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四十八章 狐仙洞
    大家贼自己占了一个座位,跟楚羽挨着,装作一副不熟的样子,在那闭目养神。

    这家伙虽然挺贱,但还分得清轻重。

    吴冬坐在后排,目光不时从楚羽身上扫过。

    姓宋……代表楚家探索狐仙洞?

    吴冬的脸上,满是狐疑之色。

    他昨天晚上,听到一个消息,是从蜀地刘家那边传来的。

    说刘家跟古教寒霄、九霄一起,探索了一处上古遗迹。

    具体的过程吴冬不清楚,但却听说有一个姓宋的人,在那里面帮助过林诗梦,而且似乎还获得了大机缘!

    后来不知所踪,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人?

    吴冬虽然性子高傲,但心思却很缜密,做事还是很谨慎的。

    不然上次也不会听到太清两个字宁可丢脸,也要转身就走。

    姓宋,帮过林诗梦。林诗梦跟楚家那个废物楚羽之间不清不楚的,有些暧昧。

    谢天宇死了……杀他的人,同时干掉了两个冲穴境八段。

    如果将这些线索串联起来的话,似乎,眼前这人,极有可能就是那个人!

    想到这,吴冬顿时有些警觉起来。

    前几天他被楚天熊用太清惊走,心中对楚家已经生出敌意。

    如今楚家又请来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吴冬的心中,升起巨大的警觉。

    跟这里的其他人不同,他对狐仙洞里面的传承,是清楚的!

    在上古时代,青海吴家的祖上,曾跟狐仙洞主人有旧!

    所以这一次,他对狐仙洞传承也是志在必得!

    想着自己身上那几件法器,吴冬便有一股豪情从心底升起。

    别看这里面,我吴冬不是最强的,但你们谁有我的法器强大?还有那个什么宋先生……既然你代表楚家,到时候,就别怪我无情,拿你开刀!

    在那一瞬间,吴冬的眼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杀机。

    楚羽似有所感,但却没有回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大家贼传音道:“后面有杀气。”

    虽然没有太过高深的境界,但动物对各种气息,尤其是危险气息的感知,是要胜过人类的。

    楚羽没有回应,只在心中冷笑:我还没找上你呢,你反倒先找到我头上来了。

    他之所以继续用宋鸿这个化身,就是为了打造出一个强者的形象来。要让所有人都搞不清楚,宋鸿到底从何而来,是什么身份,背后又有怎样的力量。

    有这样一个神秘而又强大的人站在楚家这边,站在林诗梦这边,相信会让不少人感到忌惮。

    但现在,还远远不够。

    所以,楚羽需要用宋鸿这个身份,继续去做一些事情!

    就算惹出一些乱子也不怕,楚家也好,林诗梦也好,都不是白给的,他们有的是办法来撇清这件事情。

    楚羽希望有朝一日,宋鸿这个身份,能震慑住那些对楚家,对林诗梦心怀不轨的人。

    一个强者,或许很难做到。

    但一个行踪不定,神出鬼没的强者……是会让人不安,并且心存敬畏的!

    人心自古如此,越是神秘,越是畏惧。

    至于他自己原本的身份,楚羽并不打算将其塑造成一个武力强大的形象。

    毕竟,他“废掉”太多年了。

    一旦以一副强者的姿态突然间出现在世人眼前,说不定会被那些庞然大物给盯上。

    现在的他,还没有成长到那种可以跟古教、古派抗衡的地步。

    至于回头用一种怎样的方式,一点点出现在世人面前,楚羽还没有想好。

    这个,也是要看机缘的。

    大巴车在高速路上疾驰,不到三百公里的路,有大约两百多公里是高速。

    一个多小时后,大巴车下了高速,停在一个岔道口。

    前方,是一片浩瀚群山。

    绵延不尽,气势恢宏。

    众人从车上下来,朝着那片群山看去。

    带路的,就是冷家的一个冲穴境六段武者,对于这里的路,他早已经熟悉。

    之前来过不知多少次!

    不过这一次,却满腹心酸。之前每次来,都踌躇满志,觉得自家能凭借这次机缘一飞冲天。

    什么隐世家族?什么古教、古派?全都靠边站!

    以后我冷家,就是这龙城的真正龙头家族!

    不,不仅是龙城,甚至整个北方,都将在我冷家的笼罩之下!

    可惜,梦醒的很快。

    随着一些强大势力的介入,冷家如今已经几乎沦为看客。

    “诸位,且随我来吧。”冷家这名冲穴境六段武者脸色平静,很有礼貌。

    胸中却在滴血:祝你们全都死在狐仙洞遗迹里面!

    楚羽一脸平静的跟在众人中间,朝着山里面进发。

    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对这群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大家全都很有默契的保持着一个匀速。

    在这过程中,二十七八岁,身材有些微胖的青年凑到楚羽身旁,小声问道:“嘿,兄弟,你这次是代表楚家?帮他们探索古迹?”

    楚羽看他一眼,这青年笑眯眯的,看起来充满善意。

    “是啊。”楚羽点点头。

    “咱们这些人当中,有不少都是别家请过来的。不过,要我说,这寻宝,都是给自己寻的。毕竟这种事情很危险,一不小心,可能命就没了,犯不着给别人家卖命。除非报酬给的足够多……”

    微胖青年一副自来熟的模样,笑着说道:“我叫范建,兄弟你怎么称呼?”

    那边的吴冬,跟楚羽保持着一定距离,耳朵却竖起来,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

    范建?犯贱?这名儿起的,他爹心真大。

    “宋鸿。”楚羽淡淡说道。

    范建说道:“久仰久仰!”

    楚羽心中翻了个白眼,心说真虚伪,我这名字才第二次用,你上哪久仰去?

    范建却是不管那个,继续跟楚羽小声说道:“等下到了遗迹里面,不如咱们组个队吧?可以相互帮衬,还能互通有无。”

    “为什么找到我?”楚羽问道。

    “因为他们对我没兴趣。”范建一脸坦然,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我才冲穴境八段,境界有点太低了。”

    楚羽满头黑线,才冲穴境八段?太低了?

    真不知这话要是让华夏天骄榜上那些人听见会有怎样的反应。

    不过天骄榜上的那些人,天赋也都不错,他们的境界提升速度,也全都飞快。

    或许现在,排名第一那位,应该已经冲进九段了。

    范建倒是也没撒谎,他这境界,放眼世俗自然不低,已经算是很强大的高手。

    可在那些古教、大派、古老氏族子弟的眼中,当真不算什么。

    “那你是怎么来到这的?”楚羽看着范建,他不太相信这人一点背景都没有。

    尽管探索上古遗迹充满危机,可这终究属于是在切蛋糕。

    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来切一块的。

    “我啊,听到消息,自己来的。”范建嘿嘿笑道。

    楚羽扫了一眼其他人,见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不屑之色,似乎认识范建,但却不想跟他扯上什么关系。

    楚羽点点头:“那就到了再说吧。”

    “好,一言为定!”范建却一脸开心的说道。

    楚羽有些无语,谁跟你一言为定了?不过他倒是不反感这个脸皮有些厚的家伙。

    一行人在大山中穿越,在冷家那人的带领下,很快来到狐仙洞这里。

    这地方在很多年前,传说住着一只狐仙,狐仙的法力很强大,可呼风唤雨。

    在当时被当地的很多村民所供奉,这里甚至还有一座狐仙庙。

    只是如今那庙已经残破了,坍塌下来,看上去十分破败。

    庙旁是一片几十米高的山崖,狐仙洞,就在山崖的半空处,离地大约十几米。

    从下面看去,那洞口不大,也就二尺见方,里面黑漆漆的,不知通向什么地方。

    冷家这名武者带着这群人来到这里,用手指着上面的洞口说道:“这就是狐仙洞,从这里面进去,走三十米左右,会有一道结界,穿过那道结界,便是那处上古遗迹了。”

    这时候,人群中有人说道:“好了,谢谢你带领我们来到这里,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冷家这名武者面色一僵,看向那人:“什么意思?”

    说话的人,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面如冠玉,身材颀长,没有穿现代的服饰,而是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衫,头上扎着发髻。看上去十分的英俊倜傥。

    他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不想你去送死而已。”

    冷家这名武者皱眉:“送不送死,也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呵呵,你真当谁都有资格进入这处上古遗迹?”年轻人淡淡的笑起来:“行了,你带路的人情,我们已经记下,回头我们在这里取得机缘,将来不会忘记你冷家。”

    说着,他看向楚羽这边:“还有你、你、你……你们也都不用进去了。来看看,长长见识就行了。上古遗迹,不是你们进的地方。”

    这年轻人同时点了好几个人,基本上都是龙城这边家族中人,或是他们请来的帮手。

    这些人的脸色全都变得难看起来,这是明摆着的喧宾夺主。

    发现狐仙洞里面有上古遗迹的,是他们龙城的家族,但现在,他们却被驱赶。

    “怎么?你们还不服气?”这年轻人说着,身体中猛然间爆发出一股雄浑的气势。

    一股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直指楚羽这边。

    当下就有十几个人面色苍白的向后退去,冷家那两个冲穴境六段的武者,更是不堪,向后连退了几十米远,用手捂着胸口。

    楚羽站在那里没动,但他已经推断出,这年轻人,竟然是一个通脉境一段的高手!

    跟娃娃脸的小屁孩齐恒,是同样的境界!

    不过让楚羽有些惊讶的是,身旁号称自己冲穴境八段的小胖子范建,居然也没事儿人一样的站在那,脸上带着笑容。

    像是完全没感受到那年轻人爆发出的气势。

    这个家伙……有点言不由衷啊。

    那年轻人先是看向被他气势逼退的那些人,淡淡说道:“现在服了吗?我不想在这里对你们动手,说实话,你们还不配让我出手。自觉一点,自己离开吧,保住一条性命回去不好吗?”

    这时候,楚羽发现年轻人身旁有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不愉之色。而这种情绪,似乎是冲着那年轻人去的!

    楚羽心头微动,心说难道这年轻人不是那种嚣张跋扈之辈,他是在救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