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七十六章 青丘
    几人面面相觑,接连问了很多人之后,才最终无奈接受了这个令他们难以置信的事实。

    按照石长老的定位,肯定就在这附近!

    但这里的人都说,没看见有东方人出现过。

    为什么?

    那小子肯定会易容术!

    该死的!

    他们心中,都有种被宋鸿狠狠戏弄的感觉,这感觉实在是太糟了。

    他们不远万里,一路追过来。

    甚至因为利益分配,还闹得有点尴尬,不太愉快。

    结果……他们眼中的一块肥肉,小甜点……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连一点痕迹都没给他们留下!

    早知这样,还分配个屁?还闹个毛?

    几个先天大佬就差争得面红耳赤直接动手了。

    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还没钓到鱼呢,就因为怎么吃鱼打起来了,打完之后发现鱼早就特么跑没影了。

    真是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石长老和月长老等人全都是一脸晦气。

    尤其是石长老,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大傻瓜!

    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是太郁闷了!

    “宋鸿……该死!”

    石长老咬牙切齿,眼中有火光绽放。

    此时的楚羽,坐在一辆长途大巴车上,虽然后背的伤还有点疼,但也没关系,不算特别重,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

    他优哉游哉的离开了那座小城!

    靠在椅背上假寐的楚羽,突然有些感激自己“废掉”的那十六年,因为这十六年,让他学会了太多修炼之外的知识。

    这其中就包括世界各国的语言!

    楚羽精通七八国语言,对很多小语种同样有所涉猎,虽不算精通,至少可以交流。

    化成一个中亚人模样的楚羽,操着一口熟练的本地语言,跟这里的人沟通起来没有任何压力。

    也没有人会想到,他们身边竟然会坐着一个血统纯正的东方人。

    身后那座小城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地平线尽头。

    经历了这场危机之后,楚羽变强的决心,愈发强烈。

    不入先天,不成修士,终究只能算作是更强大一点的蝼蚁。

    之前的一点自满情绪,经此一役,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像雪姌因为年轻,付出了一些代价一样;楚羽同样也因为年轻,犯了一些小错误。

    人总是在不断的磨难中成长,从不犯错的,那是神明,不是人。

    坐着大巴车来到另一座城市之后,楚羽开始了返程之路。

    朝着青丘所在的方向,一路疾驰!

    青丘位于鲁地境内。

    相对那些隐世家族,青丘要强大得多,同时,因为血脉的原因,他们也非常神秘。

    很低调!

    青丘的人,很少会跟外界打交道。

    当代的青丘门主,是一个有着雄才大略的人。

    他的年纪不算大,少年天才,赶上世界复苏,没有经历太久岁月,就已经修炼到极高境界。

    这一次,青丘门主外出游历,一走就是一年多。

    开始的时候,还有消息传递回来,但在半年多之前,好像是进入到了某个古迹当中,从此后,便再无任何消息传出。

    青丘内部对这个消息高度封锁,知道的人极少。

    这也是为什么陆长老那一系,忍不住对杜长老出手的原因。

    他们都觉得,门主十有八九,是遭遇不测了!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半年多音信皆无?

    一般的遗迹,三两天就足以探索个遍,就算是大型遗迹,有十天半月的也就够了。

    除非像楚羽在三星堆下面遇到的那片庞大古迹,但纵然是那种,几个月的时间,也是足够。

    哪有现在这样,一口气消失半年多的?

    青丘内部。

    一座巨大的宫殿内。

    放着一只一人多高的铁笼子,笼子的四周,贴着大量的符篆。

    笼子里面,关着一只五尺左右,生着三条尾巴的白狐。

    白狐的身上,还有不少血迹,已经干涸,贴在原本柔顺光亮的白毛上,看着触目惊心。

    白狐趴在那里,爪子上带着镣铐,镣铐上面也有符篆封印。

    它一动不动,像是死去一样。

    笼子外面,有几个人。

    青丘的两个门主,左大通和刘五成,一脸风轻云淡的站在那。

    陆长老脸上带着冷笑,看着笼中的三尾白狐。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人远远的站着,包括陆长老刚收不久的内门弟子武凯。

    因为忠心耿耿,加上很聪明,有眼力见儿会来事,武凯很受陆长老的重视。

    回头他若是实力能再进一步,甚至有可能成为陆长老的嫡传弟子!

    武凯看向笼子里那只三尾白狐,嘴角忍不住泛起一抹得意之色。

    心道:怎么样?我就说,你很快就未必是我的师姐了!臭婊子,平日表现得清高冷傲,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现在不也是乖猫一样,现出原形趴在那里?

    而我武凯,很快就将成为陆长老……啊不,应该是陆副门主的嫡传弟子!

    我的地位,将平步青云!

    说不定,在未来还能得到被赐姓狐的机会!

    而你,却成为了阶下囚,马上就要布你师父后尘,被扔进深渊当中。

    只是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啊!

    武凯觊觎小月美色,在心中暗自意淫已经很久,只是在过去,他从来不敢表露出来。

    对曾经的他来说,小月就像天上的明月,而他,不过是地上的一块石头。

    但今非昔比了!

    要是能有机会一亲芳泽……那该多好?

    武凯站在那胡思乱想着,脸上却布满严肃之色。

    跟忧国忧民似的,要多正经有多正经。

    陆长老看着笼中的小月,声音冰冷:“小月,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认错吗?”

    已经现形的小月声音依旧清冷,缓缓睁开眼,眼中满是虚弱之色,但却依旧倔强。

    “我何错之有?”

    “不见棺材不落泪!你真的想要跟你那个叛徒师父一样,被扔进深渊吗?”陆长老声音冷厉,他冷冷看着小月。

    “叛徒是谁,你们自己心里有数,等门主回来,不会放过你们。”小月声音虚弱,但却充满冰冷。

    “门主?呵呵,他回不来了!”副门主左大通冷笑道:“若是能回来,早就回来了!”

    刘五成淡淡说道:“门主就算回来,又能怎样?你师父叛逆,证据确凿,就算是门主,也要遵循门规行事。”

    “小月,你罪孽深重,不知悔改,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陆长老冷眼看着小月,语气森寒:“你若是现在交代出你的问题到底是怎么解决的,是不是宋鸿出手?宋鸿到底什么来历……我会建议两位门主,对你网开一面!”

    “两位门主?”小月的声音中充满不屑:“省省吧,你们要杀就杀,要把我扔进深渊就快点,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多说一句。”

    “好,我就欣赏你这种硬气的女人。”陆长老一声狞笑,然后看向左大通和刘五成两位副门主。

    这两个副门主微微点头。

    陆长老回头看了一眼武凯:“去,把她给我扔进深渊!”

    武凯微微一怔,随即躬身:“徒儿遵旨!”

    说着,步履轻快的走过来,将这大铁笼子扛起来。几百斤的铁笼子,对一个冲穴境高段武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武凯出去之后,陆长老看着左大通和刘五成,满脸堆笑:“两位门主……这国不可一日无君啊,如今古老传承纷纷入世,咱们青丘因为无人主事,已经落后于人。这样下去也不行啊!两位门主是不是……”

    左大通的脸上,露出几分意动之色。

    刘五成也忍不住沉思起来。

    别看他们俩都是副门主,在整个青丘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这门主前有一个副字……终究是屈居人下。

    只是他们俩心中都有些担忧,就怕门主万一没死,到时候回来了可怎么办?

    这事儿绝不是闹着玩的,青丘门主虽然年轻,但却是血脉纯净的狐族嫡传!

    他的身份是受到过先祖肯定的!

    换句话说,人家那是名正言顺!

    左大通和刘五成两人身体中的狐族血脉虽然也很纯正,但跟门主比起来,却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

    青丘门主,天生就是整个狐族的君主,那是受到所有狐族认可和肯定的。

    现在他们两个想要取而代之,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陆长老一脸正色,劝道:“门主一走就是这么久,扔下偌大一个门派在这里,这种行为,已经算是不负责。难道说他不回来,我们青丘一切就要停摆不成?”

    说着,他看着两人:“再说,咱们这……也算是权宜之计,就算门主真的回来了,也没道理责罚我们吧?”

    最后,陆长老说道:“而且,两位门主可曾想过,这件事……没退路了啊。”

    左大通和刘五成两人身体微微一震,随即相互对视一眼。

    是啊,没退路了!

    他们打压了杜长老一系,砍了不少的脑袋。就连杜长老都被扔进深渊,杜长老的爱徒,可能有闪电狐血脉的小月,也马上就要被他们给扔进深渊。

    这一件件事情,都足以令他们身败名裂甚至万劫不复!

    “那好……陆长老,你再联合一些长老,劝进吧……”左大通看着陆长老,沉声说道。

    刘五成也点点头:“回头,你就是第一副门主!”

    陆长老的脸上,顿时露出抑制不住的喜色,屈膝跪倒在地:“感谢两位门主提拔!”

    “起来吧,陆平,你是个聪明人,多余的话不多说,苟富贵,勿相忘!”左大通说道。

    陆平风风火火的带人下去了。

    左大通和刘五成两人在房间里,相视一笑。

    左大通道:“门主现在,应该还困在那座东海龙宫里面吧?”

    刘五成微微一笑:“应该还活着,其实,我挺希望他能看到我们成为门主那天。”

    左大通咬牙,冷笑道:“黄口小儿,做上门主之位,便不知天高地厚,暗中培植势力,妄图对我们动手。却是不知,我们早已在很久之前,就看出这一步,为他精心准备了一道大餐!”

    说着,两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

    左大通说:“看书不投票不收藏,罪孽深重,扔下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