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平天策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近之飞剑
    许多人都已经在观霞楼的附近等待着她的到来。

    当这名如游客般的高挑少女落入眼帘之时,所有人都有宗凤阳一样的观感,心中都是迅速浮起“她可真高啊”这样的想法。

    倪云珊神色泰然。

    她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和所有其余同龄的小孩子不同,那时候她还不高,但是她很早就能感悟到天地灵气的存在,在还没有得到任何修行典籍的时候,她都甚至试着亲近和吸纳天地灵气。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天地灵气就像是她一个秘密的朋友,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玩伴。

    那是她这一生之中难得的平静时光,当她的天赋有所展露,所有人看她的目光,便和今日周围街巷之中这些人看她的目光一样。

    太过孤高未必便是佳事,她在进入南天院之前,便经历过很多次刺杀,甚至在她刚满十岁的那年,还有一名比她略大的女孩子,因为太过嫉妒而想要掐死她。

    只是拥有非凡的名声也能带来很多便利,比如现在她去做很多事情,只需要告诉别人她是倪云珊,便可以省去很多繁复的过程。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要想拥有更多的声望而获得更多的便利,便只有通过一场场真正的战斗,让世间看到自己的力量和不断的成长。

    之前她已经有过很多次真正面临生死边缘的战斗,包括南天院的那次实修便比边军寻常的战斗都要凶险。

    只是那些为人安排的战斗在她眼中依旧显得有些孩子气。

    等到现在北魏和南朝大战,她才觉得自己进入了真正的修行者世界,脱去了孩子气。

    观霞楼平时亦会有些游人上楼观霞,只是今日当她到来,观霞楼上已经空无一人,楼上数丈长宽的平台,便显得有些空旷。

    霞光落在单独站立在楼上的她的身上,开始让相貌并不算出众的她显得有种奇异的美感。

    美丽,很多时候也源自于不寻常的气质。

    都是同样的花朵,一片白色之中,有一朵色彩独特的红色花朵,便往往会觉得那朵红色花朵美丽。

    ......

    观霞楼四周的街巷里显得比平时安静的多。

    青石板道路上,以及周围可以清晰看见这座楼的茶馆、酒铺里,客人都远比平时稀少。

    只是今日里这些客人几乎都不是普通人。

    她说的不错,宗凤阳可算是前十年年轻一代修行者中最出名的人物,而她便是近年来年轻修行者中的佼佼者,她和宗凤阳这一场战斗,还富有很多特别的意义。

    比如可以通过她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从而推断现在年轻修行者中杰出者的实力大概在修行者世界中已经到达了何种位置。

    而且当她这样的人正式开始为军方而战斗,也标志着过往数年里那些进境可人的年轻才俊们,也已真正的踏入权贵们的世界。

    街巷之中隐隐有交谈的声音,只是倪云珊并没有在意。

    突然这些交谈的声音骤然消失,宗凤阳的确并未浪费她的时间,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某条长街的一端。

    宗凤阳很快的走来,然后上楼。

    “后事都安排好了?”

    倪云珊看着上楼的宗凤阳,问了一句。

    她的语气很平和,就像是在问自己某个朋友很寻常的事情。

    “时间太短,哪里可能都安排好。”宗凤阳看着这个甚至要比自己高一些的女子,摇了摇头。

    “先前忘了告诉你,若是你能杀了我,你能活。”倪云珊看了他一眼,道:“只是会被废去修为,变为普通人。”

    宗凤阳怔了怔,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霞光里的对方,确定对方的确不是刻意要用这种手段来乱他心神。

    “不必纠结,我只是觉得你并无战胜我的可能,所以才忘记了这样的事情。明知必死的一战或许可以让你更无顾忌,但求生的欲望同样能够让人变得更强,若是两者心情不同便让你觉得心乱,那便更没有战胜我的可能。”倪云珊迎着他的目光,看穿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一般,说道。

    宗凤阳不再说话。

    他虽然不明白倪云珊这种做法到底算是追求修行的极致,还是另有其它的原因,但修行者自有骄傲,他原本便觉得倪云珊未必能够杀死自己,现在听到倪云珊这样的话语,他心中的战意便更加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没有人再说话。

    两人之间的光线突然因为天地元气的扭曲,而产生了许多奇妙的弧光,就像是平静的水面突然之间亮起了许多鳞光。

    然后两人身上同时响起一声清越的剑鸣。

    两人同时出剑。

    宗凤阳身上不见佩剑,一柄无柄小剑便从他的袖中飞出。

    倪云珊的腰侧配着长剑,但在此时她也并未拔剑,同样有一柄飞剑从她的袖中飞出。

    嗤!

    一声拖长了的嘶鸣,两道飞剑加速的声音几乎完全重合在一起,接着便是“咄咄咄咄.......”一阵如无数羽箭同时射击在木桩上的响声。

    两人此时之间的距离不过数丈,修行者之间飞剑的争斗一般两名剑师都会拉开距离,一般都会隔着数十丈的距离御剑而斗,在这样短的距离之内飞剑相斗,对于两名剑师而言便是更加凶险。

    两人之间的狭小空间里,两道淡淡的剑影在这一呼吸之间,便不知道互相斩击了多少次,飞剑在飞散的火光和四溢的劲风里穿行,这方狭小空间里,顿时如同如同一锅沸粥般翻腾不息。

    听着这样的声音,看着两道飞剑却是带出无数野蜂狂舞般感觉的画面,四周街巷间的观战者全部屏住了呼吸。

    如此近距离的飞剑之战在修行者的世界里极为罕见,两人都是不惜命,这一出手,便让所有人知道这一战必分生死。

    宗凤阳和倪云珊都是凝立不动,两人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

    两道飞剑在他们周身啸鸣飞舞,互相追逐斩杀,忽然之间,宗凤阳的左脸上出现了一缕血丝,他的肌肤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口,而在下一刹那,才似乎有影迹掠过。

    宗凤阳依旧无动于衷,他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

    飞剑的速度早已超过眼睛捕捉的速度,留在眼瞳里的剑影也总比飞剑的真正所在要慢上一步,更何况这一战没有退路,他便不需要考虑其他,他甚至不想再动用飞剑之外的手段。

    在他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倪云珊的一截衣袖也悄然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