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六十四章 王欣家中
    “现在,是你的枪快还是我快?”

    李无道双臂下垂,痛苦让他的脸越发狰狞,嘶嘶的吸气声后,李无道呵呵冷笑。

    “开枪,有本事你就开枪。”

    “你以为我不敢?”

    秦狩手枪下移,对准李无道的小腿,“嗤”的一声后,李无道身体歪下去,小腿出现一个焦黑的血洞。

    秦狩拽住李无道,露出玩味的笑:“你现在还要我开枪吗?”

    “呵,呵呵,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李无道死鸭子嘴硬,他在赌秦狩会畏惧李家的权势。

    “快放开无道哥!”

    “你知道他是谁吗?”

    心神惊惧的几个公子哥色厉内荏的怒喝,想要救援,又忌惮秦狩的枪,不敢上前。

    “我最讨厌那种明明怕得要死,还要装作底气十足的伪君子,你以为你是谁?拿李家压我啊?”

    秦狩又朝李无道大腿上开一枪。

    “秦,秦狩,我告诉你,安全区是讲法律的,你杀了我,你也逃不掉。”李无道被两枪打得底气不足,气势软下来。

    秦狩又开一枪,射在李无道腰侧,李无道惨叫:“你想要什么?”

    “磕头道歉,拿钱买命,我是个实在人。”

    “一百万!”

    秦狩一枪打在李无道的右腿上,吹个口哨,笑道:“堂堂李家少爷,就值一百万?”

    李无道咬牙,哼道:“五百万!”

    “成交,一人五百万。”秦狩收起枪。

    李无道发蒙,问:“什么一人五百万?”

    “就是我和王欣一人五百万啊,你刚刚没骂她?难道你要反悔?”

    感受重新顶在腰侧的枪口,李无道立马点头,他是怕了,秦狩说开枪就开枪,和他认识的那些冒险者完全不同,他真害怕秦狩一枪崩掉他。

    秦狩枪口扫向旁边的公子哥,吓得几人同时后退,脸色煞白。

    “不关我们的事啊!”

    “喂,你们几个送他去医院,要是流血而亡,可不关我事。”

    秦狩把枪插回李无道腰间,松开扶着的手,李无道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叫道:“快,送我去医院啊!”

    “无道兄,别忘记一千万啊!”

    被众人抬着的李无道一口老血喷出来,昏厥过去,几个公子哥哀嚎,跑的更快了。

    “李无道虽然是李长天的儿子,但你要他一下子拿出一千万,也是很难的。”王欣轻笑。

    “哦?我以为他们都很有钱啊。”秦狩诧异。

    王欣摇头,说:“李无道是私生子,不得李长天喜欢,他和霍青关系不错,此次出头,应该完全是为霍青。嗯,你受伤了?”

    “如此近的距离,我又不是神,不受伤才怪。”秦狩松开紧绷的肌肉,肩膀出现焦黑的枪伤,鲜血流淌。

    斯塔姆手枪属于穿透性武器,激光子弹可以洞穿十多厘米厚的钢板,射在人体上,一枪就是一个拇指粗细的窟窿,连肉带骨一起被激光融化,而且激光的高温和辐射会令伤口发炎异变,需要特殊处理才能治疗。

    “去我那儿,我帮你处理。”王欣蹙眉说。

    秦狩嘿嘿一笑:“你该不会想趁机下手吧?”

    王欣白一眼秦狩,风情妩媚。

    秦狩没有拒绝王欣的好意,枪伤比刀剑伤势处理起来更麻烦,尤其是激光类武器,他不是安全区户口,是无法在安全区就医的,总不可能连夜跑回第三街区,也只能让王欣进行处理。

    王欣的家是一座独立别墅,明亮的大厅富丽堂皇,地面铺着红色地毯,除几个沙发外再无它物,空旷简约大气。

    光着脚丫的王欣跑上楼翻出医疗箱,让秦狩坐在宽大如床的沙发上,先用盐水洗过枪伤,再用手术刀刮掉焦黑的血肉。

    “那是你的父母?”秦狩注意到侧面墙壁上挂着的相框,一对夫妇微笑站立,中间是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妇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一家四口。

    “嗯!几年前,他们乘坐的飞船失去音讯,至今没有找到。”

    王欣用纱布裹住秦狩的伤口,打一个结后,坐下来,抱着膝盖望向照片。

    “你不想他们?”王欣侧头,忍不住问。

    “想?”

    秦狩苦涩的笑:“怎么想?我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如何想?”

    王欣沉默,忽然觉得秦狩其实很可怜,她失去父母的时候,是十六岁,而秦狩却出生后就没见过父母,与爷爷相依为命,两年前爷爷又撒手人寰,留他独自撑起第三街区。

    同样的十六岁,他们需要扛起未来,其中的辛酸苦辣,谁又体会得到?

    “你恨不恨他们?”王欣又问。

    秦狩无言,抬头望去,一片刺目的光,许久,才说:“不知道,恨,又如何?不恨,又能怎样?”

    “小时候,爷爷总说他们去了遥远的地方,我就总在想,我长大一定要买一艘宇宙飞船,走遍每一片星空,去把他们找出来。”

    “我也想过。”王欣笑起来。

    王欣撩起垂在眼前的发丝,也不在意因为抱着双腿而走光的裙下风景,好奇道:“聊聊你的小时候……”

    秦狩讲了些小时候的笑话,烧掉秦青天的胡子被揍啊,调皮被罚跪啊,逗得王欣哈哈直笑,又说起练功的折磨,许久听不到声音,才发现王欣已经蜷缩身体,倒在沙发上睡着。

    她双眼紧闭,娥眉舒展,胸脯随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有节奏的起伏着,神态温柔娴静,似乎这才是她的真实面,那个在外人眼里狠辣歹毒、雷厉风行的奇女子,不过是她的面具。

    清晨,明媚的晨曦穿过窗帘的缝隙洒入房间,灿烂的光辉给里面的一切事物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

    安全区的阳光分外明丽绚烂,充满无限的生机和活力,是混乱区少有的景色。

    光影闪烁中,空气之中的纤尘,仿佛一串串跳动的音符,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翩翩起舞起来……

    秦狩神智模糊,感受到脸颊温软的触感,不由地伸手轻轻地摩挲几下,仿佛揉到一团棉花似地,触手娇嫩滑腻,清幽的馨香传入鼻间,沁人心脾,令人陶醉,秦狩情不自禁轻嗅,香气萦绕,身心一阵轻松和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