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六十六章 我能把它当作表白吗?
    “你能准确说出每一位客户的资料,并且还能补充,说明你很努力,这一点,比起外面那些就要强出一截,我进来后,你端茶倒水,自然勤快,说明你很用心。此外,胖子能把我交给你,说明他相信你的能力,无论用什么方法,你会完成老板给你的任务。三点,足够我看好你,还有,你的相貌也给你加分不少。”

    秦狩没有说全的是他仔细看过安雅的资料,她的客户成交率是最高的,满意度也是最高的,说明她推荐给客户的人才,有真材实料,能让客户放心。

    至于她用上身体之类的,换个方面说,是她善于利用自身优势,是个聪明女人。

    “我可以给你现在的三倍工资,做得好的话,还有奖励。”秦狩眯着眼睛。

    “《垃圾场》计划?”安雅犹豫。

    《四九议会》后,既得利益者开始在星网上给《垃圾场》计划造势,垃圾区要建新城的事情,在诺阿星传得沸沸扬扬,安雅自然也有耳闻。

    “没错,你将成为见证者、参与者,我现在需要大量人才,你带来的人才越多,你的提成越高。”秦狩扯起虎皮,他看中的其实不是安雅,而是她身上的人脉、资源。

    “跳槽的话,我是什么职位?”

    安雅心动,猎头公司只是她人生规划的跳板,她私下接触客户,也是希望把自己推销出去,但许多客户不过是看中她的身体,看到她能力的,着实不多。

    “秘书!”秦狩眨眼。

    安雅眼中闪过失望,秘书的话,秦狩还是只看中她的身体,她希望的是一个管事的职位,能施展她的才华。

    “你觉得你和王欣比起来,谁更漂亮?”秦狩忽然问。

    “当然是王欣,星火集团的女强人,王家大小姐,智慧与美丽并重,可谓是女人之中的豪杰!”安雅毫不犹豫地说,对王欣赞不绝口。

    秦狩呵呵一笑:“她是总经理!”

    安雅惊异,忽然想起星网上有关王欣和秦狩的传闻,她之前听到的时候,根本不相信。

    王欣在诺阿星的女人眼里,属于女战神,十六岁接管星火集团,创造诸多商业奇迹,手段强硬,雷厉风行的作风,被津津乐道。

    她与霍青,郎才女貌,堪称绝配,甚至在安雅看来,霍青都是配不上王欣的。

    秦狩?

    那是谁?

    怎么配得上女战神?

    现在听到秦狩如此说,心里不禁失望,又有些激动,失望是因为传闻很可能是真的,激动则是如果她跳槽,就能和王欣一起工作,近距离瞻仰偶像风采。

    安雅轻按起伏的胸膛,觉得不对劲,奇怪道:“你怎么知道我很崇拜她?”

    “你的穿着打扮,发型,还有你们身上的香水十分相似,另外就是,你给我的文件档案里,有一张她的照片,你会勾搭男人,说明取向正常,一个取向正常的女人的文件里,出现另一个女人的照片,要么是敌人,要么是粉丝咯。”

    安雅尴尬,不得不承认秦狩的观察十分到位。

    秦狩离开公司时,胖子老板笑呵呵的送别,却不知道秦狩使得一手好锄头,已经把他的头牌给挖走,等第二天安雅辞职,胖子才捶胸顿足。

    挖到安雅,秦狩又去其它公司,却没有发现什么拔尖的人才,只好开车离开,顺路去诺阿大学转悠一圈。

    诺阿大学实行军事化管理,学制四年至八年不等,可以跳级。

    大学周边管理严格,没有证明,外人无法进入,在交通要道上,还安排查岗,高大的电网,断绝秦狩溜进去看美女的梦想。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高等学府的地位在某些方面,仅次于政府。

    由于星网普及,低级教育融入星网之中,寻常人都能获取,而要得到高级教育,就需要考进诺阿大学,对于诺阿星上的许多少年而言,诺阿大学是他们改变命运的转折点。

    秦青天鼓励秦胜、秦定、秦月上大学,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

    回到王欣家,进门后发现门口扔着她离开时穿的高跟鞋,厨房里传来歌声和炒菜声,从轻快的曲调里,听得出她心情不错。

    “回来了?阳台有水果,先吃点。”

    豪华别墅都有安全系统,对王欣会发现自己进门,秦狩并不觉得诧异。

    “哦!”

    秦狩拖鞋来到阳台,游泳池旁的遮阳伞下,白色桌子上摆着两个果盘,几碟做工精致的佳肴,旁边有冰镇红酒。

    秦狩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炒肉,味道鲜美,令人胃口大开。

    “怎么样,我的厨艺不错吧?”

    王欣端着碟子出来,黑色秀发垂到腰际,那顶酒红色短发的假发不知哪儿去了,外面以女强人形象示人的她,家里却很随便,只穿一件长而宽大的白T恤,裹住****,大长腿露在外面,光着脚丫,倒像是邻家大姐姐。

    “很好吃啊,你经常做菜?”秦狩又夹块肉塞进嘴里,王欣的厨艺,绝对没得说。

    “一个人在家里,总要找点事儿做,你先去换衣服,我帮你看下伤口,别发炎了。”王欣放下菜,关心道。

    “好了,完全没问题。”秦狩拍拍肩膀,吹着口哨,笑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能开公司,能关心人,身材又好,脸蛋又娇,不知道谁能娶到你,真是有福啊。”

    王欣俏脸一红,踹秦狩一脚,哼道:“别瞎说,我名声那么差,谁敢娶我?你不是一直害怕被我卖吗,现在念起我的好?快去换衣服。”

    确定秦狩肩膀的伤口已经愈合,王欣才让秦狩上桌吃饭。

    “这么大房子,就你一个人,你们这些有钱人啊,太奢侈了。”秦狩边吃饭,边开玩笑说。

    “是爸妈留给我和王晨的,以前是两个人,王晨上学后,就剩我一个。”王欣语气低落。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秦狩尴尬,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真不会聊天。

    王欣微微一笑:“没关系,习惯了。你是第三个,除我爸、我弟,住进这儿的男人。”

    “我能把它当作表白吗?”秦狩眨眼,嘿嘿一笑。

    “随便,你喜欢的话,怎么理解都可以。”王欣雪白双肩耸起,眼里是狡黠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