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穆海真君
    看见楚羽,这群紫云学院的高层,连同院长在内,脸色都有点古怪,像是便秘。

    当真是不知该感谢他,还是该恨他。

    如果不是胖子盗取了孙长山的密室,恐怕这个秘密,还会一直这样保守下去。

    这群紫云的高层们,也绝不会想到,孙长山居然胆子大到这种丧心病狂的地步。

    刚刚那些记忆水晶,被他们一一看过,在场这些人当中,就只有一个高层幸免被绿。

    这是一个分院的副院长,年龄很大了,家中只有一个正妻,年岁跟他差不多,虽然是修士,保养的很好,但看上去也是一副老年人的形象。

    这名副院长没有妾室,就只有一个妻子。

    他算是特例,也是唯一幸免的人。

    剩下那些,上到院长,下到各院的院长、副院长,学院中的其他高层……居然没有一个能逃过孙长山的魔爪。

    事情的严重程度,不仅仅如此,孙长山还通过这些女人,收买了一大群这些高层身边的人,又安插了很多自己人。

    一旦这股力量爆发出来,将造成不可逆的恐怖后果。

    那些后果,这群人想想都觉得脊背生寒头皮发麻。

    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齐齐体会了一次被身边人背叛的感觉。

    他们目前虽然都没有任何举动,但心中,却都早已经是怒火滔天了。

    院长有些尴尬的看着楚羽:“宋先生,请您过来,是有一件事……”

    “院长请说。”楚羽波澜不惊,平静的看着他。

    “宋先生高才,如果只做一个先生,当真是委屈了您。经过我们共同商议,决定给宋先生加加担子,请您来做炼丹分院的院长,以后,紫云的炼丹分院,就由宋院长一手掌控!”

    院长说着,轻叹一声:“说实话,这也是我们的请求。我们都在紫云学院太多年,对这里的感情也无比深厚。希望紫云能变得更强。炼丹分院之前的状况,相信你也看到了。我们希望,能在宋院长的带领下,让它发扬光大!”

    这时候,其他一些学院的副院长,也全都出言附和。

    “是啊,有宋院长在,我们紫云的炼丹分院,肯定可以无比辉煌!”

    “宋院长是神医,又是炼丹宗师,有宋院长,是我们紫云学院的福分!”

    “我甚至已经看到我们扬眉吐气那天,呵呵呵。”

    一群高层,瞬间像是变了一张脸,那种热情,让见惯这种场面的楚羽都有些吃不消。

    很显然,这群人一点都不想提起孙长山的事情,这是他们心中的伤疤。

    楚羽也没去揭破,点点头:“好,既然院长如此信任,那我就不推辞了,我也希望,能帮助学院崛起!”

    “太好了!”院长一脸兴奋,直接就将象征着炼丹分院院长的令牌交给了楚羽。

    凭此令牌,每个月都可以从学院的库房中领取大量的资源。

    跟之前的待遇,完全是天上地下。

    而且院长亲口承诺,以后炼丹分院的资源,将是整个紫云学院最丰厚的!

    最后,院长私下交代楚羽一些事情。

    “这件事,我已经跟府主汇报过。府主表示关切,近期会派来几名高手,来学院坐镇。因为这次的事情闹得有点大,就连皇室都在过问,孙家那边暂时虽然没动静,但想必……他们谋取紫云学院的计划落空之后,一定不会无动于衷。”

    院长看着楚羽,语重心长的道:“所以,先生……哦不,是宋院长这边,一定要多加小心,虽说外人不太可能直接攻入我们学院。但暗中的一些事情,还是防备一点的好。”

    楚羽点点头:“我明白,谢谢院长提醒。”

    “嗯,另外,还有雨烟那件事,府主特地交代我提醒宋院长,也要小心些。”

    楚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随后,楚羽告辞离去。

    ………

    飘香学院。

    穆海真君满脸黑线嘴角抽搐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三颗丹药,然后看着有些有些局促的站在那里的清秀女子越秀,叹了口气。

    “秀儿,这是……神级丹药?不是哪个小孩子淘气弄出来的东西?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之丑的……咳咳,丹药。”

    说着,又忍不住说了一句:“这玩意儿也叫丹药?”

    三枚真魂丹,奇形怪状,要是脑洞大的,甚至会脑补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反正这几个玩意儿怎么看,都跟丹药没关系。

    穆海已经踏入真君这个境界几千年之久,早已经修炼到这个境界的巅峰层次。

    但想要踏入神君那个领域,却一直不得其法。

    真魂丹,他不是没想过,甚至曾经以大代价,求取过两枚。

    但结果……并没有什么用。

    那两枚真魂丹,分别是两个炼丹宗师炼制出来的丹药。

    不能说人家的丹药差,只能说他自己跟神君境界无缘。因为真魂丹,并不能百分百保证所有真君踏入神君领域。

    只是能够增加那种几率罢了。

    这些年,他差不多已经绝了冲击神君的那个心思了,但在内心深处,却依然还是有一点期盼的。

    毕竟,只差最后一步,谁不想迈出?

    让他没想到的是,孙女这次居然能给他弄来三枚!

    刚刚听到那消息的时候,以穆海这种身份地位和心性的大修士,都忍不住那种惊喜。

    可在看见那三枚真魂丹后,他真的有点无奈了。

    越秀是他最宠爱的一个孙女,看着文静,其实有点被他给惯坏了。

    骂都舍不得,更别说打了。

    穆越秀看着爷爷,轻声说道:“爷爷,这真的是真魂丹,您拿起一枚,仔细看看就知道了。”

    自从看见这三颗奇丑无比的丹药之后,穆海真君别说是仔细观察,他连多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

    生怕多看几眼回头会做噩梦。

    太丑了!

    真的,就没见过比这还丑的丹药。

    不,这特么是丹药吗?

    穆海真君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一方面,他能感受到自己小孙女那份拳拳孝心,另一方面,却是哭笑不得。

    你说你拿几颗带润泽光芒,有丹云的丹药来忽悠我一下也成啊,你弄这几颗丑到炸裂的丹药来……这不是明摆着欺负爷爷老眼昏花不中用么?

    “说吧丫头,你惹了什么祸?”自己的孙女,自己宠出来的小丫头,有什么举动,一眼就能看穿。

    “爷爷!”

    越秀有些急了,瞪着眼睛道:“您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您是炼丹师还是我是炼丹师?”

    穆海微微一怔,看着孙女儿哑然失笑,心中却是涌起一股淡淡温暖。

    说起来,孙女学习炼丹,跟他还有着直接关系!

    他从小就宠这个孙女,越秀从小就很懂事,知道爷爷需要顶级丹药才能突破,于是立志要成为一名丹师,要帮爷爷。

    “你是你是。”穆海笑眯眯的看着孙女:“说吧,惹了什么祸,需要爷爷帮你摆平?”

    “您再这样,我就生气了!”越秀撅起嘴,气呼呼的看着穆海:“您拿起这枚丹药好好看看!这是药性内敛的极品丹药!”

    “哦?”穆海笑呵呵的,心里面却直皱眉头很不情愿的捻起了一枚丑八怪一样的丹药,放在眼前,仔细端详起来。

    他对炼丹的确不懂,他是一个战斗型的修士,除了各种战斗功法,战斗经验能吸引他之外,其他的事情,他一概不关心。

    所以,对丹药的理解,只存在于表象。

    这跟地球上的修士完全不同,地球上的修士,不管修为强弱,差不多都是全能型的。

    不管是炼丹、炼器,还是法阵、机关……都得多少懂一点。

    其实这也是被逼出来的。

    镜像世界没有经历过地球那样的变迁,经过数千万年的完善,几乎各种职业都被细化到极致。

    就像医者这一种大职业下面,就分了无数种小职业。

    更像是地球上的世俗社会。

    所以穆海看了半天,也只是皱着眉头道:“这上面……倒是很像丹云。”

    “……”穆越秀一脸黑线的看着爷爷:“什么叫很像?那就是丹云好不好?”

    “……”穆海嘴角抽了抽:“好,就是丹云。”

    “得,爷爷,什么也别说了,您吃一粒吧。孙女不会害您。”穆越秀最后一脸无奈,横下心来说道。

    “吃……这东西怎么吃啊?”穆海真君苦着脸,一脸为难的看着手里这颗丹药。

    “您不吃,我就生气了!”穆越秀双手叉腰,眼眉倒竖。

    “好好好,吃吃吃,我吃还不行吗?”穆海笑呵呵的,闭着眼睛将这枚丹药吞下去。

    真君境界的大修士,就算这是一枚毒丹,他也能在药力发作的一瞬间把它封印住!

    再说,自己的亲孙女,怎么会喂给他一颗毒丹?

    这颗丹药一入喉,穆海就觉得不对劲了。

    一股难以想象的宏大气息,轰然从丹药中散开,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股玄妙的道韵!

    真魂丹的真正价值,就是这一股玄妙的道韵。

    寻常的真魂丹,道韵的含量多少,那是要看运气的。

    但楚羽这枚,不但有丹灵,而且在炼制成功之时,丹炉内部出现小天劫!

    所以,在真正懂行的人眼中,就算是拿一百枚普通的真魂丹,也换不来这样一枚!

    穆海真君一个战斗修士,根本不懂这些,被孙女逼着服用之后,顿时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他当场盘膝坐在那里,身体中猛然间爆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

    这气息铺天盖地!

    如同一座巨大的法阵,直接将方圆几十里范围笼罩起来。

    远处正有一个中年人一脸怒气的朝这边赶,嘴里还嘀咕着:“臭丫头片子,惹了这么大的祸,以为跑到老爷子那里就没事了?今天非狠狠教训你不可!”

    这人,却是穆越秀的父亲,穆云帆!

    飘香学院长老。

    可他走着走着,猛的抬起头,不可思议的望向父亲的居所方向。

    接着,那股宏大气息,瞬间掠过他的身体,向外扩散出去。

    眨眼间,就将这里给彻底封印起来。

    “这……”穆云帆一脸震惊,像是想到了什么,喃喃道:“难道那些人说的是真的?秀儿她……真的带回了几颗极品真魂丹?”

    他说着,脚下加快速度,朝着那边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