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九十八章 对战先天
    楚羽跟楚王两人,出了楚家,一路向北。

    楚王似乎有意想要考校一下楚羽的实力,一出楚家范围,便运步如飞,整个人如同一支箭矢射出去,瞬间消失在原地。

    楚羽笑笑,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

    哥俩一口气跑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停下脚步。

    看着紧跟在后面的楚羽,楚王一脸心悦诚服。

    “你真厉害!”

    楚羽笑道:“大哥也很厉害。”

    楚王撇撇嘴,他虽然憨直,但真的不傻。

    哪里会看不出自己这个堂弟,不仅早已经恢复,而且一身实力不但不比自己差,甚至可能更强!

    他冲楚羽竖起大拇指:“还是你厉害!我高兴。”

    简单的人,表达情绪的方式也简单的很。

    他看了一眼四周,小声对楚羽说道:“就在前面,不到十里路了。”

    说着,他在前面带路,楚羽在后面跟随。

    就当两人快要接近那里的时候,楚羽突然间神色微微一变,一把将楚王拉过来。

    一支箭,快到不可思议,贴着楚王的脸颊飞过。

    嗖!

    这时候,才有一声凄厉的破空声响起。

    砰!

    这支箭射在远处一株巨大的树上,那三四人合抱的大树,竟被一箭射断!

    一声巨响过后,轰然倒塌!

    惊起大量鸟雀昆虫。

    就在这时,第二支箭……再次射来!

    对方的射术太高明,这第二支箭,是冲着楚羽来的,提前计算出了楚羽的躲避路线。

    如果楚羽再像刚刚拉楚王时候那样躲闪,必然会被这支箭射中。

    但楚羽,却站在原地没动。

    这支箭,贴着楚羽脸颊飞过,没入身后密林中。

    那强烈的劲风,将楚羽的头发吹起。

    楚羽面容冷峻,眉宇间,闪过一抹杀气。

    “没完了是吗?”楚羽寒声说着,身形如同一头猛虎,朝着箭矢射来方向直接扑去。

    第三支箭……再度射向楚羽面门!

    楚羽大喝一声,直接伸出手,去抓这支箭!

    极远处,一个容颜秀丽的女子,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

    淡淡说了句:“找死!”

    她不相信眼前这人有本事徒手抓到她的箭!

    那支箭瞬间到楚羽面门。

    咻!

    更加尖利的破空声随后响起。

    这一箭,才是真正的绝杀箭!

    须臾间,楚羽将全身的力量运转起来,集中在左臂之上。

    啪!

    楚羽一把抓住这支箭!

    锋利而又尖锐的箭尖距离楚羽眉心,还差不到两厘米!

    楚羽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传来一股炙热。

    他没有任何犹豫,抓住这支箭后,反手就扔了回去。

    隐藏在草丛中那名秀丽女子当即骇然,翻滚着身子,想要闪躲。

    但这支箭的速度……实在是太快!

    已经超越她用弓射出时的速度!

    怎么可能?

    秀丽女子根本避不开,只能勉强让开要害之处。

    却被这支箭穿过肩膀,带着她半飞起来,直接钉在后面一株大树上。

    女子就像是被钉在树上,两脚悬空,发出恐惧至极的尖叫。

    “啊!”

    这一声,瞬息间打破这片森林的宁静。不知惊起了多少生灵。

    女子尖叫过后,不断挣扎着,想要拔出她自己的那支箭,但强烈的剧痛,让她根本不敢动手。不断发出痛苦至极的叫喊,鼻涕眼泪一下子流淌出来。

    嗡!

    这片丛林中,猛然间响起一阵可怕的嗡鸣。

    接着,一道身影,快到无法想象,直接冲向楚羽这边!

    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长刀,离着老远,就抡起手中长刀,狠狠斩向楚羽这边!

    一道凌厉之际的刀气,顺着那人长刀,竖着劈过来!

    刀气所经之处,所有一切……全都往两边倒下。

    不管是参天大树,还是亿万年的巨石,都被这一刀劈开!

    山体被直接犁出一道深沟!

    这不是武技,这是神通!

    来人……是一个先天境界的修士!

    这道刀气又狠又快!

    楚羽躲避的有些费劲,贴着他身子过去,将他手臂斩掉一大块皮。

    鲜血顿时流淌出来,看上去触目惊心。

    楚王咆哮一声,就要朝着那边直接扑过去。

    楚羽一脚把楚王踹开。

    轰!

    又是一道刀气,斩在楚王刚刚立身之处。

    楚羽眼神中,闪过一抹凶厉之气,他不动声色的将惊神弩拿在手中。

    巴掌大的小弩,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

    同时,楚羽的身形,则是直接朝着对方冲过去。

    流淌着鲜血的左臂曲肘,向后一撤,然后……狠狠一拳向前打出去!

    那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嗖的一下闪开了。

    但这时候,楚羽右手的惊神弩……发动了!

    噗!

    这名先天修士的胸口,顿时多了一个鲜血淋漓的大窟窿!

    他发出一声闷哼,身形暴退。

    楚羽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惊神弩,他已经摸清楚一些规律。

    惊神弩对力量的抽取,其实是可控的!

    一般人使用惊神弩,绝对会灌注全力。那么,惊神弩就会抽取使用者全部力量。

    除非使用惊神弩的人,已经完全超越尊者这个层次。

    不然,不管有多少力量,只要全部灌注,就一定会被抽空。

    但若是只灌注十分之一力量进去,那么,惊神弩抽取的……就是十分之一!

    楚羽弄清楚这件事情的时候,感觉自己挺蠢的。

    尊者法器,虽然算不上什么神器,但也绝对算得上是高级法器了。

    这种级别的法器,要是动辄抽取全身力量,恐怕就连尊者,都不敢轻易使用。

    那岂不是成了废物?

    刚刚楚羽这一击,只用了三成力量!

    以楚羽目前的力量,三成绝对不算低了。

    尊者法器,只要能发动攻击,威力绝对不会小。

    这名先天修士被一击打穿胸膛,就足以证明惊神弩的威力。

    这名先天修士先是一脸惊骇的看着楚羽,嘴角往外不断流淌鲜血,盯着楚羽手中惊神弩。

    目光中充满仇恨,咬牙道:“我们家的惊神弩……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什么你们家?这是我的!”楚羽冷冷说着,在心里计算着第二次用惊神弩击中这名先天修士的可能性。

    但对方明显已经有防备了,想要再次击中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对方的境界,已经接近先天中期,没受伤的话,楚羽绝不是对手。

    但现在嘛……楚羽有信心与他一战!

    这时候,楚王已经冲到那个被箭射在大树上的女子跟前,看着不断发出惨叫的秀丽女子,他有些挠头,有点下不去手。

    楚王没有什么阅历,从小到大,都生长在这片白山黑水之间。

    性格单纯憨厚,又多少带着一点点大男子主义的倾向,觉得好男不跟女斗。

    要不是这女人太狠,无冤无仇就想杀他和楚羽,他甚至会把她给救下来。

    这时候,女子尖锐的声音响起:“大师兄,他是楚羽,吴冬师弟是宋鸿杀的,楚羽跟宋鸿有关系,惊神弩肯定是宋鸿给楚羽的,快杀了他!”

    楚王一听就不愿意了,有点火了,怒道:“你们怎么这么过分?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人?”

    女子冷冷看了一眼楚王,闭上了嘴巴,没搭理他。

    “把那个***道封了,捆起来!”楚羽冷冷说道。

    “哎!”楚王答应一声。

    虽然比楚羽大,但楚王一直很愿意听从楚羽的建议。

    觉得堂弟见识多,有经验。

    “你敢碰我!”女子尖叫道:“你这个畜生,给我滚开!”

    看着走近的楚王,女子骂道。

    楚王皱眉,依然走向女子。

    “畜生……滚!”女子尖叫:“师兄快救我!”

    啪!

    楚王抡起胳膊,狠狠给了这女子一巴掌:“闭嘴!”

    女子直接被打懵了,披头散发,依然被钉在树上,一双眼射出无比仇恨的光芒,死死盯着楚王。

    在心中发誓,一旦自己恢复自由,肯定找人把这两人全都碎尸万段!

    受伤的先天修士突然叫道:“住……”

    他还没说完,那边的楚王已经狠狠一拳轰在女子胸口。

    女子眼神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一句话都说不出。脑袋垂下,当场死去!

    楚王冷冷道:“山里面那些记仇的野兽,想要报复人的时候,都是这种眼神。你是个女人,俺也不想杀你,但你要杀俺们兄弟,俺就打死你!”

    “啊!”受伤的先天修士勃然大怒,就要冲向楚王这边。

    “给我站住!”楚羽说着,拿着惊神弩冲着这名先天修士一晃。

    先天修士顿时吓得朝一旁闪避,楚羽冷笑收起惊神弩,赤手空拳,直接轰过去。

    这一拳势大力沉,宛若一块高速飞行的巨石。

    受伤的先天修士不得不跟楚羽对上,但在他看来,这人不用惊神弩,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对手!

    一个通脉境小武者罢了,简直就是个渣,一拳就能打死!

    “死!”

    先天修士怒喝一声,一拳打出,跟楚羽的拳头对撞在一起。

    如同两块高速飞行的巨石对轰在一起,简直有种火星四溅的感觉!

    这名先天修士的身体,向后退了几十步,才稳住身形。

    这一击,让他伤势变得更加严重,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楚羽也向后退了几十步,但面色沉稳,没有受到太大冲击。

    他全身上下上千个穴道当中积蓄的力量太可怕,两条贯穿的经脉中,力量更是如同江河奔腾。

    虽然不会神通法术,但在力量上,却丝毫不逊色一般的先天修士!

    “你是楚家楚羽……你怎么可能有这种战力?”这名先天修士简直不敢相信,传言中,楚羽不是废掉了十几年?

    就算能够恢复,又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废话少说,要打就打,不打快滚!”楚羽沉声说道。

    但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就已经动手了!

    他才不想放过这样一个强敌。

    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再次战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