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八十一章 崩溃的左大通
    左大通有种焦头烂额的感觉,甚至有点搞不明白,一直都好端端的,所有的大势都在他们这边!

    为什么一下子变成这样?

    他们从一开始便觊觎宋鸿身上的鹤圣传承,想方设法的想要从小月这里得到相关信息。

    谁也没想到,宋鸿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按道理说,这应该是幸福来得很突然的感觉。

    结果……

    整个青丘,被折腾得鸡飞狗跳!

    哪怕是几千年前那一次,青丘因为一个苏妲己私自下界,惹出不小的乱子,伤了一些元气,可也没像这次这样凄惨啊!

    堂堂青丘,狐族祖地,竟被一个外人搅和得一团乱。

    真是见鬼了!

    外面风起云涌。

    楚羽跟小月却藏在青丘后山,从容且悠闲。

    他们在深渊悬崖上的一个岩洞里面,这地方是一个死角,在悬崖上面无法看见。

    就算站在深渊的另一侧,视线也会被深渊中不断升腾的氤氲雾气所遮挡。

    岩洞很宽敞,最深处还有一道灵泉,滴滴答答的泉水,不断滴向下面一个两米见方的天然水池。

    “这地方,连师父都不知道,可能在上古时代,属于某个青丘的前辈。”

    “我小时候一次玩耍,无意中发现这里,觉得这很好,把这当成一个只属于我的私密空间。”

    小月幽幽说道,看着洞内的一些摆设,眼神中带着几分淡淡的羞涩。

    因为有好多玩偶、布娃娃,各种粉红色……

    小月身上的伤势挺重,不过楚羽给她服用了一些丹药之后,她的精神明显好了很多。

    面对楚羽,也不再那样清冷。

    取一壶泉水烧开,拿出茶具,开始给楚羽斟茶。

    同时给讲述起青丘内讧的来龙去脉。

    “门主年岁不大,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我在同辈中,算是最出色的那一批,现在青丘那些通脉境的武者,看着似乎都很年轻,实际上,他们大多都是几十岁开外。”

    “门主不但境界高深,战力惊人,而且对法阵研究很深。青丘祖地这里的护山大阵,就是他给激活的。虽然威力不及上古时代万一,但在当下这个时代,却也足够用了。”

    “他经常会外出历练,寻找上古时代留下的遗迹。大多数遗迹,都是最近这几年,随着灵气不断增多,开始一点点显露出来。所以这几年他出门的频率开始增多。”

    “他为了让青丘更加强大,不断踏上寻找之旅,但两位副门主,却包藏祸心,门主这一次出去的时间太久了……”

    随着小月毫无保留的讲述,楚羽渐渐了解了青丘,也了解了这一次青丘内讧的根源。

    作为一个古老的传承,青丘的底蕴相当深厚。

    自古以来,青丘所在的地外小世界,虽然灵气不足,但他们有一块极品药田!

    可以产出大量品级相当高的灵药,只是生长周期跟灵气充足的时代没法比。

    青丘中也有很多资深的炼丹师,他们炼制出的丹药,跟上古时代自然没法相提并论。

    但在这个时代,却算得上是顶级丹药了!

    所以青丘的地外小世界里,自古以来,就一直有很强大的修士坐镇。

    楚羽神色肃然,这些事情跟神话传说不同,都是真正的事实!

    实际上,这些年来,楚羽也一直在思考近古时代的那些神话传说,是否就是地外小世界中的强大修士下界造成的。

    小月看着楚羽:“其实,那些古老传承的地外小世界中,几乎都有大修士存在。虽说处于道艰时代,但天才总是有的。加上强大的丹药和相对丰富的修炼资源,在近古时代,修真界也曾有过小辉煌,出现过一批真君!甚至出现过圣人!”

    楚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真君这种境界,差不多算是神话级的人物了。

    比如说华夏史上名气相当大的二郎真君!

    至于圣人,楚羽则想到了夫子,想到自己的总纲。

    楚羽提起二郎真君,小月笑道:“杨戬真君,确有其人,殷商时期出现过,唐初也曾现世。只是后来不知所踪,或许突破到更高境界,或许,已经离开了我们这个世界,去追寻更高层次的道……”

    对于这些事情,小月知道的也有限,但她表示,虽然世界被封印,但这几千万年来,这里还是出过不少惊才绝艳的顶级大能。

    有些天才,哪怕灵气枯竭,也能走出一条只属于他自己的路!

    按照小月的说法,青丘门主,也绝对算是一个惊才绝艳的绝世天骄。

    但他对下属……太过信任,也太过放任了!

    以至于左大通和刘五成两个青丘老人,竟然在他失踪半年之后,生出叛逆之心。

    “那些古老传承也好,还是隐世家族也好,包括公子的家族,真正的顶级强者,其实都没有出世。”

    小月看着楚羽,轻声说道:“世界灵气复苏,地外那些小世界,因为有聚灵法阵在,所以灵气相对来说,更加浓郁!”

    楚羽点点头,继而苦笑,楚家的地外小世界里面,可没有太强的存在。

    延续数千万年之后,那里现在差不多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了。

    居住着几十万人口,像是一个封闭的小国。

    不过三十多年过去,说不定,如今也会出现不少天骄。

    但想来应该也不会有特别强大的存在,最多……可能也就是先天级别的。

    大部分隐世家族,应该都是这种情况。

    或许,那些上古时代更强大的传承内,情况会好很多。

    “我们这些人,其实都算是拓荒者。说的好听一点,是回归祖地,重整山河,恢复往昔荣光;说的难听点,不过是被派出来打前站的。”

    小月站起身,走到洞口,幽幽说道:“随着灵气不断增多,上古遗迹不断显化世间,相信不需要太久,大量的强者,就会出现在世俗中了。”

    听到这消息,楚羽也不由有些沉默。

    最近古老传承纷纷入世,楚羽就已经有感觉了。

    现在听小月这番话,楚羽虽然有些压力,但还算淡定。

    “所以左大通和刘五成他们,才想要夺取权利。其实对青丘那些真正的大佬来说,谁来做这个世俗的门主,他们并不是真的那么在意。他们在意的,是谁能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好处……”

    小月叹了口气,然后回头,看着楚羽嫣然一笑:“老师如今各种手段和能力,都已经有上古顶级天骄风范。只是这一次,小月连累了老师。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

    在这里,她终于敢称呼楚羽一声老师。

    “我若遇险,你不也是一样?”楚羽看着小月,轻笑着道。

    “恩,一定的!”

    小月的脸上,露出坚定之色。随即有些忧郁的道:“不知道师父现在怎么样了,说起来,我是真的想进入深渊去寻找师父。”

    楚羽摇摇头:“千万别冲动,虽然我不了解青丘这里的深渊,但按照你的说法,这地方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小月刚跟楚羽说过,上古时代,有尊者境的大修士进去,都没能出来。

    在当时,青丘曾有一个超级强者,进入过深渊,出来的时候,一身伤。只说了一句:深渊链接另外一个世界。之后下令,不许青丘任何人再探索深渊。

    “我知道的,只恨自己能力太差。”

    小月神情有些低落,随即她振作精神,微笑说道:“对了,我们去药田偷药吧?”

    “偷药?”楚羽看着小月。

    小月认真点点头:“如今门主不知所踪,青丘祖地这里被左大通他们这群败类掌握在手中,如果有灵药相助,等于如虎添翼。”

    她看着楚羽:“老师不是掌握了鹤圣传承?这些灵药虽然年份不算久远,但至少……可以用来练练手!”

    “你确定?”楚羽有些惊讶的看着小月。

    如果不是很清楚小月的性子,甚至会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想害他。

    “确定!”小月一脸坚定。

    “我们盗走药田中的灵药,左大通一定会气吐血,因为回头青丘的大人物降临,绝对会对他进行问责!”小月心中对左大通他们恨之入骨,只要能给他们制造麻烦的事情,她都会不遗余力。

    “可万一……回头你们门主回来了呢?”楚羽问道。

    “没关系,再种就是!门主有的是办法应对那些大人物。”小月很有信心的说道:“但左大通那些废物,绝对没这个本事!”

    “若是这样……”楚羽皱眉:“不过,咱们有办法进去吗?”

    “药田那里,现在防御力量一定是最松的,我有特殊路径,可以进入那里。是门主教给师父,师父又教给我的!”

    小月眯着眼,有些得意的说道。

    “可是……我没有炼丹的火。”楚羽撇撇嘴,有点沮丧。

    “咦?灵木不可以么?”小月有些吃惊的看着楚羽,随即想到什么,深吸一口,道:“我倒是忘记了,老师那是圣人传承,寻常的火……怕是不行。”

    楚羽苦笑道:“没错。”

    “让我想想……”小月秀眉微蹙,想了一会,有些不确定的道:“我记得门主之前说过,青丘祖地深处,有一个地方……存在着一团异火,但那异火是有灵性之火,除非得到它的认可,不然的话……会有巨大危险!”

    “恩?”楚羽看向小月。

    小月说道:“那团火应该是上古时代青丘某位炼丹大能留下的火种,一直就在祖地这里。这些年来,不少青丘弟子都尝试过去收服,但都失败了。就连门主……都没能成功。”

    “失败了会有什么后果吗?”楚羽看着小月,有些意动。

    “青丘弟子的话,一般没什么大问题,虽然会被烧伤,但几乎不会死人,可若是外面的人……我不敢保证。”

    楚羽沉思了一下,说道:“你有办法不惊动别人,接近那里吗?”

    小月点点头:“这个肯定有!”

    说着,她有些傲娇的扬起精致的小脸:“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在这长大的,左大通那些人,没有我了解这里!”

    楚羽笑道:“小时候就是一只到处乱跑的小狐狸吧?”

    “哼!老师注意点为人师表!”小月翻了个白眼。

    ………

    第二天一早,青丘代门主左大通再次被一个消息给气疯了。

    一口老血直接喷出。

    整个人状若癫狂!

    青丘祖地最顶级的一块药田昨夜被盗,所有灵药,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

    是的,没看错,所有的!

    足有上万株!

    据说那场面,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一整片的药田,被人犁庭扫穴一般,连根毛都没剩下!

    那其中不乏一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灵药!

    虽说年份不算有多老,满打满算也就三十几年,但这些药材的价值,却太过珍贵!

    承载着青丘未来几百甚至几千年的炼丹重任。

    现在却全没了。

    这小偷简直太狠了!

    这不是糟蹋宝贝么?分明就是在祸害人啊!

    这么点年份的灵药,虽然有药力,但却根本不可能发挥出最大价值。甚至连十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

    对方这等于是毁了青丘三十多年的辛苦布局。

    三十年,在历史长河中自然算不得什么,一朵微不足道的小浪花而已。

    可对于青丘这些人来说,三十年的辛苦,一遭付之东流,那种愤怒和伤心,很难用言语来表达。

    关键问题是有些顶级的药材,种子极为罕有,被挖走之后,青丘这边也绝种了!

    原本,发生这种事情,压力最大的是失踪那位青丘门主。

    但现在,却换成了代门主左大通。

    他完全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青丘那些大佬从小世界降临到世俗,看着刚刚生长两三年甚至只有一两年的灵药幼苗,发现一些极为珍稀的顶级灵药消失不见,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宋鸿……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小月……你这叛徒,我宣布,你已经被青丘逐出门墙,永世受到青丘追杀!”

    “你若有子孙后代,同样会受到青丘的追杀,啊啊啊啊啊……不死不休,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