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四章 杀秦狩(求推荐收藏咯)
    繁华的夜幕下,黑暗之中的血与火在燃烧,肥老鼠的突然死亡,点燃了第四街区。

    秦狩从酒吧抽身而退,他和肥老鼠谈不上交情,他爷爷死的时候,肥老鼠还曾想插手第三街区,就说他这次过来,也是和肥老鼠交涉的,因此肥老鼠的死对他没有什么影响,顶多就是感慨一下。

    从小生活在混乱区,见惯背叛、悲剧、死亡,秦狩的心早就冰凉,他不是那种天真不知世事的少年,否则也无法坐上第三街区头目的位置。

    何况,巫师已经下令不得插手第四街区内乱,他必须尽快从第四街区撤出去。

    巫师的命令不得违背,百年来,这句话渗透进混乱区每个人的骨头,铭记在他们的心上。

    曾经有七个顶尖街区头目不满巫师,暗中埋伏,那一战,整个诺阿星都被惊动,巫师以一敌七,完胜,此后,再无人敢反抗巫师!

    尽管秦狩坐上现在的位置有巫师的帮助,甚至起到绝对作用,很多街区头目都觉得巫师是对秦狩另眼相看,对他很忌惮,但秦狩很清楚,巫师那种大人物,是不会将他的生死放在眼里的,如果触怒他,只要随便派出个手下就能把他解决掉。

    “老大,快来,我被鼹鼠的手下困在暗夜舞厅!”秦狩刚走出酒吧,青发就在星网上给他发来信息。

    鼹鼠?

    秦狩面色一变,脑海里浮现一个矮胖猥琐的女人,

    “你坚持住,我现在过去!”

    秦狩四下一看,街道十分混乱,飞车乱撞,机车轰鸣,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战场,第四街区的野心家们将登上这个舞台,角逐出新的老大。

    秦狩抢过一台刚启动的机车,他将机车主人推到一边,驾驶着双轮机车飞驰向暗夜舞厅。

    鼹鼠是肥老鼠手下两大干将之一,另外一个叫做赤狐,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肥老鼠能经营起第四街区,大半功劳要归在赤狐头上。

    至于鼹鼠,她是肥老鼠的表姐,和肥老鼠的胆小相比,鼹鼠的胆子很大,据说和秦青天曾有过节,具体是什么秦狩并不清楚,但鼹鼠对他的态度十分恶劣,甚至可以用敌人来形容,第三街区一些针对秦狩的行动,暗中都有鼹鼠的身影。

    要不是肥老鼠压制,鼹鼠很早就对秦狩出手,要不是忌惮巫师,秦狩早就想对鼹鼠出手。

    “干,兄弟们坚持住,老大就要来了!”青发挥舞着蓝色光剑,口中怒吼着,和对手激战在一起。

    舞厅很混乱,十多个人乱战,光剑的虹芒闪耀。

    华夏联盟对枪械类武器是管制的,混乱区有枪,但极少出现在小喽啰身上,而光剑、合金棍之类的冷兵器就成为街头械斗的主要战力。

    鼹鼠的手下有着人数优势,青发他们节节败退,背靠着舞厅墙壁抵挡,已经有四个兄弟倒下,就算活着的,身上也尽数带伤,而他们不要命的打法,也换掉对方八条命。

    虽然在大星际时代,科学技术已经发展到匪夷所思的高度,再严重的伤势只要付得起价钱都能医治,可是一旦死亡,那真的就是死亡,即使有科学家提出过复活死者的课题,但那种事情距离一个街头混混太遥远,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因为能量是守恒的,万物是平等的!

    “呵,呵呵,你们这群狗杂碎,来啊,来杀你爷爷!”青发喘着粗气,对着鼹鼠手下嘶吼。

    青发,是秦狩幼时的玩伴之一,别看他平时痞里痞气,但战斗起来就是个疯子,每次打架他都冲在第一个,受的伤也是最重的,再痛也不会哼一声,所以得了个外号“青疯子”。

    “是男人,站着死!”

    青发打架的时候都会把这句话挂在嘴边,那是他父亲的遗言,当年他父亲因为得罪一个大人物,带着他逃到第三街区,那个大人物的手下追杀而至,他父亲为保护他力战而死,他深刻记得他父亲被砍掉脑袋前回头笑着对他说:“儿子,是男人,站着死!”

    他父亲死也没有倒下,而当时街区头目的秦狩爷爷很快赶到,将青发救下来,并替他挡下不知多少次暗杀。

    他的命是秦狩爷爷给的,秦狩爷爷死了,那他就替秦狩卖命。

    他的脸上、衣服上全是鲜血,有他的,也有对手的,一把光剑明灭不定,能量块的能量所剩不多。

    他已经杀掉三个人,都是精英混混,评得上F级的小高手。

    F级,是星际联邦官方等级评定的最低那一个档次,但绝不要小看这个F级,因为能够评上F级的,都有着百人敌的实力,拥有远超普通人的力量。

    鼹鼠、肥老鼠也都不过是E级评定,一枪秒杀肥老鼠的女人应该是D级,付出不小的代价能够爆发C级的实力。

    青发是F级,能够干掉三个同级别的对手,足以说明他的疯狂和彪悍。

    “青疯子,嘎嘎嘎嘎嘎嘎,能够杀掉我三个得力干将,不愧疯子之名,不过,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呢!真是可惜。”鼹鼠拍着肥胖的手掌,从围住青发的手下后面走进来。

    此时,青发已经被逼到角落,他身边的同伴都倒下了,舞厅里鲜血淋漓,残肢断臂,血腥气令人作呕。

    “呵,死,死肥婆,来吧,要杀要刮,小爷我要是哼一个字,你是我祖宗!”

    青发倚靠着墙壁,尽力直起身体,光剑的能量早已经用完,只剩下一个没用的剑柄,黏稠的鲜血从发丝滴落在鼻尖,他嚣张笑着,根本没把眼前这些人看在眼里。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你是想等秦狩来救你吧?嘎嘎嘎嘎,他可来不了了,说不定现在已经死掉。为这一天,我可是等了足足十年啊!”

    鼹鼠激动的大叫,矮胖的身体剧烈抖动,眼中迸射出浓浓的怨毒和恨意。

    青发扭动身体,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大喘着气:“杀秦狩?你太无知,你根本不知道那家伙的实力,你以为秦青天的孙子会是个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