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九十二章 剑阁的想法(第二更)
    “你还是太聪明了些。”

    林意看着仇晓,说了这一句。

    他说话的语气里没有任何嘲讽的意味,在场所有人也都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

    若是一名蠢笨的人,浑浑噩噩住在此间,便还会觉得自己深受上峰的重视,是那些将领和皇帝的心腹,否则不会如此信任他,让他一人来看着这样的剑阁。

    然而谁都不会舍得让自己的心腹在这里死去。

    但凡能够想清楚这些的人,想着或许就在今夜,或许就在明天清晨,自己会被剑阁里的这些剑绞成碎片,那这个生活在这里的人,也一定会过得很辛苦。

    “不能想办法调走?”萧素心忍不住轻声的问道。

    “总有一些倒霉蛋,不知道得罪了谁。”仇晓摇了摇头,有些感激道:“能想的办法当然也想过,但全无用处,能做的便只有可能尽量对这些剑阁的人低眉顺目,让他们觉着我也是自己人。”

    白月露微微一笑,道:“你这办法还算不错,习惯成了自然,怪不得你对我们任何人也是低眉顺目。”

    “被丢在此间,实在没有可自傲的地方,便只有如此谦卑。”仇晓摇了摇头,感慨道。

    ”若是剑阁不复存在,你至少也算解脱。”林意看着他,认真的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有什么办法,不是让你自己离开,而是可以让这些剑阁中人全部离开。”

    仇晓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并没有什么迟疑,道:“除非皇命。”

    “那这问题便变成,有没有一种可能,让皇帝觉得这些人可以为他所用,或者能用于和北魏的战场。”林意道:“在我看来,任何修行者在对敌的战场上死去,当然会比在这里发疯后死去更好。”

    “虽然这有揣摩圣意之嫌,但想必林将军应该不会特意上书去弹劾告发我。”仇晓说道:“在我看来,这次凶徒袭来若是被剑阁中人直接杀死….剑阁中人越是被外界察觉比他们想象的要厉害,圣上便越是会顾忌,越不可能让这些人离开。”

    林意认真的想了想,道:“但在我看来,这却也是一种契机,这里的战况到底如何,便只有我们知道,这些凶徒如何被杀死,或是被擒住,便都只见于我们的军情报告。简单而言,便只在于你的和我的。若是我们所书内容一致,便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林将军你的意思是我们都谎报军情?”仇晓微皱了皱眉头,道:“都说这些凶徒袭来时,这些剑阁的人不敌,有铁策军在此坐镇,才不致大乱?”

    林意的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看着仇晓,道:“无论在哪个军中,谎报军情贪图军功都是很寻常的事情,忽略前面我们所谈的有关剑阁之事,将剑阁杀死这凶徒的功劳揽在铁策军和你的身上,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夺友军的功劳都时有发生,即便最后被发现,惩处也不严重,更何况是夺这些人的功劳?”

    “话虽在理,但是这里人太多。”仇晓的目光扫过挤在这屋子里的所有人,“人多,便不免泄露秘密,而且我和你们并不相熟,很难有信心去和你们一起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这件事希望太过渺茫,既然在军情中显得这些剑阁的人太过不堪,已经毫无威胁,谁又在意军情,谁又能准许这些人离开?冒险但恐怕毫无意义的事情,做起来便更无意义。”

    林意沉默的想了想,道:“若是我再设法上书,要将这些人全部归于铁策军,也可以保证这些人暂时无一人离开铁策军,而我铁策军将来投入边军,又多建战功,这件事说不定就或许可成。”

    仇晓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林意,觉得林意并非是说笑。

    他张口就要再说话,然而在他出声之前,却是有一个声音响起,“你说的这些话也的确在理,只是即便你真有心谋划此事,除了你们双方之外,还有一方的意见却最为重要。”

    当这个声音响起,清晰的传入耳廓,所有的人都震惊起来。

    连沈鲲都陷入了绝对的震惊里。

    这声音来自剑阁。

    能隔着这么远,听清楚他们对话的全过程,连他都恐怕无法做到,这声音,便只可能出自方才那名镇压住所有剑鸣的修行者。

    林意也很震惊。

    但他的面容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他看向声音的来处,认真道:“当然,最重要的便是剑阁自己的想法。”

    当他这句话说完,便已有一道迅疾的风落在了门口。

    这间草庐的门被推开了,一名清瘦的道人走进了这间已经很拥挤的草庐。

    这是一名独臂的道人,他的整条右臂的袖管都是空的。

    他的头发很黑亮,给人很年轻的感觉,只是瘦削的脸庞上,眼角却是已经有了深深的皱纹,却又令人觉得不年轻。

    他的五官看似除了清瘦之外并无特色,但仔细看去,他的眼瞳却是铁灰的色泽,而且眼瞳深处,似乎在隐隐的泛出银色的光芒,犹如某种金属的闪光。

    “我姓原,你们可以叫我原道人。”他对着所有人颔首为礼,然后并不坐下,接着道:“剑阁早就没有了阁主,只是我能代表剑阁说话,若是一定要认为我是阁主,也无妨。”

    仇晓完全呆住,他虽然有剑阁中人的名册,而且日常进出剑阁清点人数,但之前他所认为的剑阁最强者,却并非此人。

    只是现在这道人和平日里的气息截然不同,虽然只是在平静说话,但却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而且呼吸之间,就似乎要将这间草庐掀飞出去。

    “若按你们所言,这对于剑阁而言,算是契机。”

    这名清瘦的独臂道人的目光落在林意和仇晓的身上,他平静的说道,“为了让这件事更加真实可信,我们剑阁中会有人死。”

    林意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会有人死,什么意思?”

    “在闭阁之后,我们剑阁之中从未有人死。”原道人道:“因为剩余的,都是我们剑阁自己人,这些年,我们不容易任何一个人连累所有人,也不会因为大多数人的利益,损害某个人。”

    他顿了顿之后,看着更加不解的林意,接着说道:“我说我们剑阁中可以有人死,是因为有些人的伤本身已经压不住。早死两日晚死两日,已经没有差别,但可以更有意义。”

    “皇帝和梁州军那些人,原本就不太将我们这些废人放在眼中了,更何况这些年下来,他们当然会知道我们剑阁的人死一个就少一个,当然知道我们不舍得任何人死。所以若是我们剑阁死一些人,他们应该会觉得我们剑阁这些人已经彻底老朽无用了。若是真的能够到战场上再找些北魏人做陪葬,他们或许便会同意。”原道人看着仇晓,缓慢而平静的说道,“这件事你必须同意,否则我不保证有人不会发疯杀死你。”

    仇晓苦笑起来。

    原道人的目光再落向林意,道:“但在此之前,我想单独问你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