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辩道
    灰袍修行者面色青一阵红一阵,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数息之后,他冷笑道:“真是牙尖嘴利,难道剑阁中人也是因为你如此牙尖嘴利而被你说服,决定追随于你?”

    他这话充满讥讽,然而林意却是反而洋洋得意,微微一笑,“我一番晓明大义,剑阁中人便动容,你现在若是明白大义,我倒是觉得你也可以加入铁策军,若是还一心要报父母私仇,那我便可以设法寻找当年是谁杀了你父母,若是他还活着,也在剑阁之中,等到我南朝和北魏征战结束,我便安排你和你的仇人公平战上一场,如何?”

    “简直是放屁!”

    灰袍修行者真是气得差点吐出血来。别说当年和剑阁的仇怨很难清晰的判定到到底是剑阁中人最后杀死了他父母,就算真找出来了,按林意所说,在南朝和北魏战争结束之后再公平决斗,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是很认真的说道理,你却说我放屁。”

    林意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当年这帐如何算得清楚,若你一定要深究你父母战死,那你怎么不怪铁焰军的将领下令让他们对敌剑阁?我朝天下现已平定,剑阁之剑也已一意向北,即便你想让他们死,也足可以等他们在战场上战死,最多我让你在铁策军做个督军,让你看着我们铁策军战斗,让你觉得我不是纯粹空口虚言,你非得缠着我来算账,和我算什么帐?”

    灰袍修行者一时又被说得无言,璞明和那名年轻修行者却都是心中一动,只觉得林意这些话反而是特意说给他们听的.

    “若我还是觉得你说得没道理呢?”

    灰袍修行者连连深吸了几口气,他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道:“在我看来,当年导致我父母死去的真正原因,便是剑阁之主何修行的用意,若非他一意孤行,想要阻止梁州军入建康,我父母又如何会战死,他自然是当年首恶,现在剑阁归于你,你便是剑阁之主,我来挑战你,又有何不对?”

    “那你就更错。”林意摇了摇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任何修行者都是王朝的宝贵财产,剑阁是圣意特许加入铁策军,铁策军也是陛下宝贵的财产,那按你说法,你岂非要去挑战皇帝陛下?”

    林意的这句话说得连璞明和璞明身边的年轻修行者都不自觉苦笑,这种推脱的说法太过无赖,谁能想到这一代的剑阁之主林意竟然会如此无赖得令人觉得无解。

    “你很无耻。”灰袍修行者也终于觉得无法再和林意多说,他面色彻底冰寒起来,道:“我总以为接手剑阁的人也至少有些宗师风范,有些担当和气度。”

    “这真的不一样,当年的何修行,谁都不用听,只需听他自己。”林意认真的看着这名灰袍修行者,缓慢而清晰的说道,“但我不同,我需要听上方军令调遣,更不可能违抗圣意,而且剑阁现在如何模样你不清楚,你为何会觉得现在的剑阁和以前的剑阁没有区别?会觉得我必须和何修行一样?”

    灰袍修行者一愣,不知为何,听到这几句话他依旧觉得林意有些无耻,但是却并未和之前那样生气。

    而璞明和身旁年轻修行者却都是不自觉的眉头深深蹙起,都若有所思。

    白月露并没有出马车,她在马车里听着林意这“胡搅蛮缠”的辩论,但是听到此处,感觉着寒山寺这两人的变化,她却觉得林意真的很了不起。

    在借势用势,阐述自己的道理和让别人信服方面,真的很少有人能够做到林意这样,更不用说他还是如此年轻。

    “哪怕你说得再有道理,但我还是想遵从内心的感受,我不想让剑阁这些人好好的活着。我想要让人看见我的态度,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会和我一样的想法。”灰袍年轻人并未被林意说服,他沉默了很长的时间,然后抬起头来说完这句话。

    在下一刹那,一声清鸣,他那道小剑便从衣袖中飞出,悬浮在他身前,杀意盎然。

    听到态度二字,璞明身旁的年轻修行者心中又是一动,他看着这名灰袍年轻人的眼中也出现了一些尊敬的神色。

    能够用自己的前途甚至生命来表明自己的立场的人,哪怕是对手,都值得尊敬。

    “哪怕我不敌死在这里,今后还是会有我这样的人,不断找你麻烦。”

    “而且,我总觉得不管你如何擅长巧辩,但同样身为这一代的修行者,你应该会有修行者的羞耻心,总不至于让你的铁策军一拥而上来杀我。”

    灰袍年轻人面色归于冷漠平静,他身上的气机和身前小剑渐渐连为一体。

    “你不要误会。”

    林意也渐渐肃容,然后也平静的说道:“首先,我从不主动找麻烦,但我从不怕有人找我麻烦,其次,我和你说这么多话,并不是我怕和你打一场,并不是觉得我打不过你。我只是要你明白,这样的战斗没有什么意义,只关乎你的心意。”

    “剑阁剩余的那些人已经老了,已经废了,即便要死,也应该让他们有尊严的死在战场上,既然你也觉得是某些大人物的决定,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那面对已经是这样的结果,让我来承担你的愤怒,想让那些老人烂死在剑阁里,会不会有些不公平。”

    林意慢慢的说道,“你有你的态度,我也有我的态度,若是我不坚持这样的态度,我又如何能够讲道理,让你们觉得这不公平...还有,若是我能让你们看到有约束剑阁的能力,你们又需要担心什么?你们需要担心的只是我,可是何修行是南天三圣之一,而我只是铁策军的将领,我和圣者之间,还隔着天与地的差距,若是要担心我,也至少要等我到了半圣才需要担心吧?”

    璞明蹙紧的眉头慢慢的松开了。

    他面色没有多少的变化,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他觉得自己已经被林意说服。

    “我不会杀了你,但若是你败了,我也需要你即便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林意对着不远处的容意点了点头,示意他帮自己拿兵器过来,然后看着这名灰袍年轻人接着说道:“若是你答应这点,我和你来战这一场。”

    “说了这么多,还是想着招揽这人进铁策军。”齐珠玑微讽,心中却是也有些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