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二十九章 诺茨女
    “我现在的关键还是解决身体问题,基因蜕变还没有结束,从巴斯那里买来的药剂已经用完,必须先找营养液之类的药剂。”

    “找到了,药剂室!”秦狩连接基地程序后,终端上出现基地地图,他目光落在地图西北角落,密布皱纹的脸露出笑容。

    随即他又看向地图上标注的几个特殊地点。

    “武器库,太空港,活体室……最上面那一层,难道是神之机甲?”

    地图显示的基地有三层,第一层是生活区,第二层是实验区,第三层只有一个红点,也没介绍。

    “不管了,先去药剂室。”

    药剂室离实验室大约两公里,要是平时,秦狩分分钟就能赶到,但现在他走上二十米就需要大喘气休息,两公里的路花掉了他半个小时。

    药剂室的合金门打开后,秦狩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

    一个个巨大的钢化玻璃罐矗立,里面是大大小小的实验体,有人类,有巨大的星兽,恐龙……

    更让秦狩心惊的是不少玻璃罐已经破碎,里面的实验体不翼而飞,地面上有大量暗淡干涸的鲜血,证明这里发生过惨剧。

    “难道基地里的诺茨星人都被实验体干掉?”秦狩小心翼翼的走进去,脑中满是疑惑,四周安静,令秦狩毛骨悚然。

    “14号实验体不见了。”秦狩走过标着14字样的玻璃罐,里面空无一物。

    望着空空的玻璃罐,秦狩突然冒出一个猜想。

    “按照那个光影的说法,我是先拥有被基地认可的基因,才会受到那个声音的引诱,根据电子音的提示,我的基因吻合十四号实验体,现在十四号实验体却不知去向,那是不是说,消失的实验体都逃到外面?不对,药剂室的门并没有遭到破坏,它们是被人带走的。”

    秦狩想到光影口中的背叛者,那个驾驶着“死神号”机甲的男人,是他做的吗?

    想到这里,秦狩连忙在腕表展开的虚拟键盘打字,准备查看药剂室的监控录像。

    “智脑光脑转移中,资料暂时封存,无法调出。”

    “算了,还是先找恢复类药剂。”

    外界,二十多台机甲对峙,霍青、赤狐相持,很快,第五舰队龙湖的出现打破局势,三方人马齐聚。

    一番商讨后,三方达成协议,共同开发,各凭本事,和平共处,并且联手驱赶外敌。

    三方人马联手,大量工程车、钻地机器运送过来,山崖被推平,大地被撕开,很快,一道金属墙壁出现在地底。

    “道格拉斯金属?诺茨星人真富有,竟然用道格拉斯金属来修围墙,怪不得几百年都找不到。”霍青英俊的脸露出狂喜之色,不提基地里的财富,单单外围的墙壁就足以回本。

    赤狐也暗暗心惊,道格拉斯金属是十分珍贵的稀有金属,它能够阻隔任何信号探测,且具备掩饰性,许多机甲、战舰上都会应用它,是最佳隐身材料之一。

    轰!

    药剂室狠狠的摇晃了一下,秦狩扶住钢管,稳住身形,朝震动感传来处看去,心中一沉。

    “来得真快!”

    秦狩沉思后打开终端,朝里面输入指令。

    “开启防御系统,警告,能源不足,防御系统无法开启。”

    “破基地,就没有什么守护能力?”秦狩迅速阅读基地权限,在看到“生化实验室”时眼睛一亮。

    “打开生化实验室的大门,开启生化兽兵仓库,把它们全送去第一层!”

    做完这些,秦狩没再理会闯进基地的其他人,凭他自己是没办法抵挡的,原本还想利用基地权限来坑一把,没想到基地能源所剩无几,连防御系统都无法打开,整一个脱光衣服的女人,面对一群强盗,连反抗都做不到。

    难怪基地要自爆,那是诺茨星人留给人类最后的礼物啊!

    药剂室很大,外围活体区,中间标本区,里面是工作间,秦狩直扑药品保管室,可惜里面的瓶瓶罐罐都被打破,哪怕保存完好的,里面的药效也已经散掉。

    “去第三层?”秦狩脸色阴晴不定,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似乎基因优化到极关键的阶段,需要大量能量维持进化。

    “诺茨星人搞基因实验,一定有它的道理。”

    秦狩隐隐觉得自己基因的变化一定和第三层有关,从他的基因能够获得基地权限就能看出。

    “再找找看!”秦狩瞥了眼地图上第一层出现的大量红点被阻挡在生活区,心里默默给诺茨星人的生化兽兵点赞,

    秦狩走过一间屋子,朝里面瞥去,顿时停住脚步。

    “那是什么?”

    秦狩走进去,屋内试验台上摆放着玉石棺材,上面插满玻璃管,里面是不知名液体,咕噜噜冒着气泡。

    靠近后,秦狩才发现那是一个不知名晶体打造的营养槽,更令他吃惊的是里面躺在一个女人。

    “诺茨星的女人?”秦狩皱眉,部分诺茨星人和人类在外表上并无太大区别,只能从基因序列、染色体数目才可以分辨出来。

    “实验体?”

    女人有着近乎完美的身材,特别是她还赤着身体,娇躯婀娜,让秦狩口干舌燥,忍不住咽下口水。

    “看够了没有?”

    徒然,秦狩脑海里响起羞恼的女人声音,把他吓一跳。

    “谁,谁在说话?”

    秦狩做贼心虚的左看右看,忍不住揉揉眼睛,嘟囔:“见鬼,是幻觉?”

    “虚伪的人类,看够就把营养槽打开,难道西蒙没有告知你任务吗?”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不善。

    秦狩从营养槽旁边跳开,瞪大眼睛,吃惊地问:“你,你还活着?西蒙,他又是谁?”

    “不是你重启基地程序?西蒙没有告诉你?是了,我已经感应不到他的波动,连智脑也无法摆脱岁月的侵蚀。你先打开营养槽,我会告诉你一切。”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要是我打开营养槽,你把我杀掉怎么办?”秦狩冷哼一声。

    把一个未知的女人放出来?

    “左边第四个玻璃柜的第三层有两支仅存的B级治愈药剂,可以解决你现在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