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四十九章 角斗场
    小人物,也会愤怒。

    秦狩从未觉得自己是大人物,所以猜不透大人物要做什么,他只是想守着自己应得的那份,追求自己该拿的那份。

    第二天,理惠雅子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出现在秦狩面前,而秦狩也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是趁青发不注意时,理惠雅子给秦狩说了声谢谢。

    秦狩没有回答,理惠雅子似乎已经放弃复仇,但他知道理惠雅子不过是迫于实力和威胁,暂时屈服,说不定她会把仇恨传给那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在将来有一个少年来找他复仇。

    仇恨,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理惠雅子是这样,青发也是这样,总该有个支撑你活下去的理由,有时候复仇也是不错的借口。

    理惠雅子感谢的是秦狩让她明白实力的重要性,而不是“仁慈”的放过她们母子。

    在秦狩杀死流水剑之后,她就不得不接受现实,为养活家人,那个没长大的孩子,出来做些之前不会做的事。

    比如现在,如果不是遇上秦狩,她可能像其她的接待一样,成为床上玩物,被迫做她不愿意做的事,在之后的日子,她也要做。

    人们总是被生活逼着做许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仅仅是为了活着,更好的活着。

    世界不会因为小人物的存在而改变,无论秦狩有没有准备好,《四九议会》的日子终究来临。

    抵达威尔斯的第三天早晨,吃过早餐后,理惠雅子就将秦狩和青发带到会议场馆。

    一座容纳千人的小型角斗场。

    《四九议会》持续时间不定,可能半天,可能一天,也可能两天……

    但无论持续多长时间,流程大体是不变的。

    首先便是角斗场,然后才是会议厅。

    角斗场是巫师设立的,给三十六区头目换血、解决恩怨的途径,执法队和巫师充当仲裁者的角色。

    在《四九议会》期间,三十六区的头目都可以被挑战,每位挑战者有一次机会,被挑战者可以选择自己出战,也可以请人代战,不管什么方式,胜者为王。

    每四年的《四九议会》受关注度不亚于诺阿星高层官员选举,甚至还在其上。

    因为它血腥、残忍、直接。

    角斗场的圆形看台早被划分出三十六个区域,理惠雅子领着秦狩、青发入坐。

    场内,各方大佬相继到来。

    第四街区的猩猩和秦狩打招呼,脸色不是很好看,眼圈是黑的,看起来没睡好。

    没办法,这一届的垃圾区竞争有些大。

    往年,垃圾区基本是无人问津的,就算有,也是第五、第六街区,地盘大,经济发达,尤其第六街区,有垃圾区唯一的空中列车站台,被各方盯着。

    第四街区的肥老鼠总能请到伪C的独行者出手,再加上会做人,各区头目也都卖他面子。

    第三街区有秦青天罩着,谁也不想去动那个古板保守的老人,连巫师的面子都不给,执法队都没办法的执拗老人。

    至于第一、第二街区,早就名存实亡,当老大是要享受的,而不是去守垃圾场。

    所以,往届老大变化做多的就是第五到十四街区,再往上,基本要几十年才变一下。

    但现在不同,《垃圾场》计划后,垃圾区立即升值,不管是联邦推动,还是高层谋划,垃圾区隐隐有成为下一个新开发区的趋势,只要不是猪,都想得到里面的利益有多大。

    肥老鼠意外死亡,猩猩取而代之,屁股还没坐热呢,却发现强敌环饲,任谁都会睡不好、吃不好。

    秦狩闭目养神,青发和猩猩低声聊天,目光时不时落在走过的礼仪美女那不经意露出的圆润屁股上。

    理惠雅子离开,她的任务已经结束,之后的接待与她无关,要想雇佣她,就得自己掏钱。

    会场渐渐热闹,平时见不到的大佬们接头交耳,老道的笑容下,谁也看不透他们在想什么。

    后排的座位上,有来自安全区的神秘人物,也有各区老大请来的后手,他们大多浑身散发冷意,生人莫近。

    更多的是热情洋溢,激动兴奋的小人物,他们准备干翻几个大人物,自己取而代之。

    现实就是这样,总有人想上位,上位的要保住位置,矛盾自然出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或许就来源于此。

    “大哥哥,我能坐在你旁边吗?”

    闭目养神的秦狩睁开眼,低头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用小手扯他的裤脚,用一双怯怯的、明亮的、纯真的大眼睛与他对视。

    小女孩穿着洗的发白的印花裙子,发白的红色小皮鞋,圆圆的脸蛋,双腮苍白,那双惹人怜惜的眼睛轻轻眨着。

    就像一株小草,柔弱卑微,却倔强。

    “你是谁家的小孩?这儿很危险的。”秦狩微微一笑,让开旁边的位置。

    “家里老头子让我来的……”

    小女孩咕哝,爬上台阶坐下,露出短裙的小脚随意的摇晃,背后的小辫子随着圆脸左右甩动,好奇地打量周围,不时偷看一眼秦狩,等发现秦狩目光,便立即低下头,两只小手绞在一起,似乎做错事怕挨骂一样。

    为证明礼仪小姐有没有光屁股,青发让礼仪送一盘点心过来,并趁她躬身的时候,掀起开叉到腰肢的后面那片步,并在礼仪微笑目光下,尴尬的放下来。

    等礼仪离开,青发得意的和猩猩吹嘘:“我就说里面什么也没有嘛。威尔斯不仅是旅游名城,更是性之都,里面调教的女奴在整个诺阿星都很出名。”

    “你还未满十八岁。”秦狩伸手拿起块月饼,一刀插进青发心里,戳到痛处,得意全无。

    咕咕……

    刚要把月饼喂进嘴里的秦狩察觉一个火热的目光,还有轻微的响声,不由停下来,朝小女孩看去。

    小女孩不好意思的捂着肚子低下头,用细如蚊蚁的颤音说:“我好久没吃饭了。”

    “咦,老大,你还有这种癖好?”青发扭头才发现旁边多出个小女孩,不怀好意的嘿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