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三百零一章 剑元(第四更)
    林意闭上眼睛。

    他的感知很平静的触碰着可以用暴怒来形容的这些药气。

    当这些药气和他的气血相遇的瞬间,他感到了一片猩红之中,漂浮着无数的黑点。

    这些黑点如同灰烬,如同寻觅死亡的乌鸦,在他的气血之中张狂的飞舞。

    猩红的药气迅速起了作用,他感觉到自己浑身的鲜血瞬间热了起来,蕴含在血液中的一些元气,就像是被陡然蒸发,变成蒸汽,迅猛的深入血肉和骨骼的深处。

    林意有些惊讶。

    这些猩红色的药气有着现在的灵药所无法比拟的独特效用。

    现在的灵药几乎都是依靠药力本身,然而这数百年前大行其道的重汞丹药的药力,却似乎是更多的在于逼迫原本就存在身体里的元气,更加迅猛的冲入血肉深处,然后更快的将之消耗掉。

    那些在他感知里漂浮着的无数黑点,便是经过丹火变化之后的朱砂、银汞等物。

    这些东西在和他的气血接触的瞬间,就让那些包裹住他们的气血便得失去了生机,在他的感知里变成了黑色。

    林意的体内没有任何真元的存在,但在他的念力驱使下,一些鲜血迅速的带动着这无数的黑点,冲入天经上所说的窍位。

    无数的黑点沿着数十条经络以急剧的速度行走,然后在数个窍位之中,不断的对冲。

    在林意的感知里,这些黑点不断的冲撞,变成更细的黑点,接着再变成更为细小的游丝。

    这些游丝在他的感知里和他曾经拥有过的一条条细小黄牙真元差不多同等纤细,更加均匀的分散在他的鲜血之中,渐渐的不再变得那么暴躁,也不像先前感知的那般沉重和容易沉淀下来。

    只是这些游丝的边缘,依旧时不时悄然带起些更为细小的黑色气焰。

    那是他鲜血之中的生机和更为细小的元气在消亡。

    这是一种很微妙,很古怪的感受。

    就像是自己吞了无数柄小剑在体内,然后看着这些小剑不断的在体内割出细小的伤口,慢慢流血。

    林意让自己忽略这种感受。

    当这些游丝均匀的悬浮在鲜血之中,变成相融于鲜血的一部分时,他试着让这些游丝按照自己的心意游走,去向他想让它们去的地方。

    就像是第一次驱使黄芽真元一样,他用了许久的时间,才让这些游丝顺着他的心意,笨拙的顺着一个方位流动。

    他睁开了眼睛,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那些游丝顺着他的血脉来到了他右手的指尖,然后他并不想停止,驱使它继续向前。

    他的五指指尖都感觉到些微的刺痛。

    这些游丝沁出他的血肉和肌肤时,似乎还是比真元要来得生硬。

    然而他的眼眸中却迅速燃起惊喜的焰光。

    他的五个指尖都亮了起来。

    有一层荧光包裹着他的指尖。

    修行者在修到黄芽境中阶之上,只要体内真元剧烈的从身体某处流淌出来时,便会有独特的灵气波动,形成淡黄色的辉光。

    之后修为越强,真元喷薄得越为剧烈,这种辉光便越是强盛。

    他此时手上这层荧光比起那些黄牙境中阶的修行者轻柔的动用真元时的辉光都有不如,但不同的是,他手指上这层荧光很好看,是红、银两色闪耀的色泽。

    而且散发着这种荧光的,是一层薄薄,实质的元气。

    此时他手指有真正的触感,有些冰冷,就像是有一层金属融化了,但没有温度,冰冷的流淌在他的指尖。

    最为关键的是,这层东西在他的感知里依旧清晰的存在。

    随着他的下一个动念,这层荧光完全消失。

    那些刚刚沁出他血肉的游丝,随着他的动念返回到他的体内,分散在他的气血之中,又如同无数的小剑悬浮其间。

    接下来的十数个呼吸的时间,林意不断让这些游丝聚集,从指尖流淌出来,然后又收回,进进出出。

    这种游戏显得有些孩子气和可笑,只是林意的面色却变得越来越凝重。

    这些游丝,不管到底是朱砂、银、汞、锡、铅等物变化而成,但在他的念力驱使下,使用起来却似乎和真元并没有特别大的区别。

    他几乎可以肯定,就承天境之上的修行者能够将真元凝形一样,这些游丝也可以随着他的心意紧聚成尖锐而坚硬的物事,比如变成一柄剑。

    这柄剑能有多锋利和坚韧,只取决于他能纳多少这样的游丝在体内。

    “有意思。”

    林意忍不住摇了摇头,轻声自语了一句。

    能够纳多少这样的游丝在体内,现在其实只取决于他能够炼化多少颗这样的重汞丹药而不导致气血衰败。

    这需要一种微妙的平衡,就像是那些苦练气力的武者,每日都在消耗大量气力的同时,却不让自己的筋肉超过极限而留下隐伤,还能让气力稳定的增长一样。

    他不能让这天经的手段影响到他的大俱罗之路。

    因为如果说无漏金身决是辅助大俱罗的功法,那这天经便真的像是一柄变化无穷的剑,是一种武器。

    他又捻起一颗丹药,吞服下去。

    他第一次接触天经的修行,的确比当年的何修行还要强出很多,若是此时何修行能够亲见,也必定大为震惊。

    当年的何修行第一次修行,也只不过吞服了五丸这样的丹药,而林意却接连不断,一直将这几瓶丹药将近服光,只剩下十余颗时,林意才隐隐确定,再炼化下去,自己体内那种循环不息的生机将会被打破。

    一夜即将过去。

    东方的天空已经隐隐泛起鱼肚白。

    林意出了一身大汗,除了那些药力本身带来的燥热之外,药力中不能融于气血的其它杂质,也大多被他排出体外。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动念令所有悬浮在鲜血之中的游丝随着自己的心意而行,从右手指尖流淌出来。

    空气里响起轻微的嗤嗤响声。

    这种声音很像一名修行者被飞剑割喉之后,鲜血急剧的从切开的血管之中喷洒出来的声音。

    林意同样也有失血的感觉。

    那些游丝之中也浸润着他的鲜血,在不断流淌出他指尖的同时,也不断带出他体内的鲜血,然后不断凝聚。

    他的指尖亮起晶莹的荧光。

    这种光亮比那些承天境中阶的修行者剧烈动用真元时产生的光亮还要耀眼数倍。

    一道多为红色,偶尔泛出些银丝的光华在他的指尖凝成,就如一截小剑,就如一些强大的修行者施剑时,剑尖前端形成的剑芒。

    林意挥手,这道光华切过他所坐的蒲团的一角。

    然后这一个蒲团的一角,就如同柔嫩的豆腐一样被切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