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六十三章 枪快,还是我快?
    杀身之祸?

    秦狩吃惊,他没想到那对神秘的父母,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让霍天山都会顾忌,连名字都不能提及。

    秦狩想起自己每次和秦青天聊父母时,秦青天都会立刻缄默不语,秦狩问得多了,还会引来一顿暴揍。

    自己和青发拿到诺阿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被向来支持读书上学的秦青天一手压下,美其名曰,他死后总要有人继承衣钵。

    他的身世,究竟有什么恐怖?

    王欣静静的坐在一旁,心里也十分吃惊,想到自己根本查不到秦狩父母来历,对霍天山的话便相信几分。

    她忽然觉得,霍家会对付秦狩,事后不但没有报复,还如此示好,恐怕也是霍燕一手安排。

    霍家的目的是什么?

    霍燕的目的又是什么?

    王欣心底寒气升起,她隐约感觉到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渊漩涡,而漩涡的中心,似乎就是秦狩,只不过他不知道而已。

    从霍老爷子家里出来,秦狩没有得到真相,反而越发茫然,无数问题在心里回荡,许多明朗的事情,越发扑朔迷离。

    霍燕!

    秦狩心里念叨这个名字,或许她会给自己答案。

    “去喝两杯?”车上,王欣扭头问心不在焉的秦狩。

    秦狩无奈苦笑,他感觉到王欣也被今天霍老爷子的话震到,彷徨失措,需要宣泄。

    “嗯!”

    老宅,霍天山吧嗒吧嗒的抽烟,额头皱纹聚在一起,朝空无一人的院子说:“我按你说的做了,是不是可以把解药给我?”

    梅树下,突兀出现一个黑袍曳地的身影,严实的斗篷下,看不清面孔,沙哑的声音响起:“两百多岁,还没活够吗?”

    “越老越怕死,人类又不是你们,可以活五六百岁,生命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不是吗?”

    黑袍人抬手,一只盒子扔给霍天山,淡淡道:“李家遭此重击,谋逆的时间势必会提前,你尽量配合他们。”

    “你连自己的孙子都要利用?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真相?”霍天山忍不住问。

    黑袍人冷哼,霍天山身体晃动,脸色刷的苍白,额头汗水流淌,低下头。

    “追逐真相的过程,永远比知道真相更残酷。”

    等霍天山抬头,黑袍人已经消失在院子,霍天山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语。

    真相,什么是真相?

    秦狩和王欣都不知道,院子里还有第四个人的存在,而霍天山的话,也是有人事先让他说的。

    一家高档酒吧内,秦狩和王欣喝着闷酒,都没有说话,霍老爷子话里的信息量略大,扰乱心神,需要理清头绪。

    舒缓的音乐流淌,渐渐驱散秦狩心头的雾霾,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霍天山说的是真是假,他只需要做好自己,坚定信念就好。

    “来,美女喝一个,想不到我也有和你这样的社会精英坐在一起喝酒的一天。”

    王欣心思深沉,也被秦狩的话逗乐,讽刺道:“比起你,我算什么精英?”

    轻轻碰杯后,王欣一口就把酒喝干,她是个大气的女人,连喝酒也是如此大气。

    “哟,我当是谁,原来是霍青的未婚妻在和男人约会。”刺耳的讥笑声中,几个年轻公子哥走过来,为首是黑发休闲装的英俊青年,约莫二十岁,一双桃花眼,脸上带着令人讨厌的笑容。

    王欣神色不变,斜眼道:“我说是那条狗在乱叫,原来是李公子,怎么,你还没被家里禁足?”

    李姓青年面色微变,嘴上却不甘示弱:“霍青才死,王大小姐就开始找男人,这本事,我也是佩服。”

    说着,李姓青年瞥向秦狩,讥笑:“倒是好皮囊,不知道能不能满足王大小姐,要是不行,我可以给王大小姐推荐几位。”

    王欣凤眼眯起,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嚯,王大小姐好大脾气,真以为吞下霍家几块肉,就有资格和李家平起平坐?你算什么东西?”

    李姓青年笑容渐冷,指向秦狩,说:“他叫什么,秦狩?禽兽哎,王大小姐真是重口味,你也只配和禽兽为伍,下等贱货。”

    王欣豁然起身,拎起酒瓶,李姓青年冷笑后退,不料手腕被人拿住,等他反应过来,还有半瓶酒液的酒瓶结结实实的砸在他脑门上,酒瓶碎了一地,透明的液体打湿头发,混着鲜血哗的流下。

    周围的公子哥顿时蒙圈,李姓青年敢来和王欣挑刺,自然是有本钱和实力的,伪C级的评价,在圈子里也是位小高手。

    以他的实力,怎么会被王欣砸中?

    就是王欣也愣了,往下看才发现是秦狩扣住李姓青年的手腕,让他慢了半步。

    “好,好的很!”

    李姓青年残忍的笑,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斯塔姆手枪,指向秦狩,狞声道:“是你快,还是枪快?”

    “李无道,你要干什么?”王欣看见手枪,面色一变,联盟对枪械管制向来严苛,即使某些高层有枪,也不好公之于众,一般而言,公子哥们出来玩都不会带枪,现在李无道直接掏枪,说明他是有备而来。

    李无道额头的鲜血流过脸颊,衬着笑容,令他看起来像是疯子,没有理会王欣,他嘿嘿直笑:“秦狩,我要是把你杀了,你猜会怎么样?”

    “李无道,你不要乱来!”王欣怒喝。

    “哟,你还真的担心他啊?你让人杀霍青的时候,怎么不皱一下眉头?我先收拾他,再收拾你!”

    李无道眯眼,对秦狩说:“我们谈生意,怎么样?”

    秦狩慢悠悠的喝完杯子里的酒,看也不看指着他的手枪,说:“我不喜欢别人用手指着我,更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我,更不喜欢别人用枪指着我来和我谈生意。你说,是你的枪快,还是我快?”

    李无道瞳孔缩起,手指扣动扳机,与此同时,秦狩扣住李无道手腕的右手翻转,“咔”的一声拗断,左手切在李无道开枪的手臂上,连拍数掌,骨裂声响起,李无道痛吼,开了一枪的手松开,斯塔姆手枪被秦狩抓住,反过来顶在他的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