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同归于尽
    打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打的秦明鬼哭狼嚎。

    虽然手上留着分寸,没有真的往秦明要害上去招呼,但两个王者境大修士修理人,那种皮肉之苦,也绝对会让人痛彻心扉、痛不欲生。

    乒乒乓乓!

    “为什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

    噼里啪啦!

    “你们两个想干什么?想要谋杀世俗大长老的首席弟子吗?”

    嘭嘭嘭嘭!

    “我草,你们两个是不是疯了?等回到师门,我师父不会放过你们!你们敢打我?”

    啪啪啪啪!

    “求你们了,别打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啊……疼死我了,别打了,我真的知错了……”

    这一幕把没走出多远的楚羽都给弄得愣住了,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在我面前演教子戏码呢?

    两个王者,终于停手,怒气冲冲的看着秦明。

    其中一个王者境修士冷冷看着秦明:“你真的知道你错了?”

    “我错了,真的知道错了!”秦明一张脸已经被打成猪头,眼睛肿成一条缝。

    刚刚就被楚羽狠狠踹了一脚,鼻梁骨都塌了。

    现在又被两个同门长老暴打一顿,模样凄惨到他妈妈来了都认不出。

    说话带着哭腔:“真的真的知道错了,别打我了。”

    “好,那你自己说,你错在哪了?”另一个王者境长老眼睛朝着楚家那边扫了一眼,沉声问道。

    “我,我不该……不该……”秦明说着,又觉得委屈起来。

    心说我也没错啊!

    师父都说了,那么多长辈都说了,要我拿出大派弟子的风范来!

    我拿出来了啊!

    结果不但被外人打,还被自己人揍!

    我特么冤不冤啊?

    秦明越想越觉得委屈,忍不住呜呜哭起来:“我不该来!”

    握草!

    两个王者境的修士相互对视一眼,都被气了个半死。

    忍不住又把秦明一顿揍。

    这一次下手多少有点重,他们心里面清楚,这件事办不成,回头秦明的师父教训的肯定比他们更狠!

    甚至他们两个,都会受到连带的责任。

    想想就觉得好气!

    秦明这次是真的受伤了,而且不轻。

    一开始还能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到后来呻吟声音都小了。

    暗中观察的楚羽愈发觉得很怪异,心说至于么?

    就算这秦明狠狠得罪了自己,但两个大修士,有必要这样去殴打一个自己门派的晚辈?

    除非……

    楚羽皱眉,眸子里闪过一抹冰冷,心道:演过了吧?

    “知道错了吗?”一个王者境长老看着秦明,再次问道。

    “我错在哪……还请,许长老……明示。”秦明气若游丝的道。

    他已经无力觉得委屈和愤怒,所有的情绪,都像是被抽空了。根本没力气想任何事情,他现在只想闭上眼睛,那样痛苦会少一点。

    许长老眼睛一瞪,他脾气不好,听了这话还想揍人。

    另一个孙长老赶忙拦住他,冲他递了个眼神,然后沉声道:“雨落古教祖训是什么?”

    他妈的……你们两个老不死,这种时候,还要考我雨落古教祖训?你们给我等着,有朝一日,我一定亲手宰了你们!

    秦明哪怕一丝力气都没有了,浑身疼痛得想死,心中依然忍不住升起一股愤懑的情绪。

    但在此时,他却不敢表新出分毫不满,因为他能感觉到,两个长老似乎杀他的心都有。

    “祖训是……”秦明一点一点,背诵着雨落古教的祖训。

    任何一个庞大的教派、家族,其实祖宗家训都不会是差的。一定是导人向善积极努力的。

    只是门派家族大了,难免会出现不肖子孙。

    若是首领是个不肖之徒,那么整个势力……都会被带入歧途。

    雨落古教的祖训,自然也全都是极好的东西,每一个门徒弟子,入教第一件事,就是背诵祖训。

    当秦明背诵到“待人要真诚,做人要谦逊”时,孙长老叫停了他,沉声问道:“那,你可有做到?”

    “我……没做到。”秦明虽然到现在依旧一头雾水,但却多少有点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揍了。

    “你这个样子,哪里有一点点大派弟子的修养和风度?你自己想想,你出来的时候,长辈们都是怎么叮嘱你的?”孙长老一脸恨铁不成钢,沉声训斥。

    秦明哭丧着脸,有气无力的道:“要我拿出大派弟子的风范和骄傲……”

    “那你就是这么理解的吗?”孙长老不想让秦明再说下去,有这一句话就够了。

    他一脸失望的说道:“大派弟子的风范是什么?是谦逊和低调!大派弟子的骄傲是什么?是待人真诚!是做人稳重!你自己说,这些……哪一点你做到了?”

    秦明欲哭无泪,心说我出门之前,长辈们是这个意思吗?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傻?

    他们的意思明摆着就是要我用气势震慑住楚羽那个没什么见识的土鳖!

    一个小家族出来的货色,听见大门派的召唤,还不赶紧跑来跪拜?

    但他现在完全不敢说话了,再傻的人,到现在也会多少有点明白。

    门派的高层,非常重视楚羽!

    可是你们重视楚羽,干嘛要坑我呢?

    秦明的心中悲愤至极,他虽然骨子里轻浮,脾气嚣张,但不代表他真的是傻子。

    到现在哪能想不出,门派中的那些大佬们,包括他师父在内,等于是联起手来,演了一场戏!

    他是这场戏的反一号!

    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就他自己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明白。

    硬生生的往枪口上撞,结果戏演砸了,还要怪他演技不够出色!

    老子恨啊!

    孙长老的教训还在继续,他愤怒的呵斥着:“门派的高层有多么重视楚公子,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嫉妒使人蒙蔽双眼,我看你就是!”

    “楚公子天赋卓绝,自幼便是天才,中间虽然停滞一些年。可一经恢复,瞬间崛起!”

    “这种天骄,也是你能轻慢的?”

    “一路上就在告诫你,看见楚公子要谦逊一点,低调一点,出身大派,不骄不躁,有修养才行!”

    “你倒好,仗着使者身份,扯虎皮做大旗,一路上对我们两个长辈不睬不理!”

    “像你这样的,回到门派,一定会禀明掌门,重重处罚你!”

    “不然将来都像你这样,我们雨落古教的名声……将遗臭万年!”

    “……”

    秦明躺在那里,两眼望天儿,一言不发。

    这一刻,他的心已经死了!

    他不明白门派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也不明白门派为什么会如此重视楚羽。

    他只觉得自己此刻心若死灰。

    就连一向视他如己出的师父,都跟那群人一起……沆瀣一气!

    我恨!

    秦明双眼一片茫然,心中却充斥无穷恨意。

    那边的孙长老还在那巴拉巴拉的教训个不停。

    就连许长老都觉得孙长老有些说多了,心说差不多就行了啊,让那楚羽明白怎么回事就行了。

    你这现在巴拉巴拉不听,已经跑题了啊!

    咳咳……

    许长老轻咳两声,然后说道:“孙长老息怒吧,秦明再怎么不肖,那也是自己的晚辈,家丑不外扬,回去再处理好了。当务之急,是给楚公子道歉……”

    王者境的修士,在当下这个时代,不是弱者。

    尤其是面对一个不到先天的年轻人,说出道歉这两个字,属实难为他们了。

    但为了楚羽身上的秘密,为了能拿到鹤圣传承,他们也是豁出去了。

    呵呵,还要道歉……

    秦明躺在那里,心中一片悲凉。

    不知为何,到此时,他反倒不恨踹他一脚的楚羽了。

    人家好歹是个爷们!

    不是个孬种!

    自己呢?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被门派利用,被师父利用,被门派的长辈暴揍……

    秦明的身上,一直有一张符篆。

    这张符篆,有一个很恐怖的名字,叫“同归于尽”!

    这个名字,是秦明自己取的,还是师父给他的宝贝!

    一想到师父,秦明就有种心酸到绝望的感觉。

    那个视他如己出,他视之如父的老人……变了!

    在当上世俗的大长老之后,彻底变了!

    呵呵呵呵!

    秦明在心中冷笑,极度悲凉。

    终究不是亲生,终究没有那血脉牵连……说放弃就能放弃。

    什么师徒如父子啊?都是骗人的鬼话!

    秦明此时,已经如同魔怔了,他彻底走火入魔。

    根本无法解开自己的心魔,他哆嗦着,用仅存的一点力气,将那枚它视若珍宝的同归于尽符篆取出。

    惨笑一声,道:“师父,您老人家养育我多年,养我长大,教我成才,您叫我去死,我自然无二话。刀山火海,我都敢闯!但您骗我!您为什么要骗我?对不起了师父,孩儿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别了……师父!”

    “你要干什么?”

    脾气暴躁的许长老眉毛竖起,怒视着秦明,怒骂道:“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孙长老却感受到一丝危机,皱眉道:“秦明,不要胡闹!”

    秦明呵呵笑着,用一脸不屑的神情,对着两个王者境长老,其他那几个同门,他看都没看一眼。

    只在嘴里喃喃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么?我就败事有余给你们看!胡闹么?我就彻底胡闹一回!”

    说着,他毫不犹豫的激活了那枚古朴的符篆。

    须臾间,符篆光华大盛!

    如同一轮太阳,绽放出无尽光芒!

    太耀眼!

    哪怕此时太阳高悬于天,但这道光芒,却依然压过了太阳光芒。

    将天地间,映照得一片雪白!

    “不要!事情不是你想的……”孙长老浑身发冷,不顾一切的向后退去。

    许长老紧随其后,感受到那股惊天危机,想要逃离这里。

    这种时候,已经完全顾不上愤怒,逃命要紧!

    然而,一切都晚了。

    这枚符篆,是秦明的师父李长老从一处古迹中得到,认出它来历之后,犹豫很久,才给自己徒弟。

    用意可不是让他自杀,而是用来保命!

    这玩意儿跟核武器一样,只能拿着吓唬人,绝不是让人用的!

    但秦明,伤心欲绝之下,毫不犹豫的就用了!

    或许,在最后那一刻,他会有悔意。

    但一切都迟了。

    符篆没有发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爆裂声,只有无穷光芒,笼罩方圆上千米范围。

    光芒持续了足有十几分钟。

    才渐渐散去!

    当光芒散去后,这片区域……一片空白。

    充满死寂!

    八个雨落古教的人,连根毛……都没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