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九十三章 剑阁之主(第三更)
    “可以。”

    林意点了点头,跟着这名道人往外走去。

    道人没有走向别处,而是直接越过了剑阁那些建筑的边界,走入了剑阁那些楼阁之间,在一株林意并不认识的古树下停了下来。

    这株树即便是在夏日,树叶也是黄色。

    “每个人冒险都有理由,仇晓只要稍加外力他便肯冒险,是因为他个人的生死问题。蝼蚁尚且偷生,没有人甘愿不明不白毫无意义的便死在这里,更何况是像他这样的聪明人。”

    原道人安静的看着林意,道:“但是你,你有什么理由冒险?从皇命而言,你走到这里,便已是违了皇命。”

    “年轻人都会有些正义感,也不要和我说纯粹的同情的这种事。”原道人眯着眼睛微笑道:“哪怕你犯错误,跟着你的那些人,也不会由着你犯错误。”

    他眯着眼睛笑着的时候,就像是有一些剑芒在丝丝流淌出来,十分可怕。

    而且或许是早就觉得死亡是他们这些人的唯一归宿,所以那种咄咄逼人的意味分外的浓烈。

    “仇晓不放心和我一起做这样的事情,是因为我身边人很多,他不能确定每个人都不会背叛我。但这些人里面,除了有一名少女我还不清楚来历,但我还是选择信任她不会是我的敌人之外,其余所有人,我都有信心。”林意并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毫不示弱的看着他如剑芒般的目光,道:“但你真能保证,剑阁所有这些人,并非是因为死亡的威胁而一心,真的全部都可以信任?”

    “不是因为死亡的威胁,而是留在这里能够活着的人,全部经历过死亡的考验。”原道人道:“若是一起经历过死亡又艰难活下来,而又能坚持某些东西留在这里,除了这里面已经变成傻子的那个人之外,便自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诱惑得他背叛我们。”

    林意沉默下来。

    但他还是没有花太久的时间思索便做出了抉择,他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道:“首先我铁策军原本就不是皇帝心疼的那种军队,我是林意,林望北的儿子,我到铁策军也不是我自愿,而是因为我违背了萧家的一些意愿。现在魏观星也在我军中,他便是当年那溺死三千马贼的将领,他进我铁策军,也足以让你明白我有什么问题。我已经得罪了足够大的人物,便再收些你们这样的人,也不怕耽误我的前程,相反你们这些人若是能够加入铁策军,我铁策军真的便会很强。”

    原道人的眼睛张了开来。

    他觉得这些理由差不多已经够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林意的意愿表现得如此强烈,林意此时的理由,似乎却还差些意思。

    “我修了无漏金身法。”

    林意也看出了他眼中的意思,然后他轻声说出了这句先前真正让他沉默思索的话。

    当他这句话响起,四周的天地间响起无数的惊呼声。

    整个死寂沉沉的剑阁,似乎在一瞬间彻底醒来。

    四面八方那些楼阁之间,甚至响起了许多道剑鸣,而那些人的惊呼声,甚至比起许多剑的声音还要震颤。

    “这是我的秘密,在此之前,南天院知晓这个秘密的教习特意来关照过我,让我将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不要告诉别人。”林意在四面八方的声音的包裹中,却是彻底平静下来,他看着黑暗中面色不知是悲还是喜的道人,说道:“只是在这样的剑阁里,这门功法属于谁,却似乎也不是秘密。”

    原道人感知着这名年轻人体内分外强大的气血流动,他渐渐明白自己一开始觉得有些荒谬的推断,在自己的面前变成了现实。

    他深吸了一口气。

    他都需要一些时间冷静。

    然后他伸缓缓抬起了手。

    当他的手抬起的刹那,所有的剑鸣声和惊呼声都如同潮水一样平息了下去。

    黑暗里,却是有道道人影从那些楼阁里走了出来。

    剑阁里所有人都走了出来。

    加上这原道人一共有二十七名。

    外面那草庐之中的仇晓有名单,亦是二十七名,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所有这些人走到距离这株黄树外二十步止。

    所有人都很肃穆,除了那名还未睡醒被人架起来的傻子还一脸懵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剑阁已经不需要有想法,你的想法,就是剑阁的想法。”看着觉得已经有些不对的林意,原道人有些感慨的轻声说道。

    林意想到了某种可能,即便是他这种疲赖的人,也面色不由得有些苍白起来,道:“他只是传了我这门功法,他是被囚在南天院,我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

    “无漏金身法原本就是不外传的功法,他也从未传过其余任何人,既然传了你,不管见没见过,你自然便是他的亲传弟子。”原道人看着有些失色的林意,微笑起来,“他是剑阁认定的阁主,所以不管这里先前是谁说了算数,但按照规矩,若是你师兄不来,你在我们这些人面前便是阁主。”

    “师兄?”林意并非迂腐之人,他苦笑起来,道:“难道在传我功法之前,他只收了一名弟子?”

    “没有一名圣者会轻易的收徒。”原道人道:“而在之前,这些有望成圣的人,也没有闲暇收徒,将自己的时间浪费在教导徒弟上。”

    林意真正无奈起来,道:“可是他也只是丢了我一门功法,即便没有时间,也可以用这种方法…”

    原道人也觉得林意有趣起来,笑了笑道:“即便是随便丢,也要看人,既然他没有丢给别人,而丢给了你,你的身上自然有他看到的与众不同的地方,对于你和他之间,便是别人羡慕不得的机缘。”

    然而林意却笑不出来。

    他感觉自己如果说是剑阁阁主,那这阁主就像是那种搞笑的划拳赢来的阁主差不多。

    只是他面前有二十七人,按照原道人的说法,这二十七人里面,很快就会有人死去。

    他便必须面对这些人的死亡。

    “师兄,按你的说法,我有师兄,而且还不在这里,那他在哪里?”他陡然想到了这点,问道:“这么多年,他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