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五十一章 死胖子
    范建!

    楚羽一眼认出!

    这个撅着屁股在那翻东西的家伙,正是狠狠阴了他一次的那个死胖子!

    这时,范建恰好找到了一件器物,正在用力的把它从土里面拉出来。那器物上面沾满了泥土,但楚羽还是一眼认出,那东西好像是一个丹炉!

    丹炉的模样仿似鼎状,三足两耳,算上腿的话,高约两尺,直径约一尺半。

    因为被泥土糊着,脏兮兮的,看不清楚本来模样。

    但能从上古保存到今天的器物,几乎不可能存在凡品!

    但凡品级低一点的东西,早就磨灭在岁月中。

    所以范建在找到这个丹炉之后,顿时忍不住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果然被我找到了!仙鹤炉……哈哈哈哈,神器啊!”他狂笑着,还不忘四处踅摸,一脸小心谨慎的模样。

    楚羽冷眼看着在那狂笑的胖子,然后看着他一双手都有些哆嗦,小心翼翼的拂去丹炉上面的泥土。

    楚羽可以清楚的看到,丹炉被拂去泥土的部分,很是光洁!

    也就是说,这些泥土,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贴到丹炉之上!

    宝器自洁!

    楚羽一下子想到这句话,心,瞬间热起来!

    他曾在一部古籍上看过,关于上古修真时代中对高级法器的介绍。

    其中一句话,他还记得很清楚:宝器者,自洁!

    越是极品的法器,越是灵性十足,哪怕深埋在大地深处,千年万年亿年之久,拂去尘封的泥沙,依然光亮十足!

    而能被称之为宝器的法器,至少也是超越先天级别的!

    当下这个时代,先天法器都堪称宝物,超越先天的……至少当得起“重器”二字了。

    很显然,那死胖子挖出来的,就是一件真正的重器!

    难怪他会兴奋成这样?

    楚羽没有急着对范建出手,因为他很清楚,这家伙的境界极高!

    他的身上肯定带着遮蔽气息的法器或是符篆,外人很难辨别出他的真正实力。

    之前楚羽在范建钻进结界那一瞬间,张开竖眼看了他一眼,这个王八蛋的十二正经已经打通了六条半!

    也就是说,这个死胖子,是一个通脉境六段的真正天骄!

    如果不是当时楚羽看他一眼,说不定真的被他给坑了。

    想想,一个二十七八岁,通脉境六段的武者,在当下这个时代,绝对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这样的人,就算脾气性格再怎么贱,骨子里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骄傲?

    所以从时候起,楚羽就感觉不对。

    事实证明,这死胖子果然是想要坑他。

    甚至在楚羽看来,这混蛋不仅仅是在坑他一个人,其他那几个自视甚高的人,十有八九,也被他给骗了!

    不然的话,一个通脉境六段中期的年请高手,谁敢轻易小觑?

    楚羽隐藏在暗中,看着范建不断的擦拭手中的丹炉。

    那丹炉的体积虽然不算小,但好像很轻,在胖子手中,轻若羽毛般。

    转来转去,很快的便被他擦干净上面的所有尘土泥沙。

    实际上也没用他如何努力去擦,因为那些尘土泥沙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粘在这个丹炉上。

    干净之后,丹炉终于露出本来面目。

    丹炉的整体黝黑,十分古朴,闪烁着淡淡的金属光泽,在楚羽的方向能够看见丹炉上面雕刻着仙鹤。

    那仙鹤栩栩如生,仿佛随时可以振翅飞出丹炉!

    范建两手抱着仙鹤炉,一脸陶醉和满足。

    就在这时,突然间从一旁射出一道光芒,直接射向范建!

    抱着仙鹤炉的范建悚然一惊,本能的用仙鹤炉挡了一下。

    当!

    一声巨响!

    震耳欲聋!

    就连距离很远的楚羽都觉得自己五脏六腑在翻腾,胸口发闷!

    他一脸震撼的看向那边。

    范建当即被击飞出去,在半空中便喷出大口鲜血。

    狠狠的摔在几十米外的一片废墟上。

    楚羽始终张着眉心的竖眼,可以清楚的看到,范建摔落的地方,有煞气和死气缠绕。

    当那些气想要往范建的身体中靠拢的时候,有一道淡淡的能量构成的防御,将那些气全都挡住!

    这家伙的身上,还有其他宝物,竟然连这里的煞气和死气都能给挡住。

    果然是有来头的!

    不过,更让楚羽有些心惊的是,一个通脉境六段中期的强者,竟然被一道光一击打成重伤?

    他看着落在地上的那只仙鹤炉,似乎没有丝毫损伤。

    刚刚如果不是这只仙鹤炉替范建挡了一下,那道光芒十有八九能把他的身体给打出一个大窟窿!

    范建躺在那发出痛苦的呻吟,同时怒骂:“哪个王八蛋敢偷袭老子?你娘的……别让老子看到你,不然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楚羽潜藏在那,一双眼始终盯在刚刚射出光芒的地方,对方在一击得手之后,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冒出来。

    这让楚羽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城府,真的是很深,很能沉得住气。

    这时候,范建大声怒骂起来:“娘的,有胆子偷袭,没种出来见人?混账东西,别让你家胖爷知道是谁在偷袭,不然绝不会放过你!出来啊!你倒是出来啊?胖爷已经不行了,难道你还不敢滚出来让爷看看你是何方小鬼?”

    “呵呵,范建,你这死胖子还真是很贱。想不到,你居然隐藏的这么深,更想不到的是,你手上居然也会有这里的地图。”

    随着这个声音,从那边走出一道身影。

    楚羽听那声音就觉得耳熟,如今看见这人,顿时恍然。

    吴冬!

    青海吴家的吴冬!

    他之前曾经在龙城那次酒会上,羞辱过楚羽,还想要强行带走楚笑笑。

    最后被楚天熊用太清给吓走。

    他出现在这里,的确让楚羽有些意外。

    因为吴冬在那群人当中,算是境界相当低的一个!

    范建当时是骗楚羽,说他是冲穴境八段。可这吴冬,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冲穴境武者。

    一个冲穴境的武者,居然也跑到这里来了?而且还毫发无损?

    楚羽虽然也是冲穴境,但他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是正常的冲穴武者。

    在这里看见吴冬,着实让楚羽感觉有些诧异。

    看来,古老的氏族里面,也的确是存在着一些了不得的传承和……强大的法器!

    范建看见吴冬也是一怔,随即冷笑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后手对付你了?”

    吴冬从那边走出来,走到仙鹤炉跟前,停了下脚步,淡淡说道:“仙鹤炉,仙鹤丹经……上古十大丹炉、十大丹书。这种宝物,要有德者才能拥有。”

    范建一怔:“你得到了仙鹤丹经?”

    吴冬没回答,而是一脸冷笑的看着范建:“你不过是一个无耻之徒,不配拥有重宝。”

    范建也冷笑起来:“小王八,真没想到你也隐藏的挺深,不过,你一个区区冲穴境的蝼蚁,真以为能跟我抗衡?”

    “正常情况下,不能,但现在,你现在已经身受重伤。不得不说,你这虚虚实实玩的挺高明,差点就吓住了我。可惜你遇到的是它!”

    吴冬说着,一扬手中的一件法器。

    那是一个巴掌大的小手弩,但却没有弩箭。刚刚那道光芒,就是从这小手弩中发射出来的。

    “惊神弩?”范建那张胖脸之上,露出几分惊骇。

    吴冬咧嘴,呲牙一笑:“你倒是挺有见识,不愧是盗门的核心嫡传弟子。”

    范建的脸色,终于变得严肃起来:“想不到你知道的还挺多。”

    “比你想的还要多一点。”吴冬说道。

    范建脸上有些苍白,几乎看不见血色,他的伤势的确有些严重。

    惊神弩,已经超越先天法器,威力强大无匹。他刚刚能侥幸留下一命,还是借了仙鹤炉的光。

    范建目光闪烁,看着吴冬:“仙鹤炉归你,我可以用我爹娘发誓,回头绝不会报复你!你既然知我身份,若真敢杀我,你会后悔。”

    “用你爹娘发誓?死胖子,整个圈子里谁不知道你是个大坑货?你爹娘的名字早就被你糟践无数次了吧?”吴冬冷笑。

    “那你想怎样?”范建眉宇间,闪过一抹煞气。

    他一个堂堂通脉境六段中期的年轻天骄,装怂归装怂,但骨子里那种睥睨群雄的骄傲却是一点都不少的。

    被吴冬一个冲穴境的武者这样嘲讽,他同样受不了。

    “杀你!”

    “就你那点能耐,还能再发动一次惊神弩?”范建一脸蔑视。

    “我还有剑!”吴冬淡淡说着,从身上取出一把青铜古剑。

    远处的楚羽一看,跟自己身上这两把,还真差不多。心说果然是批量生产的东西啊……

    “一样可以杀你!”吴冬眸子里,闪过冷厉之色。

    他太清楚招惹范建这种人的后果,所以,从一开始,范建用仙鹤炉侥幸活命那一刻,他就没打算要放过这个死胖子!

    眼看着吴冬拎着青铜短剑一步步走过来,范建忍不住扯着喉咙大声叫起来:“宋兄,宋大哥,宋爷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救我一命,我特么用我的灵魂发誓,以后永远当你小弟,要是敢背叛你,就让我被天打五雷轰!”

    吴冬脸上顿时露出狐疑之色,向四周看去。

    他自然知道那个宋兄是谁,进入这里之前,他甚至还想找机会杀了那人!

    楚羽隐藏在那边,无动于衷。

    这死胖子不是一般不要脸,他的誓言,鬼才信。

    “宋祖宗,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救我一命,我以灵魂献祭认你为主,并且告诉你一件天大的秘密!求你了,人命关天啊……握草,你特么再不救我,那秘密就永远没人知道了!我用二哥发誓,我要说谎让我二哥从此不举!嗷嗷嗷嗷,救命啊老宋!”

    范建疯了一样的在那乱喊。

    吴冬却有些迟疑起来,他的精神高度集中,想要知道,这死胖子究竟是不是在虚张声势。

    嗖!

    一道身影,骤然出现在吴冬背后。

    那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像是一道光!

    吴冬拼了命的将仅有的力量灌注到惊神弩内,想要射向身后的一瞬间——

    两把锋利的青铜短剑,从后背,刺穿他的身躯,然后从前胸透出。

    吴冬低下头,一脸不敢置信。

    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

    胖子别误会啊,故事而已。我也是死胖子,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