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六十七章 抢男人不行么?
    这三个年轻人全都器宇轩昂,一身气场十分强大。顾盼之间,带着一股淡淡的傲然。

    为首的年轻男子,身材很高大,相貌很英俊,穿着一身合体的休闲装,倒背着双手,闲庭信步,如同在自家闲逛。

    其中一名女子,看上去二十多岁,很漂亮。她头发盘着,面容精致,一张脸未施粉黛却闪烁着莹白的光泽。

    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一双凤眼,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在微笑。

    另一个女子,也就十八九岁,穿着紫色的纱裙,皮肤极白,一双眼睛很大,水汪汪的,看着非常可爱。

    这三人进屋之后,目光直接落到楚天熊身上。

    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直接无视楚天熊的质问,淡淡开口:“楚羽在哪?”

    “你们是什么人?”楚天熊处变不惊,冷眼看着这三人。

    “楚羽在哪?”年轻男子一双眼中,射出两道锐利的光芒,从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向着楚天熊压制过来。

    楚天熊顿时感受到一股巨大压力!

    平日里,楚天熊性子保守,做事稳妥,从来不去干冒险的事情。

    但这可不代表他骨子里是个怂人。

    实际上,年轻的时候,楚天熊同样是一个脾气火爆性子强硬的热血青年。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

    眼前这三个年轻人,明显都有很大来头,应该都是通脉境的年轻天骄。

    不过,那又怎样?

    楚天熊抬起头,冷眼看着这个年轻男子:“我不知道!”

    啪!

    年轻男子出手如电,狠狠抽了楚天熊一记耳光。

    然后好整以暇的看了一眼自己白皙的修长的手掌,道:“这一巴掌,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别说你这种低等人,就算是你们楚家,若我愿意,想要灭掉,不过弹指间。”

    嚣张、霸道!

    却像是在诉说一件最平常的事情。

    楚天熊站在那没动,他甚至没有用手去捂自己的脸。

    被打的这边脸已经有些红肿,上面有一道明显的巴掌印。

    楚天熊心中已是怒极,但脸色却十分平静,他看着这个年轻男子,嘴角忽然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

    “你不信?”年轻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危险之色。

    这时候,那个高挑的漂亮女子眨动一双凤眼,微笑说道:“抱歉,楚天熊先生,事情可能有点误会,三森他有点冲动了。他是求真派嫡传弟子,他的师兄邱天雪,不幸死在狐仙洞遗迹里面。所以,他最近的心情不大好。”

    楚天熊冷冷道:“这件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漂亮女子深深看了一眼楚天熊,道:“邱天雪的死,跟楚羽的大师兄宋鸿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我们没有什么恶意,只想问一问楚羽,关于宋鸿的一些事情。”

    她说着,看了一眼身旁的年轻男子三森:“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没有为难你们的意思,只要让我们见一眼楚羽,我们问清楚事情就会离开。”

    那个长相可爱穿着紫色纱裙的漂亮女孩,在刚刚三森动手打人的时候,眼中就闪过一抹不忍。

    此刻她忍不住开口,道:“雪姌姐说的对,我们真的只是想找楚羽问点事情,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风凝……”雪姌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紫裙女孩,这个小丫头太善良单纯,到现在还以为他们真的只是来找楚羽问一点事情?

    难道她不知道三森和邱天雪在求真派的时候就是死对头吗?

    三森哪有兴趣给邱天雪报仇?那不过是一个借口啊傻丫头!

    风凝弱弱的看了一眼雪姌,她固然单纯,但却没那么傻,心里面怎么会一点数都没有。

    但她真的不想这个样子,觉得这太欺负人了。

    楚天熊看着几人,他精于世故,已经看出这三人的性格。

    “楚羽外出历练,根本不在龙城。”楚天熊心中愤怒,但从始至终,都表现得很平静,也很淡定。

    三森脸上露出一抹哂笑:“一个废物……谈什么外出历练?该不会是吓得藏起来,不敢见人吧?”

    楚天熊自己受辱,尚可忍受,但见人羞辱楚羽,当即心中怒火难耐,淡淡说道:“希望你看见楚羽公子的时候,还能这么从容的说话。”

    “一个废物……还公子?”三森冷笑:“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时候,漂亮女子雪姌看了一眼楚天熊,淡淡说道:“好,既然楚羽不在,那我们就先走了,这段日子,我们会住在龙城,什么时候楚羽回来了。麻烦你通知我一声,这是我的名片。”

    雪姌说着,从包里取出一张精致的名片,放在桌子上。

    如今早已是信息化的时代,还在用纸质名片的人已经很少了。

    楚天熊的目光落在桌上那张精致的名片上,看见那上就只有一个名字——雪姌,一串电话号。

    他点点头:“好吧,楚羽公子回来,我会通知你。”

    “咱们走吧。”雪姌冲着三森打了个眼色,然后转身离开。

    风凝也紧随其后,跟着出去。

    三森冷冷看了一眼楚天熊,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然后转身离开。

    到了外面之后,三森看着雪姌:“你真的相信那人的鬼话?”

    雪姌凤眼一挑,看他一眼:“为什么不信?”

    “那楚羽明明就是个废物……”三森话音未落,忽然间脸色一变,身形爆退。

    啪嗒!

    一泼鸟屎,正好落在他的头上!

    对方像是早已经算计好了的,等在那里,专门为了在他头上拉一泡屎。

    甚至连他的反应都算计在内!

    三森下意识的伸手一摸头,顿时摸了满手……

    当下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咆哮:“啊!”

    三森的一双眼都红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他已经快疯了!

    那边的雪姌和风凝全都看得一脸呆滞,然后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飞得老高的那只灰突突的麻雀。

    两女心里面全都忍不住想笑,却又没法笑,憋得很难受。

    “我要弄死你!”三森抬手就是一拳,直接打向空中。

    雄浑的力量,在虚空中形成一股恐怖的波动,但这鸟飞的太高了。三森这一下根本就打不到它。

    “哈哈哈哈!”

    天空中,传来那鸟的狂笑,能干出这种事的鸟,除了大家贼也没谁了。

    它飞得极高,语气中充满嘲讽。

    “小子,感觉如何?是不是很香?要不你舔一下看看甜不甜?真的,他们都说爷的屎又香又甜的,但是爷没尝过,觉得有点恶心,要不你尝一口看看?”

    “我特么一定要弄死你!”

    三森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他一手鸟屎,头发上也是。

    那股恶臭的味道不断在刺激着他的神经。

    嗖!

    大家贼飞快的消失在虚空中,溜了。

    它又不傻,哪有胆子去跟一个通脉境的武者正面对抗?

    能狠狠恶心这人一下就够了!

    “擦一下吧。”雪姌强忍着心里面的笑意,递过来一张湿巾。

    三森接过湿巾,擦了一把手,然后说道:“我回去洗澡了!”

    说话间,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这里。

    等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后,

    雪姌跟风凝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全都忍不住,同时大笑起来。

    倒不是她们没有同情心,实在是这件事……太好笑了。

    “三森真倒霉,他要是没往后退那一下,还不会中招……”风凝乐不可支的道。

    “的确,那只鸟太贼了。”雪姌掩嘴笑着,随后说道:“看来那个楚羽,当真是不简单啊!”

    “怎么?”风凝有些奇怪的看着雪姌,不明白这件事怎么又跟那楚羽扯上关系了?

    “这只鸟是楚羽的宠物,传说中,只是一只冲穴境七段的鸟。”雪姌说道。

    “是啊,怎么了?”风凝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雪姌。

    雪姌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风凝的头,胡乱揉搓两下。

    “哎呀……”风凝鼓着嘴巴用手理顺自己的头发,气鼓鼓的看着雪姌。

    雪姌笑起来:“你刚刚没感觉到,那只鸟绝不止冲穴境七段吗?”

    “啊?没有啊!”风凝一脸呆萌。

    “我调查过楚羽身边的人,他的两个保镖,还有两个最近跟在他身边的楚家人,还有……刚刚的楚天熊,他们这些人的境界,全都有所提升!”雪姌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她看着依旧呆萌,但蹙起眉头的风凝:“你再想想,狐仙洞那里,盗门的范建和那个神秘的宋鸿他们,可能得到了什么东西……”

    “鹤圣传承?”风凝猛的瞪大眼睛,看着雪姌,道:“可是……那种传承,他们怎么可能会给楚羽?”

    “呵呵……”雪姌笑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风凝莹白的额头上,浮现出几道黑线。

    雪姌说道:“但这里面,肯定有关联,找到楚羽,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风凝有些担忧的看着雪姌:“可是我们……真的要抢人家的东西么?”

    雪姌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风凝:“你是不是傻?谁说非要抢东西了?抢男人不行么?”

    说着,直接转身离去。

    高跟鞋踩在地上,嘎达嘎达。雪姌的背影,摇曳生姿。

    风凝留在原地,有些风中凌乱:“这样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