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八十九章 和想象不同的剑阁(第一更
    青山之中的剑阁十分静寂,自从萧衍登基之后,这数十栋垂满藤蔓的楼阁便如同被彻底遗忘在这座并不高的山里,再也没有过任何访客。

    一间飞檐高高挑起的大殿前,有一片空地,四周都是紫色的竹林。

    这片空地上有十几张黄藤椅,椅子的每一个部分都已经磨得玉亮,透出润泽的光色。

    每张黄藤椅上都有人坐着或者半躺着。

    这些人大多都在坐着不同的事情。

    有人闭着眼睛似已睡着,有人在打磨着一些小石子,有人在煮茶,有人在看书。

    只是这些人都有着一点共同的地方,那就是他们都是残疾人,大多肢体不全,有些断了腿,有些断了手,有些少了眼睛。

    这些人大多也都很安静,唯有一个人却在不断的喃喃自语。

    这是一名面色惨白的中年男子,他的手脚俱全,但是右脑却是有深深的凹陷,看上去是被某种重物砸塌。

    脑部遭受重创的人即便不死,往往也会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

    这名男子便应该是如此。

    他的五官看上去有些扭曲,嘴也始终合不拢,一直有些口水沿着他的左嘴角流淌到他的身前。

    他的双手十指互相扭曲在一起,好像十根手指都不属于自己,就像是有十个小人在不断的打架。

    他口中念叨的也一直只有六个字,“怎么还不出山…怎么还不出山…怎么还不出山…”

    在他身边下棋的两个老人终于被他念叨的有些烦了,道:“唐念大,不是已经出了山了么?”

    “是么,已经出了山了?”这名男子一时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始终想不明白。

    当暮色降临,群山的倒影渐渐将这片空地吞噬进昏暗时,这些老人各自收拾东西返回剑阁中不同住处,这名脑部曾受重创的男子却兀自在看着自己的十根手指,痴迷不解。

    “唐念大,你已经回山了,明日再出山。”几人喊了他一声,这名男子愣愣的站了起来,跟着几人往后方的楼阁走去。

    ……

    当这些人归去后不久,更为深沉的暮色里,久无人迹的山道上,传来了马蹄声。

    剑阁山门前也有一块很大的平地,当年宾客多时,应该便是停马和马车所用,只是此时不仅是长满了荒草,甚至是长出了许多小树,已有一人多高。

    空地的中央却是结着一间草庐。

    草庐上的茅草堆得很厚,而且一层层的极为规整,看上去令人觉得赏心悦目。

    当第一辆马车碾过道上的荒草,车轮压进这片平地的刹那,这间点着油灯的草庐的门嘎吱一声由内往外推开。

    一名身穿官服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

    这名男子不过三十多岁,五官端正,看上去气势极为沉稳。

    “诸位是?”

    看着这一列车队,这名男子微微颔首,很平和的问道。

    “铁策军右旗将军林意,不知大人您是?”

    林意从第二辆马车中走了出来,他好奇的看着这名身穿官服的男子,这里是平山郡,然而这名男子身穿的却是羽林监的官服。

    按理而言,这样的人应该在建康供职,而不应该出现在此处。

    “羽林监仇晓。”这名男子对着林意躬身为礼,他起身时同时伸出手来,手上挂着代表身份的官印,这是一名羽林监的五班官员。

    林意也不怠慢,将自己的将印给此人看了一眼,然后道:“你是羽林监的官员,怎么会在这里?”

    这名羽林监官员恭谨道:“我只是被派到此处看门。”

    “看门?”

    林意微微一怔,道:“之前来时并没有听说剑阁还有看门人。”

    “也就是今年春里才来。”仇晓依旧恭谨道:“林将军为何会到这里?”

    “奉军令追捕几名凶徒。”林意道:“那几名凶徒,应该会来剑阁。”

    仇晓也是微怔,他的眉头微微蹙起,沉吟片刻,然后道:“难道是那几名无缘无故到处杀人的凶徒?”

    林意看着他,道:“如果你的意思是最近出现,民间传说是前朝皇帝冥军化身的那几名凶徒,便是的。”

    “那些人怎么会来剑阁?”仇晓愣了愣。

    “这有关机密,不能说。”林意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仇晓微躬身,示意自己明白,但同时是致歉,道:“只是剑阁不能进。”

    “为什么不能进?”林意微微蹙眉,他感觉有些奇怪。

    仇晓恭谨道:“皇命所在。”

    “皇命?”

    “先前剑阁只要阁主同意便能进出,但从今年春时开始,便受皇命封阁,任何人都不能进出。”

    听着这句话语,林意更加不解,正想开口,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耳廓之中传来白月露的声音。

    她的声音很低,然而不知道用了什么真元手段,细细的传入他的耳中,他却听得十分清楚。

    白月露只是简单的对他说了几句,但是他却震惊起来。

    他先前并不知道剑阁和何修行之间的关系,然而此时他却明白,剑阁今年春开始的改变,便和沈约和何修行一战有关。

    “剑阁中人也不能出山?”林意看着这名一脸诚恳的官员,轻声问道。

    仇晓点头。

    “难道是因为何修行?”林意看着他,直接说道。

    仇晓面容微僵,但旋即认真道:“不知内情,不敢妄自揣测。”

    此时白月露的声音又在林意的耳廓中响起。

    白月露又轻声说了数句。

    林意心中变得更加震惊起来。

    他听到的,都是连齐珠玑都根本不知道,都根本未曾说过的事情。

    原来那何修行困于南天院是输给沈约的赌注,而剑阁闭阁不收弟子,本身也是赌注的一部分。

    何修行若是活着,那赌约依然存在,他自己自闭于南天院,剑阁里这些人也自然自困于此。

    然而现在连何修行都死了,这些人还会为了何修行,为了已经失败的事情,而困死在这里吗?

    “羽林监有多少人在这里?”林意深吸了一口气,他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轻声问道。

    仇晓看着他说道:“就我一个。”

    林意有些不可置信,“若我感知不错,你应该只是如意境。”

    仇晓的面色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平和恭谨道:“林将军你并未感知错误,我只是如意境。”

    “没有其余修行者坐镇,那如何限制他们离开?”林意抬起头来,他看着依山而建的那些楼阁,这些楼阁在层峦叠嶂之中显得精致而静雅,这些楼阁之外,甚至连围墙都没有。

    “他们不会离开,他们自己也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离开。”

    仇晓看着林意,道:“若是我死在这里,或者剑阁里有任何一人离开,那剑阁里所有这些人便是我南朝重犯,他们所有人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