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四十章 蚯蚓?巨龙!
    灯光明亮的地下实验室。

    玻璃屋内,秦狩赤着身体,按照霍燕的指示行动,或挥拳,或原地跳,或在仪器上进行速度测试……

    全部折腾下来,哪怕秦狩现在体力了得,也饿得头晕眼花,浑身大汗。

    “今天到此为止,你先回去,我会对结果进行初步分析。”

    霍燕的话无异于天籁,秦狩气喘吁吁,捂着小弟弟从里面出来。

    “遮什么?你从小到大,那根蚯蚓我不知见过多少次。”霍燕把衣服递给秦狩,戏谑地说。

    蚯蚓?

    秦狩额头青筋直冒,松开手指着小弟弟,对霍燕愤慨地叫道:“巨龙,是巨龙,你有见过那么大的蚯蚓吗?”

    “呵呵……”

    霍燕伸手屈指弹了两下,对一脸懵逼的秦狩笑一声:“是比之前大一点……”

    有什么是比耍流氓更可怕的?

    那就是女人耍流氓!

    霍燕潇洒的转身而去,留下凌乱的、憋出内伤的秦狩无语望天,苍天啊,大地啊,来个猛人,把妖孽收了吧!

    “回去记得多吃高蛋白、富含能量地肉类,另外,你就不好奇你父母的事情?”

    “你要想说,自然会说,不用吊我胃口。”秦狩拎起外套,搭在肩膀上,朝霍燕摆手:“再见!”

    “臭小子!”

    霍燕无奈摇头。

    她拿起电子板,上面刷出一张和秦狩有几分相似的照片,眼中透出些许柔光,轻声说:“老师,小师弟长大了,他很像老师呢,性格、脾气,你要是还活着,一定会高兴!老师,我很想你呐,很快,等我替你报仇,我就来找你。我本来想告诉小师弟真相的,但害怕他无法接受,他跟老师一样,嘴上不在乎,心里却比谁都在乎,如果他知道你的事,一定会痛苦吧?”

    和手下小弟在饭馆胡吃海喝一顿后,秦狩回到倒塌的维修店,随手拉过破床,倒在上面,双手抱头望天。

    深蓝色的夜空,星光点点,一轮弯月悬浮,隐约可见太空舱来往,时而流星划过,璀璨炫目。

    “老大,有心事?”青发一摇一摆的,喝不少酒,他把铁板扯过来垫在地上躺下。

    “无边无际的星际,是不是很精彩?”

    “何止精彩,还很危险呐,哪怕在第一银河,人类探索的星系也不足十分之一,第二银河更不用说。”

    “星空才是男人的梦想,真想踏遍每一片星域,看看宇宙有什么不同。”

    “我没有老大那种梦想,我就想哪一天能砍死灭我家门的王八蛋,跟着老大浪迹星空,等哪天打不动,再娶十个八个媳妇,生一堆崽子,延续下血脉,也不枉来世上走一遭。”青发挥拳喊道。

    秦狩微笑,望着星空,心里又有些失落,青发还见过他的父母,还有个复仇的对象,他却连父母的印象都没有,现在是死是活?

    死了?

    该找谁报仇?

    活着?

    他们在哪儿?

    海蓝星会,咖啡厅内,柔和的灯光轻纱般铺过,张问穿着笔挺的白色西装,恭敬站在银发老人身后。

    而在两人对面,坐着金发散肩,紫色晚礼裙的女人。

    她眉目如画,鼻梁高挺,湛蓝色的眼睛好似海洋般深邃迷人,右手端着高脚杯,轻轻摇晃杯底的红酒,左手搭在桌上,将一份纸质文件推到老人面前。

    “神之机甲资料,换取部分的组织力量、信息。”

    苍老的手颤抖的端起文件,老人快速翻阅后,低声说:“基因实验的资料呢?”

    “那个……”女人的尾音拖得很长,眼中带笑。

    老人阴沉着脸:“任何代价!”

    “你真怕死!”女人叹息,淡淡道:“给我圣石,我交出基因实验资料。”

    “圣石,那……”

    张问惊呼,还没说完,就被两股强大念力压住,身躯佝偻下去,额头冒汗。

    老人抬起双手,摩挲脸上的皱纹,轻声说:“死亡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年轻的时候,你会觉得死亡没什么,但当你步入晚年,时间的痕迹一点一点烙印在你身上,一点一点的剥夺你的生命,就像逐渐被拖进深渊,你会昼夜难眠,会感到恐惧。害怕死亡,敬畏生命,你将来会明白的。”

    “很不错的辩解,当你拿到圣石,我会再来找你的,我叫安娜。”安娜起身,放下酒杯,拖曳裙摆,优雅离开。

    老人卷起文件,密封进黑盒子,收敛气势,张问才得以脱困。

    “还没有找到赤狐吗?”

    张问来不及擦汗,低头说:“在基地分散后,不知其生死,她之前的所有网络我都查过,没有生还迹象。”

    “狡兔尚且三窟,何况狐狸,小丫头想金蝉脱壳,就由她去,无关大局。秦狩呢?”老人端起咖啡,抿一口。

    “长天集团对付秦狩是因为他手里有份威胁李长天的文件,秦狩把文件交给巫师后,长天集团偃旗息鼓,没再出手。长老,需要联系他吗?”张问小心翼翼地问。

    老人放下杯子,淡淡道:“不用,免得打草惊蛇,一台还未成长的神之机甲,影响不到大局。等诺阿星重回星云之乡的怀抱,他还是在掌控之中,那时候,再收拾他。”

    “长老英明,一切都逃不出您的手掌心。”张问小拍马屁。

    霍家别墅,一张大床上,霍青正和酒红色头发的妖娆美女翻云覆雨,在一声长斯后,霍青趴在女人身上没了动静。

    “这么快?你真没用。”女人推开霍青,欲求不满的拨了拨霍青的小弟弟,奈何大势已去,只得收工作罢。

    “整个诺阿星的富家子弟都知道玛莎姐是****女王,谁能满足你呀?”霍青无语,给女人点上烟,自己也抽一根。

    “李长天那个老狐狸有什么动静?”

    女人踹霍青一脚,哼道:“半路交差,老娘差点死在禁区,你们男人,就没个好东西。”

    “五十万,拿去花。”

    玛莎眉开眼笑,搂住霍青胳膊,在自己胸口蹭两下,贴耳轻声说起来。

    “秦狩?黑熊、流水剑死在他手上?”霍青脸色奇差,露出冷光:“贱货,还真给我找到个对手,你要玩,那我就跟你玩。”

    “玛莎姐,帮我探探秦狩的底。”

    “对付男人,女人永远比男人有优势,你放心,不出三天,他就是我手下最忠诚的狗。”玛莎自信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