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两百九十五章 剑若雷(第二更)
    在这些人里面,药谷圣手黄秋堂是最不容易引人注意,也是最安静的一个。

    只是她是这些人里面,唯一一个真正了解王平央的人。

    当确定真是有一名那样的凶徒这么快赶来,她便更加明白这种功法的诱惑到底有多强。

    剑阁里面的人还没有疯。

    但是修炼这种功法,沉迷于修为提升带来的力量感的人,却已经疯了。

    和杀死了那么多人,明知自己行踪有可能败露的周玄冥一样,这人很狂妄,直接沿着山道而来。

    这人甚至也没有刻意的遮掩自己的面目,在月光里,任何一名修行者都可以轻易的看清,这是一名很年轻的修行者,而且他的身上,穿着的甚至是南天院的衣衫。

    更确切而言,这人穿着的是天监六年生的衣衫。

    这绝对是意外。

    林意和萧素心、齐珠玑眼中的情绪都极其的复杂。

    因为这人他们认识,即便是和其余同窗最不熟的林意,都知道这人叫做杜羽缴。

    在离开南天院之时,有三人被判贻误战机而被罚,其中有一人便是杜羽缴。

    只是当时遭受鞭挞的杜羽缴看上去只是个可怜虫,而此时这名年轻的南天院天监六年生的面目上,却是一脸狂意,充满了那种绝对的自信。

    相由心生有些道理。

    他的眉毛都似乎沿着眉梢往上挑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弧度,就如两条沿着两鬓斜飞的小剑。

    “你们认识?”

    他们三人的目光逃不过原道人的眼睛。

    “南天院天监六年生,是我们同窗。”林意苦笑道。

    原道人点了点头,道:“他已经走不了了。”

    “那我们出去。”林意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既然对方已经走不了,那作为同窗,他们似乎可以出去说些话。

    “杜羽缴,真的没有想到会是你。”

    林意推开门走了出去,他看着已经走到长满荒草的平地中的这名同窗,直接开口说道。

    “林意?”杜羽缴的眼瞳微微的收缩起来,在接下来一刹那,他看到了林意身后走出的两名熟人,齐珠玑和萧素心。

    他微微一愣,心中生出些不舒服的感觉。

    但下一刹那,他的嘴角便流淌起一丝玩味的微笑,“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

    “真是不愉快的相逢,完全没有同窗相见的喜悦。”齐珠玑冷讽的看着他,道:“那现在你是不是也想将我们杀了,然后提升你的修为。”

    “我最讨厌你这样的同窗。”杜羽缴依旧和煦的微笑着,只是语气却是瞬间变得恶毒异常,“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只不过是仗着家中权势。”

    “说实话。”他突然笑得更灿烂了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我是真的很想杀,哪怕不能提升修为,都想杀。”

    齐珠玑没有生气,他似乎和林意斗嘴斗得涵养功夫都深了许多,他反而也笑了笑,道:“看我自以为是,只是因为你嫉妒…而且,我就喜欢看这种想杀我却杀不掉我的样子。”

    “是么?”杜羽缴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杀人…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是什么感觉?”林意的声音突然在此时响起。

    “那真是和杀鸡一样的感觉。”杜羽缴看着林意,道:“初始觉得不舒服,但你想着杀他们和杀鸡要吃鸡肉一样,没有什么区别,渐渐便没有不自在。”

    看着这名没有丝毫愧疚和真的没有任何不舒服感觉的同窗,林意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是废话。

    所以他只是转身,道:“拿下他。”

    当林意的这句话响起之时,杜羽缴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嘲弄的神色。

    在他之前所杀死的一柄军方高手的口中,他得知附近州郡之中并无神念境的高手在追踪他们这些人,所以在他看来,林意即便仗着人多,也不可能将他擒住。

    然而就在下一刹那,他的脸色彻底的变了。

    一片死寂的剑阁里,骤然响起无数的声音。

    数十股可怕的气息,同时在剑阁中炸开,瞬间将这片寂静的夜空撕扯得震荡不堪。

    一道道剑影在夜幕中出现,出现在这片空地四面八方。

    这些剑初现时只是将杜羽缴包围其中,还未真正进击,但是杜羽缴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这些剑之中,有些剑本身的力量对于他此时而言并不算特别强大。

    然而所有这些剑都有一种可怖的疯意,有一种说不出的饥渴之感,这些剑更加贪婪,更加等待着饮血。

    这每一柄剑,给他的感觉,都像是从地狱中冲出的可怕凶兽。

    天空中同时响起可怖的嘶鸣声。

    数道重剑首先如雷落向他的身体。

    夜空骤亮!

    杜羽缴一声绝望的厉啸,一道银色的剑光围绕着他的身体剧烈的旋转,但数道重剑带着可怖的剑气重重的冲击在这道剑光上,只闻一阵恐怖的闷响,杜羽缴的身体被震飞离地。

    十余道剑光无比饥渴般穿过不成形的剑光,争先恐后的落在杜羽缴的身上。

    这些剑并没有刺入杜羽缴的身体,只是剑身拍击在他的身上。

    一道道可怖的骨裂声在杜羽缴的身上响起。

    杜羽缴重重坠地,身上的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所有那些剑还狂乱的在半空中飞舞,剑气绞碎了草庐前方这片空地上的所有树木和草叶,让青色的飞屑漫空飞洒。

    看着那些真正暴走的剑光,草庐内外所有的修行者都沉默不语,除了原道人之外,其余所有人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里。

    当一种最深沉的执念在某一时刻宣泄,绽放出来的剑意,真的太过可怕。

    “比和一个疯子打架更可怕的事情,便是和一群疯子打架。”齐珠玑看着那些剑光,他忍不住说了这一句。

    林意眯着眼睛,他心中的情绪极为复杂。

    若非亲眼所见,谁会知道剑阁里面这些“废人”出手时,会是这等可怕的景象?

    谁会知道一名这样的凶徒,竟然连丝毫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便直接倒在了剑阁的剑下?

    这些人,真的不应该烂死在这里。

    (明天应该会三更开始还些欠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