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五十章兽斗
    被青发盯着,小女孩更不好意思了,缩到秦狩背后,只不过“咕咕”声又不争气的响起来,令她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喏,吃吧!”

    秦狩瞪了青发一眼,把月饼放到小女孩手里。

    小女孩鼓起勇气抬头看秦狩,明亮的大眼睛蒙上水雾,小声说“谢谢”后,立即把月饼喂到嘴里,大口大口的啃着,似乎生怕有谁跟她抢一样。

    “小妹妹,吃慢点,还有。”秦狩把点心盘递到小女孩旁边,露出和善的笑容。

    “唔唔……”

    腮帮子被月饼塞满的小女孩抢过点心盘,抱在怀里,大眼睛弯成月牙,说不出话,只好朝秦狩使劲点头。

    秦狩不好意思的挠头,又让礼仪拿杯水过来,悄悄放到小女孩旁边。

    “秦哥不会真是……”猩猩诧异地问青发,不明白为何秦狩会在意一个小女孩。

    青发回头拍拍猩猩肩膀,说:“你不懂!”

    等小女孩把点心消灭大半,又喝下大半杯水,她揉着鼓起的小肚子,对秦狩郑重地说:“谢谢!”

    秦狩微笑,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褐色头发,说:“不用谢,小时候我因为做错事怕被罚,就离家出走,快饿死的时候,有个跟你一样大小女孩,把她好不容易乞讨来的酸面包分给我一半。那是我记忆里,最好吃的面包。”

    “那位姐姐呢?”小女孩歪着头问。

    “她啊,在另外一个世界,没有饥饿,有吃不完的白面包世界。”秦狩回忆,想到她的梦想,不禁笑起来。

    “那位姐姐一定是个好人,肯定会有好报的,大哥哥也是好人!”小女孩握着粉拳,很严肃、正式的说。

    秦狩眼睛眯起,自嘲的笑道:“好人会有好报吗?你说在这里坐着的,哪一个是好人?”

    小女孩偏着头,将角斗场落座的人都扫一遍,思索一会儿,说:“大哥哥是好人。”

    “得,小姑娘,别给老大发好人卡,老大要是好人,世上好人都绝迹了,相比好人,我们更愿意做坏人,我们是大坏蛋,你怕不怕?”青发察觉秦狩情绪不对,岔开话题,笑呵呵地说。

    小女孩和青发对视,倔强地说:“大哥哥是好人,你也是好人。”

    小女孩那双大眼睛,似乎拥有某种神秘力量,纯真执拗,让青发都败下阵来,摸着鼻子,自己竟然也被发好人卡?

    秦狩觉得好笑,揉揉小脑袋,问:“小妹妹叫什么名字?”

    “茉莉,茉莉花的茉,茉莉花的莉。”

    “很漂亮的名字!”

    小茉莉的出现,仅仅是《四九议会》的小插曲,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角斗场也坐满人,只差位于正东方向,那块巨大的石头上,那张古朴的椅子的主人没有出现。

    “老大,该来的都来了。”青发低声说。

    秦狩不用往回看,都能察觉带着不同意味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有期待、杀机、嫉妒……

    “罗西特、桂和、血手……”青发爆出一位位近几年在混乱区大放光彩的杰出人名。

    在地下世界,青发所说的每一个名字,都比秦狩响亮,他们有的是老辈人物耗费心血的接班人,有的是从底层爬出来的索命疯狗,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刻,有的人打算看戏,有的却准备尝试一下权力的滋味。

    “来了!”

    不知是谁说出两个字,喧闹的角斗场瞬息安静,一道道目光全部投向巨石后方,那个黝黑的通道,里面有脚步声传出。

    清脆的脚步声,就像是重鼓,一下一下敲在人们的心上,许多大人物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不停用手帕擦拭脸上的汗,低声骂鬼天气,怎么这么热。

    热?

    今天东风,阴,13摄氏度。

    光线充足的通道出口,一个黑色影子渐渐拉长,然后,一个黑袍身影出现。

    黑!

    从头到脚,都是黑色。

    黑色曳地的长袍,斗篷遮住半个黑色面具,好像那身影就是黑暗,连它所处的地方,都变成吸光的黑洞。

    它一步步走出来,坐到象征权势的椅子上,抬起黑色面具的脸,锐利得令人胆颤的眸子,刀锋似的扫过全场,每一个被它盯上的人,身体宛如处在寒冬腊月、千年冰窟,纷纷低头避让。

    一人压制全场。

    “诸位都知道规矩,《四九议会》开始。”没有什么激昂的演讲,沙哑阴沉的嗓音扩散,安静的看台就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吼!”

    角斗场里的合金笼打开,一头变异兽冲出来,发出低沉的咆哮。

    受辐射影响的变异兽格外强大,身躯如牛犊,骨瘦嶙峋,毛皮被骨质层取代,满嘴尖牙,口流唾液,四肢着地,轻巧的在角斗场内游走,血红双眼嗜血残暴,盯着另一端的入口。

    散发披肩,浑身脏臭的囚犯缓缓走出,他体格健壮,手持尺长匕首。

    “吼!”变异兽后肢蹬地,前肢利爪张开,掏向囚犯的咽喉,快若闪电。

    囚犯岿然不动,在变异兽近身之后,骤然扭身,以十分惊险的方式避开变异兽的利爪,手里匕首捅进变异兽的咽喉,借势朝前划去。

    刺啦!

    变异兽在半空从咽喉到屁股被撕开,内脏、鲜血横飞,洒在囚犯身上。

    “好……”血腥画面刺激所有观众,发出各种兴奋、激动的声音。

    吼吼吼……

    一连串的兽吼之中,角斗场的笼子全部打开,十多头变异兽冲出,还有一头两米高大的兽王,在最后信步闲庭的走出来。

    笼子里不仅仅有变异兽,还有人类、异星种族。

    “杀!”

    足球场大的角斗场爆发最惨烈、原始的激战,角斗场里的囚犯都是十恶不赦的罪犯,被判死罪后,在此搏一条生路。

    厮杀惨烈,不断有人死去,也有变异兽死去,其中最耀眼的要数兽王和最先出来的囚犯,无人是一合之敌。

    “吼!”

    霸道兽吼声震耳欲聋,一人一兽在中央碰撞,展开生与死的搏斗。

    三分钟后,兽王被囚犯剖开腹部,倒在地上,而他身上也布满爪痕,浑身染血。

    兽王死亡,群兽士气低落,纷纷被杀,活下来的生物之间爆发内斗。

    作为表演赛,最后当然只能剩下一个活着的。

    作为奖励,活下来的无论是人或兽,可以得到自由,如果是人,还可以选择挑战一位头目。

    胜,取而代之,荣华富贵,自不用说,败,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