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三百零二章 十步(第一更)
    林意有些难以置信。

    然而这的确是真的。

    “难道那些笔记里所说的剑丸、剑元、性命兼修的太白精气,指的就是这样的手段?”

    他看着被切落的蒲团一角,惊愕的想到他看过的一些志怪杂谈中的记载。

    有些志怪杂谈中也有记载,曾经有修士能够将剑炼成剑丸,吞入腹中,对敌时喷出,便化为长剑。也有记载,有修行者能够将剑炼化成细小剑元,如真元般纳入体内,对敌时激发出来,便重新化为长剑。还有记载说有些独门的手段,可以炼化体内精气,形成锋利的太白精气,打出时也和飞剑无异。

    这些记载不见于主流,放在任何学院也只能当成故事书来看,但是今日见了这天经,林意却恍然醒觉似乎这些记载说不定记的都是当年这葛道士的手段。

    将剑炼成剑丸,这想来不合乎情理,任何飞剑的剑胎都是经过千锤百炼,修行者的真元再过强大,也不可能将这种千锤百炼的精金变成可以融化的剑元。若是真元已经那么强大,也根本不需要再用剑了。

    所谓的剑丸入腹,恐怕也就是那些不知情的笔记者,看到吞服汞丹而产生的臆测。

    还有一种可能,便是这重汞丹道盛行的那几百年间,说不定也有别的修行者和葛丹生一样的领悟,只是那些人修为不如葛丹生高,又不像葛丹生辅佐了两代帝王,名留史册。

    事实上年代只要一久远,就如这大俱罗一样,非主流存在的修行法门和修行者,便往往会失于记载,后世便几乎没有人再知道。

    而且再加后世一些专写神仙鬼怪故事的文人加油添醋,可能有些原本是真实的事情也纯粹变成了故事书里没有人相信的东西。

    譬如林意看过一本叫做巴山神怪志的杂谈,里面记载的使用剑丸的剑仙,便是张口一喷,剑丸化为飞剑,取敌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这种剑仙,便是纯粹的臆造产物。

    因为同时期的古典,便可以从同时期的一些典籍里获得印证。

    史上虽然也有灵荒,也有灵气增强的情形出现,但按照那些确切的记载,修行者的力量,最多也是到圣阶为止。

    究其原因,应该是到了南天三圣这种境界,天地之间的各种元气对于他们体内积蓄的真元而言实在是太过稀薄,甚至是那些灵药再怎么炼化,对他们产生的好处也是微乎其微。

    还有一些有名的典籍论述过,若是圣者再往上,力量再过强大,也会容易引起一方天地元气失衡,到时可能这人举手投足,就会引起一方天地的雷电雨雪等异常,这人自身也如同时常遭受天劫,很难在这世间继续生存。

    林意深呼吸了数次,他渐渐收敛起这些杂乱的心思,想到自己那些所看过的所有对于剑丸、剑元以及所谓的太白精气的笔记里,有一本前朝五柳山人的笔记还应该算是有可信度,因为那五柳山人的笔记里,记载的其余有关修行者世界的东西都不是臆造。

    那五柳山人也是称这种手段为剑丸化剑元之术,他的笔记里说这种剑元在有形和无形之间转化,雷霆万钧,而且可以打出十丈八丈,比起飞剑更为厉害的一点,是飞剑飞远之后收回终须一定时间,但修炼这种手段的人,体内剑元要是足够强大,便相当于丢出一柄飞剑之后,还能随时在身边凝出一道飞剑。

    林意虽然已经在心中让自己不要发散乱想浪费时间,但想到这点,他便又想到那本有关太白精气的杂谈里记载,有修士在体内最多能存六十四道太白精气,飞射出去之时都如明晃晃的飞剑,可射近百步。

    林意心念一动,指尖便又凝出一截荧光。

    这红中散银的荧光极为凝聚,散发着森寒的金属光泽,只是并不冰冷,和他的身体温度相近,和那些记载中论述的剑元几乎相同。

    林意在地上划了数道,发出锐利的声音,坚硬的砖石地上也留下了数道剑痕,剑痕中有星星点点极为细小的闪光,就像是一柄剑打磨时,磨下了一些精金粉末下来。

    现在这剑元的锋锐程度和那些上佳的剑胎还有很大差距,但比那些普通的兵刃却甚至还要强一些,要破开一些粗陋的甲衣应该也不是难事。

    真的很奇妙。

    当他凝视着这一截“小剑”,当他心念闪动,令它散开时,这截小剑便瞬间变成流散的辉光,如同粘稠的雾气萦绕在他指尖,但当他心念令之汇聚时,这些雾气便又迅速凝聚起来,按他心念成剑。

    在此之前,即便南天院都教了他们一篇飞剑的剑经,但他甚至都没有用心去记,更不用说去花时间参悟。

    也就是说,飞剑之术,他是一点都不会的。

    但在此时,他和这截小剑却有着奇妙的感应,就像是那些杂谈上记载的命性兼修一样,这截小剑就像是他体内的气血,身体的一部分。

    似乎随时也都可以按他的心意,继续往外流淌出去,甚至往外飞出。

    他这么想了,便真的这么试了。

    嗤的一声轻响。

    这一截闪耀着好看荧光的小剑奇异的脱离了他的指尖,显得有些笨拙的在他的身前飞舞起来。

    林意很震惊。

    这道小剑摇摇欲坠,随时都好像会失去控制跌落在地,或者失控飞出,但这一切只是源于他的不熟悉,源于他此时的情绪波动,以及他很难控制住这种力量。

    这种感觉也很古怪。

    就像是自己体内一部分鲜血流淌出了体内,但却还和自己的身体产生着密切的联系,还可以随着他心念行走。

    他没有试过飞剑,但眼下这种感觉,却让他肯定控制这样的剑比控制飞剑更为简单和直接。

    第一次试炼飞剑的修行者,肯定做不到让飞剑如此。

    因为要用飞剑,是要控制真元连通剑胎上的符文,然后再御使飞剑。

    但他控制这柄小剑,却和纯粹在控制自己的真元一样,其中便少了一个环节,而这个环节,便是真正的困难所在。

    小剑很快灵活了起来。

    林意也直接感知出了自己控制这柄小剑的边界,似乎只是超过十步,这柄小剑便会直接失去控制,或是直接崩散。

    他渐渐的感知出来,汇聚成这柄小剑的那些游丝,便是如记载中所说的剑元一样,本身便成了贯通他元气的介质,就像是天然的符文。

    而残存在他体内气血之中的那些剑元,又和体外的这柄小剑有着奇妙的联系。

    所以要想这柄剑更凝聚,飞得更远,也只取决于他体内的剑元的多少,以及他的感知念力到底可以多强。

    林意并非容易轻易骄傲之人。

    但是想着自己此时强大的肉身力量,再看着自己一夜的修行便多了这样一柄“飞剑”,他便真的感到有些骄傲。

    哪怕现在只能十步之内…但这似乎也真的很了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