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笛声三弄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她在撒谎 (3)
    “什么事?“吴伯一下子警觉起来。

    “帮我作证。”杨柳淡淡地说。

    吴伯一下子着了慌,慌忙摇着双手说:”那可不行,我可是答应了杏儿,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现在,我已经很对不起她了,如果再给你作证,你叫我,叫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那……“杨柳看了看澜澜,忽然说:”澜澜,你帮我把我房间里的那份协议拿来。“

    澜澜其实压根儿就不知道杨柳的协议在哪儿,但听了她话之后,立即做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嘴里一边答应说:“好,我这就去拿。”

    澜澜刚走了一步,吴伯就垮着脸追了过来,拉着澜澜说:“好了,好了,你不要去拿了,我给你们作证就是。”

    杨柳这才放缓了脸色,对吴伯说:“吴伯,那一会儿可就要麻烦您了。”

    ……

    杨柳走进别墅时,萧一涵和杏儿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刀疤脸和几个保镖或坐或站地围在他们周围,杏儿低着头,还在抽抽搭搭地哭泣着,萧一涵一边低声对她说着什么,一边伸手帮她擦着眼泪。

    看到杨柳进来,萧一涵看了她一眼,就朝旁边的一张椅子指了指,示意杨柳过去坐。

    杨柳知道,萧一涵到目前为止,还不相信杏儿就是那个凶手,所以,她打算把吴伯的话告诉他,当面揭穿杏儿的谎言。

    杨柳走过去,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澜澜把让吴伯在外面等着,自己先进去了厨房间,开始给大家泡茶。

    在走进这屋子之前,杨柳本来以为,萧一涵把大家都叫到一起,是要彻查凶手的事,可是,等到她走近他们之后,她才发现,萧一涵关心的根本不是这回事。

    萧一涵的眼里也有泪光闪烁,他等到杏儿稍稍平静了下来,才用质问的语气问:“杏儿,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三年前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假装自杀?”

    “我没有……”杏儿抬起泪眼婆娑的脸,看了萧一涵一眼,刚说了三个字,忽然又顿住了,然后便又开始落泪。

    萧一涵见杏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长长的叹了口气,满脸悲痛地说:“杏儿,你知道吗?自从你离开后,这个家就散了,为了你,我们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吗?妈妈病了,爸爸走了……”

    萧一涵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哽住了,似乎实在说不下去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说:“我猜,三年前,你根本就没有自杀,你只是故意弄出一个自杀的现场,让我们相信你已经自杀了,是不是这样?”

    杏儿听到萧一涵的话,眼里的泪流的更欢乐,她抽泣了好一会儿,才喑哑着声音说:“不是,事件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弄什么自杀现场……“

    “没有?“萧一涵微微皱着眉头,一头雾水地说:”那你的意思是……你是真的跳河了自杀了?“

    杏儿拿了一张纸巾,擤了擤鼻子,然后,用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嗯……但是……我不是有意的,那只是个意外……”

    萧一涵一时没听明白杏儿的意思,她是说,自己不是跳河自杀,而是失足落水吗?

    “可是,我们在你的包里发现了遗书……”

    “遗书?”杏儿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了萧一涵一眼,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当时是有过轻声的念头,但是,在最后一刻,我后悔了……”

    杏儿说,她在最后一刻后悔了?

    萧一涵怔怔地看着杏儿的脸上的一片狼藉,不解地问:“那你的意思是,你根本没有跳下河?但是,你为了让我们认为你已经死了,才故意把你的包和手机放在河边的吗?”

    “不是,”杏儿摇摇头说:“我是意外掉下河去的,不是故意的,……”

    萧一涵更加迷惑了,他傻呆呆地盯着杏儿的眼睛,说:“你掉下河了?”

    杏儿点点头说:“是的,我掉下河了,但是,所幸没有淹死,被一个人救起来了……”

    萧一涵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阴沉,他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杏儿的脸,咬牙切齿地说:“原来你根本没有死,可是,你明明没有死,却三年都没和家里联系,你知道吗?自从在河边发现了你的东西之后,我们就在河里连续找了你三天三夜,家里就像天塌了一样,而你,却故意躲起来,让家里以为你死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杏儿看到萧一涵发怒的样子,睫毛颤了颤,然后才用低低的声音说:“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你三年没有和家里联系,竟然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萧一涵的脸色愈发变冷,杏儿紧张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萧一涵一看到杏儿那个怯怯的样子,心马上又软了下来。

    杏儿犹豫了一下,才用低低的声音说:“其实,我掉进河里被人救起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整整昏迷了一个月,才苏醒了过来……”

    萧一涵听到杏儿的话,刚刚一脸愤怒的样子,瞬间僵住了,虽然明明知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但一想到当时杏儿竟然遭到这种不幸,他还是觉得心里一阵揪痛。

    杏儿继续说:“我醒来后,就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家在哪里……”

    萧一涵看着杏儿的脸,眉头紧皱,心里开始有着巨浪在翻滚,端着茶杯的手微微发着抖,

    杏儿继续说:“直到不久前,我的记忆才渐渐恢复过来……”

    萧一涵顺着她的话茬说:“所以,你今天才想起来回家看看的吗?”

    “是的,”杏儿点点头,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刀疤脸,说:“但是,我没想到,刚一回来,就被人追杀,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萧一涵颤着声音问。

    杏儿犹豫了一下,才低着头说:“我还以为……我走错门儿了,以为……你们已经搬家了……”

    杏儿的话音刚落,一直坐在旁边默不作声的杨柳,就打断了她,对萧一涵说:“她在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