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四十七章 宋先生
    当晚,楚天熊在明天即将出行的壮行酒酒局上,有点喝多了,当有人问起楚羽的时候,他无意中透露出一番话。

    “我的那个侄儿,哎,不提也罢……非要我说?这有什么好说的?公司里面的元老,多半都是我这些年带出来的,也不可能因为他来了,就全都吧人家赶走不是?”

    “他觉得这是我不愿放权给他,有点闹情绪,整天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面玩游戏。”

    “劝?我当然劝过,可你们也知道,他是家族的嫡子,身份地位尊贵,而我……我就是一个庶出。虽然这辈分上是叔叔,可实际……不说也罢。”

    “恩,他这样不接手,我有什么办法?只能先暂时这么挺着喽,看他什么时候心情好……啊,不苦不苦,都是一个家族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楚家,最难能可贵的品质,就是团结!”

    “不说这些没用的,喝酒,祝我们明天的行动,能够顺利!”

    楚天熊的这番话,当晚就传出去。

    楚羽无能、任性还嫉妒贤能的这种印象,当晚就传遍整个龙城的上流圈子。

    只不过这一次,敢暗中议论的人不多了。被那只该死的大家贼给打怕了。

    上次那几个,现在都还在医院躺着呢。要不是有楚家赔偿的上好药材,有几个恐怕都会落下残疾。

    什么?报复?

    没看冷家都忍了吗?

    那可是楚家!

    北方狼族啊!

    谢家在燕京经营多年,被楚家一夜之间就给赶出去了。

    前两天谢天宇的死讯传来,更是惊呆了无数人!

    谢家那位公子,可是死在自家大本营。同时死的,还有两个冲穴境八段的高手!

    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楚家做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没人愿意招惹这头北方狼。

    楚笑笑跟小月一起跑来楚羽这里,小丫头对父亲的“失言”还有些生气,同时也有点为父亲开解的意思,在楚羽面前念叨。

    “我爸爸真是的,怎么能这么说哥哥呢?这群大人好讨厌,喝点酒就没数了,牛吹的震天响,喝多了之后好像全世界都是他们的。哥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几天还不让我来找你,整天逼着我修炼,真是烦人。”

    楚笑笑穿着一身紧身的皮衣,将身体勾勒得玲珑有致,小小年纪,就给人一种妖精的感觉。

    小月倒是一如既往的,一脸风轻云淡。

    不同于楚笑笑这种小丫头,小月知道的事情可是很多。

    她很清楚,楚羽这两天根本就没在龙城,楚天熊不叫楚笑笑过来,应该是也清楚这件事。

    怕楚笑笑走漏了风声!

    豫省神都发生的那件事,在她看来,跟楚羽是脱不开干系的。

    不过,这种事情,她当然不会表露出来。

    “怎么样?董秘做的如何?”楚羽笑着问小月。

    小月淡淡说道:“就那么回事吧,也不难。”

    “哥你不知道,小月进公司之后,公司里面那群牲口就疯了,哎,整天就想着如何跟女神邂逅呢。关键是小月姐很厉害,用了几个小手段,那帮家伙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拼命工作……”

    楚羽一脸无语,看着小月:“喂,小丫头,好好说话。”

    “哎呀,哥,人家这不是为了更形象的表达情绪嘛。”楚笑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笑嘻嘻的道。

    小月在一旁抿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楚羽看了她一眼:“行啊,不错,以后再接再厉!”

    小月看着楚羽:“那你呢?”

    “我继续闭关!我要修炼!我最近已经找到了恢复的办法!”楚羽在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小月心里面直翻白眼。

    楚笑笑倒是高兴坏了,摇着楚羽的胳膊求证。

    “真的吗哥哥?是真的吗?你没骗我吧?我爸都说你整天打游戏……咳咳。”

    楚羽摸了摸楚笑笑柔顺的长发,笑道:“当然是真的,不信过段时间你看。”

    “那太好了!”楚笑笑开心得跳起来,比她自己提升境界都高兴。

    整个楚家,这些年来都在为楚羽感到惋惜。那样一个绝世天骄,怎么就一下子废掉了呢?

    如果楚羽能恢复,对整个楚家来说,都绝对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天大好消息。

    楚笑笑在这里待了一会之后,就告辞离去了,她每天的任务都很重,不但要学习,还要修炼。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希望老爸赶紧走,那样她就自由了。

    楚羽则是心中暗笑: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回头知道自己老爸不走了,会不会崩溃掉?

    房间里,剩下小月和楚羽两人。

    小月看着楚羽:“青丘那边联系我了。”

    “恩?”楚羽看她一眼。

    “要我回去,被我拒绝了。我要他们送一套狐族修炼的功法过来,他们也在昨天给我送来了。”

    小月声音清冷,表情淡然。

    但楚羽却能感觉到,整个过程,未必是那么轻松的。

    “我跟他们订了三年之约,三年后,我会解决身上的问题。”小月说道。

    “那他们没问为啥非要在这?”楚羽看了一眼小月。

    小月说道:“问了,我说高兴。”

    “……”楚羽满头黑线,心说这也行?

    不过这倒是很符合这个丫头的性子,高冷,有些任性,却并不让人反感。

    “好了,确定你没事,我走了。对了,明天狐仙洞,可能会有一些古教弟子过来,你小心点。”

    小月说走就走,直接离去。

    楚羽当晚,又把自己的两个保镖叫过来。

    其实他们俩,才是楚羽的真正心腹,这么多年一直跟在楚羽身边,从无怨言。

    也理应为他们提升一下实力了。

    两个保镖,一夜之间,全都被楚羽硬生生提升到了冲穴境七段巅峰。

    没有进入八段,是他们的天赋,实在是有限。

    如果强行提升,会伤及到他们的根本。

    竖眼之下,人的经脉穴道极为明晰,什么样的天赋,楚羽现在差不多一眼就能看穿。

    像两个保镖这种的,很多穴道几乎都是被彻底堵死的。若是强行冲击,他们必然会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

    有些伤害,不是药剂能够补回来的。

    饶是如此,两个保镖也全都乐疯了!也快要激动疯了!

    一方面他们固然为自己境界提升感到开心,另一方面,是他们的少爷终于恢复了!

    楚羽叮嘱他们,关于他已经恢复的消息,不要外传。

    还不到时候。

    第二天一早,楚羽早早起来,经由专用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

    还是上次的那个司机,一路沉默的把楚羽送出了龙城。

    二十多分钟后,楚羽……应该是宋鸿,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约定好的地方。

    这是一处私人会所,楚羽刚到门口就被门童客气的拦下。

    “先生您好,这里是私人会所,请问您有请柬吗?”

    楚羽直接拿出一张有些古朴的灰色请柬。

    门童脸上露出尊敬之色:“先生里面请。”

    楚羽点点头,直接走了进去。

    会所里面此刻已经有不少人了,或坐或站,在那小声谈论着。

    见楚羽进来,全都抬起头打量一眼。

    这里面的人大部分楚羽都不认识,只有少数几个,在当天他来龙城时那场酒会上见过。

    比如冷家的那个少爷冷峻,还有那个自以为是的青海吴家弟子吴冬。

    这里多了很多生面孔,虽然他们都没有释放出什么气息,但楚羽却能感觉到,他们大都不弱。

    虽然没用竖眼去观察,但也能感应到,这里面有不少是通脉境的高手!

    虽然才几天的时间,但看来还是惊动了不少人。

    楚羽心中暗道。

    随后他不动声色的寻了一个座位坐下,片刻之后,楚天熊带着大家贼一起进来。

    不少人全都上去跟楚天熊打招呼,但对大家贼却是敬而远之。

    这只鸟太可恨,如果不是因为楚天熊从中斡旋,不知有多少家族早就想请人把它给干掉了。

    它惹出来的祸端,岂止是打人?

    有不少事情楚天熊根本都没跟楚羽说。

    比如摸进人家的藏宝阁,偷吃人家顶级药材,都被拍下来了……

    所以就算现在,私底下想弄死这只鸟的,也大有人在。

    不过大家贼却是一脸得意,顾盼生姿的东张西望。那些人在跟楚天熊打招呼的时候,大家贼还一脸高冷的跟着点头。

    仿佛人家是在跟它问好。

    随后,楚天熊朝着楚羽这边走来,冲着楚羽点点头。

    “这次,有劳宋先生了!”

    楚羽淡淡的说道:“没什么,我会尽力而为。”

    这时候,很多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这是楚家请的帮手?”

    “看着也挺普通的一个人,不知道实力如何。”

    “呵呵,探索古迹这种危险的事情,很多时候看的还是运气。”

    “有实力才会有运气啊。”

    倒是吴冬,听到宋先生这三个字的时候,眼中有一抹精光闪过,微微皱了皱眉。

    随后,冷家家主冷青山走出来,冲着所有人一抱拳。

    “诸位,这一次探索狐仙洞,希望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收获。多余的废话就不说了,现在出发吧!”

    冷青山的心情不怎么舒畅,这件事发酵到现在,已经彻底超出他们家族的控制范围。

    就连那部经书,都被不少古教和大派给惦记上了。他已经命人将经书誊抄出来几分当做备份。

    因为原版,冷家这种小家族,十有八九是保不住的。

    这一次探索狐仙洞虽然是他们冷家发起的,但现在来的这些强者当中,有很多跟冷家都是一毛钱关系没有。

    冷家等同于已经被架空。

    他心中不爽,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干脆连什么场面话都懒得说,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心思,赶紧把这群人打发走就清净了。

    这就是小家族的悲哀,好处太大都不敢拿,就连捡剩都得看人家脸色。

    这次冷家只派出两个冲穴境六段的武者,差不多就是打酱油,意思一下。

    反正能捞到一点好处就捞,捞不到……那就捞不到吧。

    一辆豪华的大巴车,拉着三十多人,从龙城出发,很快就上了高速。朝着狐仙洞的方向,呼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