笼包子,他揉了揉微撑的肚子,打出了一个饱嗝,这才微侧过身去,看向身旁一张桌子上的三名食客。

    这三名食客很像挑夫,穿着草鞋,裤腿挽起,身上的麻布衣衫上也有不少破洞。他们的吃相也很豪气,风卷残云一般。

    “真的有这么好吃?”

    周玄冥静静的看着这三名食客,嘴角浮起微讽的笑容,“追了我这么久,真的不累吗?”

    这三名食客陡然一僵。

    其中一人手中的包子还有一半在口中,一时却是顿住。

    这三人都是兵部最早接触这些嗜杀凶徒的追捕者,虽然只是命宫境的修行者,但都有些特殊的隐匿气息的手段。

    这些时日他们的确都在追踪此人的行迹,只是能够在这城中追到,却纯粹是意外。

    他们进入这城中,到这早餐铺子,真的只是想吃一顿不错的早餐。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名四处滥杀的凶徒,竟然会大摇大摆,甚至都不太掩饰的住在城中客栈,在清晨又如此悠闲的在这早餐铺子来用餐。

    这种不在意,便意味着自信。

    极度的恐惧在这三人心中生成,他们的身体里涌出凛冽的寒意。

    周玄冥微笑起来。

    他有时觉得这些人真的很笨。

    谁说逃犯便一定需要在荒山野岭中躲着行走?

    只要能将不断追来的人杀死,那在何处有什么问题?

    这三人修为虽然不高,但至少是修行者,所以他准备站起来,离开这间铺子的同时,杀死这三名修行者。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注意力却陡然离开了这三人,被这间早餐铺子外走过的一名少女吸引。

    这名少女不高,显得有些瘦弱。

    她穿着的衣着很普通,牵着一匹马,她长得也不算特别好看,但清秀恬静。

    无论在哪条街道上,这样的少女应该不会长时间吸引修行者的目光。

    然而此时的周玄冥看着她,眼睛却是越来越亮,亮得如同夜空中的星辰。

    他的眼瞳深处,开始流淌出迷恋而贪婪的意味。

    这名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少女是修行者,虽然别人恐怕根本看不出她是修行者,但他此时和世间绝大多数修行者已经截然不同。

    他可以感觉得出这名少女体内真元的那种香甜的味道。

    这名少女的修为,比那三人要强大很多。

    咕噜一声。

    他虽然已经吃得很饱,但是看着这名少女,他还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你过来。”

    他站了起了,对着那名少女喊了一声。

    他不想放过这名少女,同时也不想放过他身旁桌子上那三名修行者。

    那名少女有些奇怪的转过头来,她似乎原本在想些什么重要的事情,有些发呆的面容看着令人有些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