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十二章 一场误会!
    “秦哥的意思?”

    秦狩和鼹鼠的恩怨在第四街区不是秘密,大个子还以为是秦狩要报复鼹鼠。

    “你要什么?”

    “一万出场费!”

    大个子犹豫一会儿,目光坚定下来,沉声说:“成交,他出什么事我可不负责!”

    “安啦,记得给他弄个面具,他在安全区有些地位。你知道,那些富家公子们总喜欢冒险,挑战下新的生活,却不想暴露自己。”

    “明白!嘿嘿。”

    酒和性总是会联系在一起,喝多的王晨渐渐放开,胆子也大起来,手掌不老实的上下游走,跟几个女人打成一片。

    “喂,走了!”

    谈好事情,青发去拉喝多的王晨,他带王晨来是体验生活的,不是真让他把子孙交代在她们身上。

    之前还羞涩拘谨的王晨踉踉跄跄站起,跟两个姑娘来飞吻,没走两步就一屁股坐地上吐一地。

    “呃,喝成这德行?大猩猩,有房间吗?”青发无语,没想到王晨真不会喝酒,他还以为王晨是装的,在他认知中,哪个富家子弟不喝酒不撩妹?

    王晨?

    绝逼是个奇葩、另类!

    “有!”

    “找个人服侍他,要干净的。”青发闻到身上的臭味,捂着鼻子跑出去。

    大个子看了眼狂吐不止的王晨,不禁摇头,在通讯器上说:“把那个原装货送过来,就是肥老鼠那里抢来的,本来要送给巫师的,看在秦狩面上,便宜他了。”

    “服侍”一词可以有好多种解释,大个子显然误会青发的话,或者说他想多了。

    “该不该阻拦?”酒吧角落,化了妆的王庆挑眉,把玩手里的酒杯,说实话,他倒真希望王晨死掉。

    “又不会死,暴露就坏了小姐的计划。”

    青发回到包厢时,王晨已经被抬走,两台机器人在清扫地面。

    “走了?我也去睡会儿!”青发摇头,离开包厢。

    第四街区由五条街道组成,在第三大道一层高楼的地下密室内,几台精密仪器监视着第四街区。

    “文件到手了,但目标死前终端自动发出几份加密文件,不排除目标将文件转移的可能性,需要一一排查。”面庞坚毅的男人立在屏幕前,抱着双臂说。

    “队长,任务完成就行,管那么多闲事,何必帮政府那帮蛀虫?”操控仪器的瘦子抱怨。

    “让你做就做,那么多废话,你好点没有?强行打开基因锁对身体损伤很大,以后不要那么做了。”男人望向躺着休息的女人,关心道。

    “是,队长!”女人僵硬的回答。

    “大家再坚持几天,这次不止是为政府办事,上级下达命令,让我们借此机会查清肥老鼠手下赤狐的来历,她可能是诺茨星人余孽,是诺茨星人组织的骨干。”

    男人给大家鼓劲:“任务完成后,大家都能休息半年。”

    “万岁!”

    “太好了!”

    安全区,西城第五街区,星海俱乐部。

    机器人的存在解放大量劳动力,使人类更专注于冒险、健身等活动,大量俱乐部、武馆冒出来。

    星海俱乐部是众多俱乐部中毫不起眼的一个,类似咖啡馆的大厅里面对面坐着一男一女。

    “经过不断探测,我们已经找到基地的位置,但人类的势力太强大,我们难以抗衡,必须暗中前往。我的建议是大家各自召集一些独行者,组成冒险团队出去,那样可以掩人耳目。”

    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轻声说着,七十多岁,一头银发,脸上爬满皱纹,眼睛却炯炯有神。

    他是一个很有气质,也很有味道的老男人。

    “独行者?”女人很年轻,有一头金色的长发,身材火辣,她微微蹙眉:“肥老鼠死后,混乱区可能有军方的人监视,狂刀那个蠢货也被杀了,我的人手不够。”

    “肥老鼠死于一份文件,虽然打乱我们的步调,引起人类注意,但组织已经派人过来,他叫克里斯,是埋在混乱星域的棋子,他会消除文件的影响,同时帮你解决麻烦。”老人利用终端传给女人一份资料。

    “嗯。组织还有什么活动吗?”女人一遍查看资料,一边问。

    男人点点头,说:“我们已经和混乱星域、人类高层达成协议,战争不远了,在此之前,要是能够找到基地,会给我们增添砝码,甚至有机会让我们将人类赶出星云之乡!”

    “神之机甲,诺茨星人的希望?那真的是希望吗?四百年前的大屠杀还要重演?”女人讥讽,心中冷笑,起身离开。

    咖啡大厅中,男人自言自语:“神之机甲不是希望,是手段,人类的本性才是我们的希望,几百年的布局,终于要收网。人类?呵呵!”

    王晨迷迷糊糊的醒来,脑袋疼得厉害,嘴巴、喉咙干燥着火,他起身,手掌忽然摸到一团滑腻的柔软。

    “嗯……”

    女人略带痛苦的鼻音令王晨身体猛然一顿,然后又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等等,等等,昨晚我干了什么?

    王晨不敢扭头,他双手抓着头发,努力回忆着,自己被青发带进一个酒吧,然后好几个女人劝自己喝酒,然后……

    记不清!

    反正现在他浑身都酸痛,就像和谁大战八百回合一样。

    “呜呜……”

    耳边传来女人轻微的啜泣,王晨脑海一片空白,翻开被子就想逃,但他的脚被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压住,洁白的床单染着点点红色,刺得王晨害怕极了,但不知为何,心底还是长出一口气,甚至有些欣喜。

    她也是第一次!

    男人,尤其是王晨这样的少年,精神上总是有洁癖的,他们希望自己的女人完美的属于自己,哪怕她是个酒吧女郎。

    王晨尴尬,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神啊,快来救救我吧!

    王晨不知所措的时候,女人挪动双腿,双手抓着被子坐起来,转到另一边。

    “能,能把裙子递给我吗?”

    女人的声音好听极了,糯糯的,柔柔的,就像夜莺在呢喃,不,比夜莺还好听,王晨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音。

    “哦,哦!”

    王晨急忙找到单薄的纱裙,递给女人,她有一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在羊脂玉般滑嫩的美背,直达腰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