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四十四章 谈生意
    秦狩用自己的生日宴会搭好舞台,让各方主角粉墨登场,在一番俗套开场白后,就进入自由吃喝阶段。

    猩猩跟在秦狩身边,一身紧绷的西装,就像个保镖。

    猩猩一直以为自己成为第四街区头目,已经足够风光,但现在和秦狩比起来,差着十万八千里。

    不说坐满三桌的各区头目,就说那寒气惊人,独坐一桌的魔女,那是他一辈子都难以见到的角色。

    执法队四大天王,神秘程度仅次于巫师。

    “做人当如斯!”

    猩猩心底感慨,自己还是格局太小,幸好上次青发、银色面具人受伤后,自己送医药费过去,也算结下恩情,要不然这次秦狩估计就不带他玩了。

    就像第六区、第五区的老大,自己的位置早就被人盯上都不知道。

    虽然到时候自己就是个傀儡,但傀儡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当小弟的时候,猩猩想的是冲锋陷阵,表现自己,得到老大赏识,不断向上爬。

    当老大后,猩猩想得是怎么笼络自己的手下,保住自己的位置,然后就是赚钱享受。

    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大体是没错的,站的位置、角度不同,看到的风景,自然不一样,考虑的问题,肯定不一样。

    秦狩不断敬酒的同时,也有这番感慨。

    “纸醉金迷,如果我的梦想仅限于此,那我大概一辈子就只能在垃圾区里当老大,再强,也就和巫师一样。”

    秦狩摇头,他的梦想,在星空,在宇宙,诺阿星,仅仅是他梦想起步的地方,不是终结的地方。

    生日宴会,当然不是一味的喝酒吃饭,猩猩花大价钱从安全区请来明星、乐团助阵,又把第四街区的女人们打扮漂亮,穿梭宾客之间,带动气氛。

    美女、音乐、红酒、美食,样样不缺。

    “喂喂,大家安静下!”青发搂着摇摇晃晃的王晨跑到舞台上,抢过主持人的话筒。

    酒楼内,所有人都看过去。

    “今天是我老大十八岁生日,我祝他生日快乐。给在场的美女们透个秘密,爷爷要求我们十八岁前不能碰女人,老大今晚解禁哦,你们谁想把老大拖回家?”

    现场传来一片笑声,还有不少女人的尖叫,正给黑三他们敬酒的秦狩老脸一黑。

    “靠,臭小子,你还是雏儿?”黑三拍桌子,捧腹大笑,桌上众头目也哈哈大笑。

    青发又说:“刚刚开玩笑的,我老大是什么人,今晚有约啦,王小姐,你说是吧?”

    “王小姐,谁啊?”场内议论纷纷,混乱区很少关心安全区富家子弟的风流事。

    倒是王欣附近几桌,所有人目光“刷”的落在王欣身上,饶是王欣平时雷厉风行,比男人还男人,此时也面皮刷红,浑身发烫,心里恨不得把青发、王晨、秦狩拖出去碎尸万段。

    绝对是三人搞出来,要她难堪的。

    霍青额头青筋直冒,面孔扭曲,握着酒杯的手已经指节发青,瞥见王欣的红脸,还以为她默认呢,特别是周围富有深意的目光,让他如坐针毡,眼睛都开始充血。

    秦狩真想冲上去堵住青发的嘴,奈何众老大要听内幕,就连不远处独酌的魔女也露出莫名笑意。

    听爆料、听八卦什么的,果然是最爽的。

    “说句心里话,当年要不是爷爷救下我,我早就变成路边的枯骨,小时候打架,你也没少替我挡刀。我从头到脚一身皮,没什么还秦家,就把这条命卖给你,值一杯酒否?”青发端着酒杯,朝秦狩遥遥一敬。

    “臭小子!”

    秦狩眼眶微红,抄起酒杯,大笑道:“何止一杯酒,一瓶都不够。”

    两人一饮而尽。

    “哈哈,接下来,我们给老大唱首歌咯,你们不要笑啊,谁笑我揍谁!”

    秦狩不禁摇头,青发肯定喝过头,在台上耍酒疯呢。

    “刀光剑影花中游,豪气义气是兄弟,干了这杯酒,死路一起走,大风大浪难淘尽……”

    青发和王晨在上面嘶吼,颇有英雄相惜的感觉,嗓音不算好,但有前面那杯酒的衬托,在场的也不吝啬掌声。

    歌一唱完,秦狩连忙让人把他们拖下来,省得再出什么幺蛾子,倒是宾客们纷纷要求秦狩把王小姐请出来跳第一支舞,呼声颇高。

    秦狩头大如斗,王欣上来,霍家忍得住?

    他和诺星讨论过,垃圾区开发,绕不开霍家,他把王欣、霍青放一桌,也是隐秘的告诉他们,你们的事,老子不参与,谁知道青发跑出来搅局。

    退一步讲,霍家忍得住,霍青忍得住?

    秦狩刚想随便拉个美女充当“王小姐”呢,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走到他面前。

    “怎么?你害怕霍青?”王欣故作镇定,低声问发愣的秦狩。

    “怕?”

    秦狩邀请王欣后,揽住她的腰肢,朝空荡荡的位置瞥去,笑着说:“喂,你未婚夫走了。”

    “他倒是能忍,换做我,直接上来跟你单挑。”王欣不屑地说。

    大厅响起舞曲,两人随音乐起舞。

    “单挑,他能赢?他不能赢,何必上来自取其辱?你把我的合作伙伴气走,该怎么赔偿?”

    “我拿五亿买下霍家的那份,怎么样?”王欣低语,她之所以上台,是经过周密思考的。

    垃圾区的份额有限,少一家,多份机会,王欣是有魄力的女人,懂得取舍。

    并且,她要摆脱霍青的念头由来已久,今天是极好的机会,她怎么会不珍惜?

    “五亿?大手笔哟。我看中的是霍家的渠道。”秦狩不是傻瓜,稍微一想,就明白王欣打的主意。

    “霍家没诚意的,他们主要经营太空港,我不同,论渠道,王家不比霍家差,论诚意,我把王家压在你身上。你要是觉得不够,我也可以当作添头。”

    秦狩沉思,在舞曲快结束时,微笑说:“大姐,你厉害呀,一箭三雕,跟你上床,我担心哪天被你卖啊。晚上有个会议,霍青的椅子,你做吧。”

    舞毕,掌声雷动,王欣拿下霍家的份额,至于中途离席的霍青,失败者而已,又有几个人关注?

    以后有人提起秦狩,一定会想到今晚,霍青和王欣,仅仅是今晚的调味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