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十一章 你有病,我能治!
    嗡!

    整个包厢里面,骤然间像是刮起一股猛烈的暴风!

    那张坚实的花梨木饭桌直接被搅得粉碎!

    桌上的杯盘则瞬间跟着碎成了渣!

    汤汤水水洒了一地!

    在场的几个人全都惶然起身,一脸惊骇的各自运功自保。

    谢天宇的脸就像是被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给撞上一样,当场就被抽飞出去,狠狠的砸在墙壁上面。

    轰隆一声!

    坚硬的实心墙壁直接就被砸出一个人形的大窟窿,谢天宇当场被打进另一个包厢,也幸亏那个包厢没人,不然肯定会吓一跳。

    现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全都一脸骇然的看着楚羽,准确的说,是看着回到楚羽肩头的那只家雀。

    他们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如同见鬼。

    这真是一只有灵性的小麻雀?

    刚刚这只鸟并不是冲着他们去的,只是爆发出的气势刮起的风暴,都让他们有种难以招架的感觉。

    那首当其冲的谢天宇……又会是什么感觉?

    不会直接给抽死了吧?

    就连楚羽都抽了抽嘴角,心说大家贼下手真黑。

    不过这话要是让大家贼听见,肯定不乐意:你丫比爷下手更黑!

    整个会所里面所有人都被惊动了,迅速的朝着这边聚集过来。

    谢天宇被抽到隔壁包间,半天没动静。

    黑眼圈的年轻人,二十八九岁的淡定青年这些人,全都傻在当场。

    黑眼圈的年轻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楚羽,眼神中带着几分忌惮,沉声道:“你过分了!”

    二十八九岁的淡定青年也冷冷的望着楚羽,眼中充满敌意。

    这时候,外面有不少人走进来,一看屋子里的情况,全都有些发呆。

    私人会所的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有些偏瘦,留着一抹八字胡,看上去很斯文。

    他看向楚羽,沉声说道:“朋友,你有点过分了吧?”

    楚羽看了一眼这中年人:“你是?”

    “我是这的老板。”中年人淡淡说道。

    熟悉他的人其实都知道,这个中年人在燕京城有着极大的背景和势力,自身也有着相当不错的身手。

    最重要的,他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不过这人眼力极高,非常聪明。很清楚应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待不同的人。

    敢跟谢天宇正面硬刚,并且还敢肆无忌惮的出手,将其击伤,绝不会是普通人!

    “抱歉,这里所有损坏的物品……”楚羽的脸上露出微笑。

    中年人心中的火气也多少降下来一点,心说这位还算有点素质。

    “都由谢天宇来赔偿吧。”楚羽说道。

    包厢里静悄悄的,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楚羽。

    中年人也呆住了,整个人都呈懵逼的状态。如果不是他的城府够深,真的会忍不住问一句:你还要脸吗?

    你把人打个半死,居然还要人家来赔偿这里的损失?

    “能问一下,朋友你的来历吗?我看你面生。”中年人深吸了口气,强忍着心中怒火,声音低沉的问道。

    “别给自己找麻烦。”楚羽淡淡看了一眼中年人,然后冷冷说道:“谢天宇,赶紧滚出来自己告诉这老板,这里的损失你来赔偿。别在那装死,不然我让大家贼往你嘴里拉屎。”

    在场众人全都一脸无语。

    大家贼却不乐意了:“你说什么呢?那人脸现在跟车祸现场似的,脏不脏?你让爷往那上拉屎?寒碜不?”

    “……”众人绝倒,都快晕过去了。

    这成了精的家雀简直是要上天啊!这张嘴已经损到没谁了。

    平日素来古井不波的小月此刻都是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心说这只鸟太缺德了。

    “楚羽……我跟你没完!”这时候,谢天宇从墙上那个窟窿钻出来,整个人狼狈无比,身上却散发着惊天的杀气。

    众人见他都吃了一惊,谢天宇的半边脸已经高高的肿胀起来,像个包子似的,连眼睛都给挤没了,一道鲜血顺着眼角流淌下来。

    另外半边脸也跟着肿起来一些。剩下的那只眼睛里,散发出骇人的寒芒。

    “抽他!”楚羽淡淡说道。

    “慢着……”中年人开口慢了。

    包厢里面再次被一股风暴肆虐,众人全都面色苍白的向后退去。

    这些人当中,也就少数几个,能稳住自己身形,不过脸色也都很难看。

    啪!

    谢天宇再次被抽飞,顺着那个窟窿又进了隔壁的包厢。

    “小子,你是不是觉得我这飞龙会所是你可以肆意践踏的地方?”中年人终于怒了,冷冷看着楚羽,眼神中如同蕴藏着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

    小月突然在那边开口:“龙老板,他是北地楚家的人,这件事,是私人恩怨。”

    “北地楚家?”

    在场的这些人,目光全都微微一凛,再次看向楚羽的时候,都变得凝重了很多。

    楚羽多少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这个漂亮的少女,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帮自己说话。

    中年人深吸了口气,说道:“就算北地楚家,做事也要讲一个理字,你们私人恩怨我不管,但在我这里这么闹,分明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我说过,这里的一切损失,谢天宇会赔偿你。”楚羽说着,冲着隔壁的包厢道:“谢天宇,你说是不是?”

    “是尼玛……”那边传来一道微弱的声音。

    “看来还是没受到教训。”楚羽四处踅摸,这房间里面的东西,几乎都被大家贼刚刚爆发出的气息给搅碎了,不过隔壁的包厢倒是完好的。

    楚羽顺着那个窟窿走进去,随手打开了灯,看了一眼,从陈列架上面拿起一个两尺多高的大花瓶。

    看了一眼谢天宇,侧头教训肩膀上的大家贼:“你怎么两次都打同一面?不知道我有强迫症吗?不对称的东西,我看着别扭。”

    楚羽说着,走到谢天宇面前,举起手里面这个沉重的陶瓷花瓶。

    “你……你要干什么?”躺在那里的谢天宇一脸惊恐的看着楚羽。

    “我来帮你对称一下。”楚羽说道。

    随后走过来的中年人也一脸震惊,大声道:“你……你别动手!”

    谢天宇都快哭了,心说你特么倒是赶紧拦住这个疯子啊!还在这说个毛?

    其他那几个人,董城主,陆风……你们为什么不动手拦住他?

    还有小月,平日我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不出手?

    谢天宇像个怨妇一样,心中充满哀怨,对楚羽也是恨到极致了。

    之前他虽然接连两次想要杀了楚羽,但那只不过是因为楚羽挡了他的路而已。

    但现在,他对楚羽是真的恨之入骨了。

    可想而知,明天之后,这件事将传遍整个燕京城。

    他将名声扫地!

    楚羽……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谢天宇在心中咬牙切齿的发誓。

    楚羽举起手中两尺多高的瓷花瓶,看着似乎还有点吃力,甚至让人担心这几十斤重的花瓶会不会落到他自己脑袋上去。

    中年人刚要动手阻拦,大家贼斜睨了他一眼,中年人顿时止步。

    这只鸟……比这个人可怕多了!

    下一刻,楚羽将手中的花瓶猛的往下一掼,朝着谢天宇的脑袋狠狠砸下去。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下手真狠啊!

    黑眼圈的董城主和二十八九岁的青年陆风想要上前阻拦,楚羽肩头的大家贼身上骤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两人当即脸色苍白的往后退了几步。

    嘭!

    哗啦!

    这个结实而又沉重的瓷花瓶,狠狠砸在谢天宇的脑袋上。

    花瓶粉碎,谢天宇立刻头破血流!

    再看那张猪头脸,已经没人样了,当真是他妈妈来了都认不出他。

    谢天宇就算修为很高,肉身无比坚固,但在接连遭受沉重打击之下,也终于扛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不是说境界高的人,肉身坚固无比,怎么这么不经砸?”楚羽在那自言自语,一脸疑惑。

    “弱爆了!”大家贼嘲讽。

    其他那些跟过来的人全都要崩溃了!

    换你躺在那,这一下都能砸死你,脑袋都能给你砸碎了!众人心说。

    小月看着楚羽,开口说道:“之前他接连两次想要杀你,你这么对他,也算不上过分。”

    在场众人全都微微一怔,尤其是刚刚跟谢天宇一起的几个人,董城主、陆风,还有那个漂亮女孩,全都无语的看着小月,心说这丫头是疯了还是傻?这种事情也能当众说?

    小月却是不管别人怎么看她,自顾说道:“不过,你若是杀了他,对你也没有任何好处。”

    楚羽看着她:“那你说怎么办?”

    “不如就这么算了吧。”小月认真说道。

    就这么算了?

    众人全都一脸无语,都在心里暗道:就算楚羽肯,恐怕谢天宇也不会答应吧?

    楚羽皱着眉头看了小月几眼:“你这是替他求情?”

    小月淡淡看了一眼楚羽:“我这是为你好。”

    “这丫头肯定是看上你了,看你长得帅!”大家贼说道。

    大家贼之前被楚羽给收拾怕了,那遭遇都不敢回忆,所以如今拍起马屁来格外用力。

    小月那双极美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怒火。

    不过,大家贼这张贱嘴她算是见识过了,知道它鸟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只好装作没听到。

    “你有病吧?”楚羽看着小月,微微皱眉。

    “你有药吗?”小月面无表情的看着楚羽。

    众人又是一阵无语,心说这位从未见过面的楚家公子,也真是个极品。

    见谁都怼啊!

    还真是什么样的鸟有什么样的主人。

    然后这个绝色倾城的少女,看着文文静静,原来也特么是个极品。

    众人忽然有种感觉,小月跟楚羽似乎挺般配的……

    这时候,楚羽又说了一句话:“跟我走,我能治。”

    说完,楚羽看都没有再看一眼倒在地上的谢天宇,转身就走。

    跟谢天宇吃饭的几个人犹豫了一下,没人上前拦阻。

    他们不怕楚羽,楚羽身上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刚刚举起那个花瓶看着都挺费事,一看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关键是那只大家贼,太恐怖了!

    仅是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气势,就让人完全不敢接近,如果不是嘴太贱,那只鸟绝对有宗师风范!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女神一样的小月,居然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真跟楚羽走了。

    惊掉一地眼球。

    ---------------

    周一,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