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战记 > 第一百零六章 该死的战争
    “呼……”

    秦狩长出一口气。

    无法动弹的机甲,就跟路边的石头一样,不过,保不准机甲内部有什么手动驾驶选项,秦狩还是让夏蒙控制机甲朝对方座舱开枪,一阵枪声后,五台机甲冒着青烟倒在地上。

    连翻几个跟头的尉迟宏大难不死,可惜翻不出浪花,被泰格拉出来审问一番,奈何尉迟宏死鸭子嘴硬,气的泰格直接一枪爆头解决。

    指挥大厅的合金门打开,秦狩扛枪走进去,突然想起著名星盗罗格的一句名言:“钱是公家的,命是自己的!”

    他现在算不算打劫一艘战舰?

    不过,艾杜号的非战斗人员还是十分有骨气的,还不等秦狩喊话,直接朝他开枪。

    他们很清楚自己落入这些权贵子弟手里后的下场。

    秦狩突进去,连杀数人,发现有人在破坏战舰指挥台,急忙赶去,在他把指挥台破坏前开枪打死。

    “靠,秦狩,你疯了,你把他们都杀掉,谁来开战舰?”泰格听到枪声跑进来,血泊里的七八具尸体把他吓一跳。

    “么的,他们要破坏操作平台,我有办法?不是有种功能叫自动驾驶吗?”

    秦狩坐在地上,大口喘气,鲜血混合汗水留下脸颊,有他的,也有敌人的。

    他倒是不担心没人开战舰,不是还有夏蒙吗?

    “莱蒙,你那边怎么样?”放松下来,秦狩又想起下层还有战斗,连忙问。

    “结束!”

    听出莱蒙情绪不高,不由问:“怎么?”

    “艾丽莎死了!”

    秦狩沉默,那个爱哭单纯的女孩……

    要不是该死的战争,她将来一定会是诺阿星上那些出入风光的女人之中的一个,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要不是该死的战争,他们现在可能还在B3行星上操控机甲,相互厮杀。

    要不是该死的战争,他一定会夺得冠军,然后拿到奖品?

    该死的战争!

    “有烟吗?”秦狩瞥一眼同样沉默的泰格。

    泰格认真说:“我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

    他从兜里摸出染血的香烟,递给秦狩一根,坐下来,说:“不过,刚刚从尉迟宏身上翻出一包。”

    两人点上火。

    “咳咳……”

    泰格被烟呛到,咳嗽起来,眼泪都挤出两滴,骂道:“我见他们抽的都挺香的……”

    “那是给女人抽的。”

    秦狩吹一口气,烟味卷进肺部,犹如火烧一样,让他冒一阵冷汗。

    泰格砸吧两口,逐渐适应,任由烟从口鼻进出,扭头问:“呵呵,你跟虞千钰啥关系?”

    “卧槽,你不会也是她粉丝吧?”秦狩无奈骂道。

    “那倒不是,好奇,纯属好奇!”

    “我现在倒宁愿和她有关系,么的,以后谁要再问,我直接说她是我媳妇,看他们还问不问。”秦狩恶狠狠的说。

    泰格哈哈大笑。

    抽完烟,秦狩和泰格相互搀扶走出指挥室,来到中层。

    陈巨石已经把伤员弄到中层的医疗室,莱蒙他们也在这儿,比起一开始的兴奋,大家沉默许多。

    “战舰里没有医疗兵,重伤的仅剩两个,怎么办?”见到秦狩和泰格,陈巨石走过来,低声说。

    秦狩扫一眼,屋子里的全部带伤,轻重不一。

    “卡维斯,算了,还是我去。”

    秦狩觉得卡维斯不一定镇得住那帮人,拎起枪,来到舱室外,咬牙扭开阀门。

    舱室里,八九十人东倒西歪,萎靡不振,被枪扫到的躺在地上低哼,看见秦狩进来,一个个怕得往后缩。

    “谁是医师?谁会治伤?”

    秦狩目光扫过,一个女机师看他一眼,又迅速低头,却还是被秦狩注意到。

    “你,起来,还有谁?”

    秦狩枪口下,女机师瑟瑟发抖的站起来,又有个戴眼镜的瘦高青年自告奋勇。

    “我们也会!”

    三个姿色不错的女孩也报名,看来是来自同一个星球的。

    秦狩把五人带到医疗室。

    “卡维斯,给他们解开,你们给他们治伤,我给你们解毒。”

    战舰没有医疗兵,药品却很齐全,针剂也足够。

    半个小时后,吴迪他们身上都打上绷带,每人注射一支E级营养药剂,倒在医疗室的病床上睡着。

    战舰上的营养药剂并不多,还是受伤最轻的陈巨石、维卡斯、李浩从休息区士兵的舱室里翻出来的,仅有两组二十四支,剩下的被陈巨石封存起来。

    隔壁舱室,女机师脸颊绯红,给脱得精光的秦狩处理伤口,倒不是秦狩耍流氓,而是秦狩有个伤口在大腿根,本来他想让瘦高青年处理的,但人家在抢救重伤员,他也就不好意思说。

    秦狩身上有十多个伤口,女机师是学医的,处理起来得心应手,唯独大腿根那个,几次下手没轻重,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

    这个伤口也让秦狩一脸汗,差点小弟不保啊!

    陈巨石走进来,递给女机师一支药剂,见秦狩惊讶,笑着说:“从尉迟宏房间搜到的,仅此一支。”

    “多谢!”

    “不打扰你们!”陈巨石似笑非笑的走出去,害得女机师想入非非,耳朵根都在发烧。

    注射C级营养药剂后,伤口处新肉生长,麻痒让秦狩很不舒服,不过也只能忍着。

    瞥见女机师受气包一样,低头摆弄衣角,无奈道:“弄条毛巾和水,帮我擦下身体。”

    “哦!”

    女机师如获得解放的兔子,一下子窜出去,弄得秦狩感觉自己像大魔王。

    “我有那么可怕?”

    要是女机师在此,一定疯狂点头,可怕,太可怕了,当然,这话她是不敢说出口的。

    女机师给秦狩擦完身体,整个人都是满头大汗,感觉比她驾驶几百次机甲还累。

    作为纯洁的少女,高贵的世家幼女,她还是第一次帮男人洗身体,虽然干干净净的男人还是蛮帅的,不过,那一盆的血红污水,说明这个男人的恐怖。

    好久没听到男人说话,女机师不由抬头,发现男人竟然坐着睡着了。

    怎么办?

    是不是要趁机杀掉他?

    女机师想到被秦狩踹的一脚,目光闪烁,悄悄握紧粉拳,又触及那张疲倦的脸,她又叹气,自己怎么能趁人之危?

    哼,放你一马,以后本小姐找机会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