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九十三章 大白痴
    两个家伙碗里的羹汤还有大半,但却都在入定。

    楚羽张开眉心竖眼,看了下它们此刻状态,顿时有些惊讶。

    大家贼竟已踏入冲穴境十二段!

    老黄……则已经突破到通脉境!

    妖族体内的经脉穴道,跟人族不同。

    相比人族,它们的经脉穴道要简单得多。

    像大家贼这种踏入冲穴境十二段的生灵,下一步需要面临的,就是通脉境!

    在眉心竖眼之下,楚羽可以清楚的看见大家贼体内力量分布和走向。

    一股细微如发,但却雄浑磅礴的力量,正沿着它一条经脉不断向前冲击,似乎想要一举踏入通脉。

    而老黄,则在努力尝试着……冲击通脉境第二段!

    它们过去能够修行到的法,品阶相当有限。

    事实上,能够拥有功法的妖族,已经很了不起!

    算是有大机缘、大气运的妖了。

    大多数妖族生灵,全都只能凭借本能不断前行。

    运气好的,吃到一株灵药、或是一颗蕴含浩瀚精气的朱果,也可以突破到很高境界。

    运气一般的,就只能在黑暗中不断向前摸索。

    功法对于普通妖族来说,基本上都是传说。

    更别说顶级功法,那简直就是神话!

    但如今大家贼和老黄,却拥有了楚羽传给它们的总纲!

    真正的顶级功法!

    可以纵横宇宙、睥睨星河的那种!

    夫子之道,有教无类。

    天下生灵,有缘者皆可修炼。

    尤其像总纲这种筑基功法,更是连极高的天赋都不需要。

    只要肯学,无论人妖,都可修炼!

    当然,修炼到什么层次,最终比的……还是天赋悟性。

    能得到圣人传道的妖族……在恒河沙数一般的妖族生灵中,恐怕连万亿分之一都没有。

    楚羽并不知道,禽兽组合自己也并不清楚它们究竟有多幸运!

    如今几乎是走在了所有妖族的前头,得到了妖族梦寐以求的大机缘!

    不敢说它们未来究竟能走多远,是否能够成为妖圣。

    但至少现在,在筑基期这个领域,它们已经走到了所有妖族的前面!

    楚羽一脸欣慰的看着大家贼和老黄,微微一笑。

    看一眼丹炉中剩下的那些羹汤,想了想,从厨房里拿出几个罐子,装进去,密封起来,扔进储物戒指。

    他要把剩下这些,给自己父母带回去!

    算算时间,已经很久没有回家。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也该回去见一见父母和那些亲人了。

    毕竟他们才是自己这世上最亲近的人。

    楚羽一边替大家贼和老黄护法,一边认真学习仙鹤丹经上面的知识。

    通过这一次蛇羹带来的意外惊喜,楚羽算是真正意识到上古时代顶级丹师的可怕能力。

    一颗丹药直入先天,真的不是什么无稽之谈。

    之前按照楚羽的理解,若是一颗丹药直入先天,肯定会有缺!

    他觉得修行靠的是日积月累,不断的努力方能突破。

    用丹药中蕴含的强大力量来强行突破,肯定会出现根基不稳等一系列问题。

    这其实也是如今整个修行界,所有人需要面临的问题。

    那种通过资源和丹药硬生生打造出来的“高手”,基本都不如依靠自己一点点修炼上去的那些人。

    可在学习仙鹤丹经之后,楚羽才知道自己的渺小,方知古人伟大。

    现在的丹药不行,那是因为顶级的法……已失传!

    真正的顶级炼丹之法,是无缺的!

    实际用丹药提升根基不稳这种问题,上古时代的那些大修真者们,早已经想到。

    并且在无尽岁月的不断积累和实践当中,早就解决掉这个问题。

    一颗能够直入先天的丹药里面,蕴含的绝不仅仅只有力量!

    还有太多一般人看不懂,但实则不可或缺的成分在里面。

    比如说关于筑基丹药的成分中,就有因为突破造成伤害的恢复药性;有增强肉身强度,增加血管厚度,稳固精神力量的药性。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药性成分掺杂在里面。

    知识渊博的修行者未必都是丹师,但随便一个真正的丹师,必然是一个知识无比渊博的人!

    炼丹……是一门相当庞大而且复杂的工程!

    需要超强的天赋和惊人的智慧才可以!

    丹师,绝不是谁都能做的。

    有人拜入丹师门下,终其一生,只能做一个烧火丹童……

    有人学炼丹三年,便可独立掌炉!

    如果只凭借一些猜测,便认为上古丹药有很大缺陷,那只能说明一件事。

    太无知!

    仙鹤丹经,为楚羽打开了一扇门。

    一扇通向上古时代,那璀璨辉煌无尽绚丽的修真世界的……大门!

    踏入通脉境第二段,他能看见的仙鹤丹经字迹,更多了。

    徜徉在炼丹知识的海洋中,难以自拔。

    五日后。

    大家贼跟老黄先后相继醒来。

    大家贼突破到通脉境三段!

    老黄有些逆天了,竟然突破到通脉境六段!

    短短几天时间,禽兽组合的突破程度,令人感到震撼。

    有意思的是,两个家伙突破之后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干别的,而是去看之前喝剩下的那些羹汤!

    对它们俩来说,这碗羹汤,简直就是真正的神药!

    俩家伙发现碗不见了,顿时有些急,纷纷看向楚羽。

    楚羽指了指冰箱。

    老黄撇撇嘴,道:“放冰箱里做什么?这种神药,怎么可能会坏?便是放在这地方一年都没事!”

    楚羽轻描淡写:“我怕落灰。”

    “不是你私吞了就好!”

    老黄翻着白眼说着,飞快冲到冰箱,打开门,把自己那碗剩下的蛇羹取出,宝贝一样的搂在怀里。

    大家贼也是一样,飞过去抓着自己那碗汤,才算放心。

    “你们两个,还要继续喝,继续突破么?”楚羽看了它们一眼。

    禽兽组合连连点头。

    老黄说道:“你应该尽快学习鹤圣传承!”

    “对,不要不务正业,丹师是高贵的职业。”大家贼深以为然。

    这两个家伙,通过这一碗蛇羹,也意识到顶级丹师的威力有多可怕。

    大修士什么的,在大丹师面前……简直就是弱爆了好吗?

    人家丹炉煮出来的一碗蛇羹都能让生灵连续突破,大修士能吗?

    楚羽让它们两个留在这里继续修炼,自己则带着剩下那些蛇羹,悄然离开龙城。

    此时距离楚羽大学毕业登临泰山,只过去不到三个月!

    但楚羽的变化,却实在是太大了。

    尽管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废过,但在世人眼中,他已经废掉十六年。

    一个废了这么多年的昔日天才,纵然恢复,又能恢复到什么境界呢?

    纵然有“宋鸿”送给他的一颗丹药,了不得,也就冲穴境八九段吧?这已经算是很高估他了!

    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包括谢家的人。

    谢长春,神都谢家地外小世界中的一名长老。

    四十岁左右,长的却很年轻,看着也就三十几岁。身材很高大,相貌堂堂,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段时间,他带着几个人,一直在龙城,暗中盯着楚家的动静。

    他要为谢家报仇!

    谢家在燕京经营几十年的产业,一夜之间,被楚家攻破。

    这个仇,不小!

    已经足以让谢家展开报复。

    让这仇恨更深的,则是元气大伤的谢家退回到大本营神都没多久,谢天宇和两个冲穴境八段武者被杀。

    这下,彻底让谢家上下疯狂了。

    包括谢家地外小世界那群人。

    尽管盗门嫡传范建亲口承认,是他杀了谢天宇和那两个冲穴境八段的武者。

    可这笔账,谢家还是算在了楚家头上。

    因为宋鸿也好,范建也好,他们都有点惹不起……

    楚家却是跟他们一样的隐世家族!

    谢长春来龙城已经快一个月,几乎没抓到过楚羽的踪影。

    楚天熊等龙城楚家的人,也异常低调。

    平日里几乎都不怎么现身。

    这让谢长春多少有些焦躁,心烦的很。

    他只想击杀楚羽!

    谢家死了谢天宇,楚家的楚羽……也必须得死!

    因为他才是一切灾祸根源!

    这是谢家地外小世界高度统一的意见。

    所以,他来了。

    谢长春,曾被誉为是他那一代人当中的绝世天骄!

    年纪轻轻,已经踏入通脉境十二段巅峰!

    只差一步,就能步入先天,成为真正的修士。

    这一次,之所以是他过来,还有一层原因。

    谢长春想通过击杀楚羽,来作为他入世的第一战!

    想通过这一战,让世人知道,谢家有他这样一号人物的存在!

    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毛病。

    谢楚两家,恩怨极深!

    江湖中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一点毛病都没有!

    楚羽名气极大,但实力嘛……肯定不怎么样!

    杀了他,相信瞬间就会引爆整个华夏!

    到时候,他谢长春,也会因为击杀楚羽,名动整个华夏!

    楚羽刚从别墅出来没多久,就感觉自己被人盯上了。

    他不动声色,悄然离开龙城,能清楚的感知到一共有五个人,在暗中跟随他,一起出了城。

    一路上,他不紧不慢,像是一只豹子悠闲的行走在草原。

    优雅而从容。

    他的身体充满爆炸般的力量,外表却不显。

    很快,楚羽已经离开龙城两百余里。

    谢长春和身边几名通脉境武者,相互打了个眼色,决定在这里绝杀楚羽。

    嗖嗖嗖!

    一共五人,瞬间提速!

    通脉境武者,一旦爆发出全速,相当惊人。

    几乎眨眼之间,就追上楚羽。

    五个人,将楚羽围在当中。

    谢长春一双眼中,露出戏谑光芒,看着楚羽:“楚家小废物,知道我是谁吗?”

    “你长得好像……”楚羽说着,微微皱眉,像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

    谢长春微微一怔,他还是第一次踏足世俗。

    之前暗中盯着楚羽别墅的人也不是他,他跟楚羽,还是第一次见,看样子楚羽好像认识他一样。

    这让它有点奇怪。

    “像谁?”谢长春看着楚羽。

    “好像是……”楚羽脸上露出恍然之色:“一个大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