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五十七章 反败为胜
    “银色蚂蚁是什么,紫色甲虫又是什么,那片星空,难道是第三银河?”

    生与死的关头,秦狩想到的不是如何战胜罗西特,而是彻底融合基因时,出现在意识海里的画面,也就是他身体里的基因的来历。

    在银色蚂蚁的记忆之中,那种恐怖的虫子,不同于人类,不同于诺茨的能量运用方式,带给秦狩全新的冲击。

    宇宙浩瀚,哪怕是今天,人类也没有敢说就真正了解它,从第二银河的发现到现在,无数探险家、冒险者在星空游荡,希望而又畏惧找到拥有生命的第三银河。

    希望,源于人类对未知的好奇,以及财富、名誉的渴求。

    畏惧,第二银河的战争还未远去,新银河系的发现,势必伴随着侵略和战争。

    就像人类与诺茨之间的战争,它无关乎正义,关乎生存与活着。

    种族战争永远都是对生存资源的争夺和抢劫,就像地球历时代的大航海、殖民地。

    一旦第三银河存在的事实曝光,会有多少集团、联盟、势家铤而走险?

    秦狩还无法考虑那么深远,在他思考的时候,身体倒立的汗毛已经告诉他危险的到来。

    秦狩几乎不用看,就感知到罗西特的攻击方向,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将其封锁。

    这是一种全新的,不一样的感触,身体的伤势丝毫不影响秦狩沉浸在对战斗的享受之中,似乎战斗就是他的本能。

    就和人类吃饭、喝水、上厕所一样,就和婴儿才出生就会大哭一样,战斗,就是银色蚂蚁的本能。

    银色蚂蚁的战斗不像其它星兽、凶兽那样狂暴而失去理智,它的思维很冷静,冷静得就像是一台冰冷的机器,它没有感情,只是很简单的战斗,战斗,再战斗,直到死去。

    基因药剂提取自强大生物的血液、骨髓,导致人类注射后,基因会携带部分该生物的特征,且性格也会受其影响,从而诞生许多被生物基因控制而丧失人性的疯子、屠夫。

    反基因组织以此抵抗、反对人类大范围注射基因药剂,且基因药剂注射者都该受政府监管,就和机器人一样。

    秦狩融合银色蚂蚁基因,自然不可避免的受其影响,这种影响在很久前便已经出现,只是他从未发觉。

    因为银色蚂蚁基因影响的不是他的性格,而是考虑问题越发理智和冷静,赋予他强大的战斗和学习本能。

    此时彻底融合,绝对理智占据上风,秦狩的意识脱离于身躯之外,看着身体宛如机器,没有情感,本能的战斗,心底不可避免的冒出寒意。

    失去情感、人性,人类与机器又有何区别?

    世界是公平的,得到什么,必然失去什么。

    短暂的畏惧后,秦狩便融入战斗之中。

    拥有畏惧,说明他还是人,不会变成只会战斗的机器,至于以后,谁管它呢?

    轰轰轰!

    秦狩和罗西特接连对拳,将角斗场砸得坑坑洼洼,再一次打退罗西特后,罗西特没有再冲过来,秦狩也得以喘一口气。

    “停手,怎么样?”

    罗西特周身红气缭绕,他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呼吸,汗水哗哗流出,又被瞬间蒸发,他看向丝丝银光透体的秦狩,无奈地说:“既然你也打开基因锁,我今天很难再杀你,你也无法杀我,最多同归于尽,既然如此,不如罢手。”

    秦狩微愣,扫一眼身上的银色纹路,便猜到罗西特是将银纹当成是他打开基因锁的特征。

    基因不同,每个人打开基因锁之后,出现的能力和增幅方向都是不同的。

    像罗西特一样,认为秦狩是打开基因锁的人不在少数。

    思维一转,秦狩心底接受罗西特的提议,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并没有真正打开基因锁,银纹不过是银色蚂蚁的天赋能力,可以吸收游离在宇宙空间的能量,转化为维持生命的各种养分,相当于植物的光合作用。

    罗西特身上,肯定有些保命的杀器,既然罗西特认怂,他也没必要硬拼下去。

    而且,罗西特既然身处雇佣兵组织,地位还不低,他今天要是杀掉罗西特,相当于得罪一个拥有无数杀手的势力。

    权衡之下,秦狩当然清楚该怎么选择。

    不过,秦狩并没有立即开口,他瞥向罗西特身上的气,嘴角扯起微笑。

    “你的气,无法再维持那个状态了吧?”

    罗西特苦笑,身上红气渐渐消散,“无限”状态有时间限制,他今天两次打开基因锁,长时间使用,对身体的负荷是巨大的,再继续下去,不用秦狩动手,他自己就要残废。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寻仇,从早到晚,刚才你虐得很爽吧?”秦狩揉动拳头,骨节咔咔作响。

    “给个面子,不要打脸……”罗西特无奈摊手。

    “不好意思,我最喜欢打脸!”

    秦狩记得秦青天说过:“人之所以为人,在于人拥有冲动、感情,历史上每一个大事件,都是某个冲动行为引发的,冲动是人的本能,是一切情感的基石,也是人性之一。”

    面对认输的罗西特,秦狩选择冲动一把,恰好罗西特还给他提个醒,专门往他脸上招呼,把罗西特揍成猪头,最后估计连他老爹都认不出才罢休。

    秦狩走下角斗场,掌声、欢呼声连绵不绝,霍青不知何时离席而去,一如在生日宴那晚,不告而别。

    角斗场给胜者准备好贵宾室,让他们换洗一番,毕竟这不是寻常的角斗,入场的每一个都是一方大佬,不可能浑身破烂、鲜血回到看台。

    浸泡在温暖的营养液里,秦狩的每一个细胞都放松下来,吸收游离的能量,银色纹路隐没于皮肤下,体外的伤痕已经愈合,两个身材火爆的女侍者在给他按摩,缓解每一寸肌肤的疼痛。

    他终究不是银色蚂蚁,每一个器官都是为战斗服务。

    使用银色纹路吸收外界能量,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第一次的后果,就是大量能量挤进体内,导致每时每刻的肌肉撕裂、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