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二百零四章 小插曲
    “东平。”那边四男三女当中的一名穿着黑色华服的男子,突然叫住这冷漠的年轻人。

    这男子的衣服相当精致,袖口都是用金线点缀。他的相貌非常英俊,剑眉星目,身材颀长,一双眼看向楚羽,淡淡说道:“下人不懂事,但事出有因,刚刚有个小贼,偷了我们的东西。我们眼看着他使用遁术,进了你们的车。”

    “少主,何须跟他解释?”冷漠的年轻人恶狠狠的看着楚羽,丝毫没有因为刚刚被击退而对楚羽产生恐惧心理。

    “你先退下吧。”穿着黑色华服的年轻人淡淡说道。

    “是!”冷漠年轻人面容有些扭曲的看了一眼楚羽,有些不甘的退到一旁。

    随后,穿着黑色华服的年轻人看向楚羽,微微一笑:“现在,你可以让开了吗?”

    楚羽微微皱眉,恶仆虽然讨厌,但这个主子,至少还算是比较正常的一个人。

    被人偷了东西,肯定心情不会愉悦,难得还能保持冷静和理智……

    正想着,躲藏在这辆车最里面的那个少年,突然间站起身,大步走到楚羽身旁,虽然一双眼中依旧满是恐惧,但脸上却满是气愤之色。

    看着穿着黑色华服的年轻人,愤怒的道:“那东西明明就是我的!被你们抢走,我靠自己本事拿回来,你凭什么一副失主的样子?”

    声音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楚羽一脸惊讶,这少年……居然是一个女孩子?

    刚刚竟然完全没有看出来。

    “放肆!”那冷漠的年轻仆人顿时勃然大怒,就要往这边冲过来。

    站在楚羽身旁的少年……准确的说是少女,脸上顿时露出一抹不屑,冷笑道:“狗奴才,若不是你这人渣,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狗仗人势的玩意儿,你真以为我会怕你?没有你的几个主子护着,你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

    冷漠年轻人东平被这个碎发少女骂得狗血淋头一般,脸上当场就挂不住了,怒道:“你找死!”

    “你知道什么叫奴才腔吗?放肆、大胆、找死……这些都是!”碎发少女站在楚羽身后,似乎也没有那么恐惧了,怒骂这个名为东平的年轻仆从。

    东平被气得七窍生烟,就要上来跟这碎发少女拼命。

    穿着黑色华服的年轻人看着碎发少女,淡淡说道:“东西交出来,饶你一命!”

    碎发少女眸子里光芒闪烁,似乎在做着思想斗争。

    那东西是她千辛万苦才找到,在即将得手的时候,被这叫东平的狗奴才看见,然后报告给了这群年轻人。

    她当时忌惮对方的实力,不得已含恨离开。但却一直没有死心,想要把东西拿回来。

    她的盗术很高明,那东西正好又在一个年轻女孩手里,所以被她得手了。

    可就在得手的一瞬间,就被这黑色华服的年轻人给发现。

    但对方自持身份,并没有出手,而是让东平追击她。

    碎发女孩并不怕东平这个狗奴才,但却很忌惮其他那几个年轻人。

    逃跑的时候,使用遁术,一头扎进楚羽他们这辆车。

    其实她心里面也清楚的很,想要从这群人身上拿走那件东西,安然离开,几乎不太可能。

    但内心深处,又实在不甘心,若我是我,你们这种,一掌拍死!

    楚羽看着穿着黑色华服的年轻人,又看那看看身旁的碎发女孩。

    这时候,碎发女孩一咬牙,从身上取出一物,扔给穿黑色华服的年轻人,然后说道:“记住今天的事情!早晚我会找回来!”

    说着,碎发女孩看了一眼楚羽,低声道:“谢谢你!”

    说完之后,她身形一闪,施展遁术,消失在空气中。

    东平一脸不忿,看着碎发女孩消失的方向,冷冷道:“你还要找回来?我呸!再遇见你……肯定不会放过你!”

    说着,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楚羽:“小子,多管闲事,小心半夜脑袋被人砍了!”

    “小奴仆,别在那发狠了,你这样的,胖爷以先天境界一只手就可以吊打你!嘚瑟什么?给你点脸了,没完了是吧?”

    胖子从楚羽身边冒出头,一脸不屑的看着东平。

    楚羽摇摇头:“行了,跟一个奴才计较什么?”

    这话让那黑衣华服青年都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但却没有说什么。

    随后,楚羽让驾车人离开这里。

    后面那些车里面的紫云学府学生,从始至终,没有人出来。

    因为楚羽刚刚就已经传音交代他们,不要下车!

    这群年轻人,看上去似乎也是某个学院的人,楚羽不想在学院大比前,就给他们无故树敌。

    看着楚羽他们的车队消失在视线当中,冷漠年轻人东平狠狠一口吐沫吐到地上,骂道:“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在这天蒙城……”

    “行了,少说两句!”黑衣华服年轻人看他一眼:“天蒙城,也同样不是我们的地盘,收敛点你的性子。”

    东平叹息一声:“少主,我知道了。”

    两人名为主仆,实际上却是从小一起长大。

    而且东平的家族也并非那种一文不名的家族,只是跟黑衣华服年轻人的家族比起来,相去甚远。

    但比起那些在镜像世界都排不上名的小家族来说,东平的家族,同样也是庞然大物!

    所以这就养成了他那种目中无人的骄纵性子。

    而且,也只有把自己表现的偶尔蠢一点、经常冲动一点,才能在少主面前得到更多的好处。

    一个放心的随从,要好过一个精明干练的伙伴!

    对于黑衣华服年轻人来说,就是这样的。

    东平很清楚。

    这件事,仿佛一个小插曲。

    院长也没有在事后去埋怨楚羽。

    众人的车队,来到天蒙学府,全都下车,准备步行进去。

    这是天蒙学府的规矩,也是镜像世界第一学院的底气!

    哪怕是天蒙国的国君来了,到门口,也要象征性的步行进去,然后再乘坐车辇。

    别人,步行进去之后,继续步行吧。

    任何人在这里,都没有嚣张的资格。

    每一界的学院大比,都在天蒙学府这里举办。

    所以,这个地方,紫云学院的一众高层,最少的也都来过几次了。

    这是这一次过来这里,跟以往的心情,都有很大不同。

    以往来这里,都是抱着那种:能前进几名就前进几名,争取撞大运冲进前两百名,成为高级学院的心态。

    但这一次,不知为何,他们的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很强烈的信心和底气,似乎这一次,紫云一定能冲进前两百,成为高级学院。

    有宋院长在身边,他们走路都觉得腰板要比从前挺直得多。

    只是依然没什么人关注到他们。

    天蒙学府太大了!

    光是天蒙学府本身的学生,就超过百万之众,这还只是一个本院的学生数量。还不算那些分院,全都加起来,整个天蒙学府系,怕是不下五百万学生!

    这数字太惊人,相比之下,只有十万学生的紫云学院,当真如同一只蝼蚁一样。

    不入流的学院,都被安排在了天蒙学府的外围区域。

    紫云学院这边大几十号人,被分配的地方,就算住几百个人也不会觉得拥挤。

    宇文笑笑这群小丫头还是第一次来参加学院大比,都觉得很新奇,眼睛都有些不够用。

    “这里真大,给咱们这种不入流学院安排的住处,都如此宽敞阔气,你说那些排名前几的学府,他们住的地方,又会是什么样的?”

    原本十二个野丫头之一的谢念琴有些感慨的看着四周的景象,轻声说道。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嗤笑。

    “哪来的一群土包子?真是笑死个人,没见识没事,但跑出来丢人就没意思了。”随着这声音,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从那边走过来,一脸得意的仰起头,看了一眼他们随队携带的旗帜。

    每一个学院,都有一面旗帜,进入天蒙学府的时候,会将旗帜展开,这样方便辨认。

    当然,那些高级学院就算不展开旗帜,也都有专人会去接待他们,不会怠慢。

    但像紫云这种不入流的学院,不展开旗帜,真的没人知道他们是谁。

    “紫云?没听说过!就来了这么点人,呵呵,过来走过场的吧?听我一句劝,还是赶紧老老实实回院子里去呆着,别没人出来丢人现眼了!”

    这身材高挑的女孩说话相当刻薄,无冤无仇的,就这样伤人。就连紫云学院的院长,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谢念琴柳眉当场就竖起来,身为曾经的小魔女,她哪会怕这种挑衅?

    “啧,这语气,怎么感觉这酸呢?这位大姐,你在这吧啦吧啦的嘲笑我们,那敢问……你们是几流学院?排名多少啊?”谢念琴身材同样很高挑,虽然只有十七八岁,但发育的极好,胸脯一挺,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对方那高挑女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平坦的胸脯,然后怒道:“你叫谁大姐呢?贱婢!想知道我们学院的排名?实话告诉你,我们学院排名两百零一!这次大比,肯定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谢念琴没等她说完,就忍不住笑起来。

    一个年轻漂亮身材丰满的少女,在任何地方,都是引人注目的。通常来说,会想着时刻保持自己的形象。

    但谢念琴却是笑得很夸张,无所顾忌,像个女神经一样。

    直接就把对面这位给笑毛了。

    “你,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身材高挑的女孩怒视谢念琴。

    谢念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用手指着对方:“小贱人,你是不是傻?两百零一就不是不入流了?两百零一就不需要住跟我们一样的院子了?五十步笑百步,你笑得还那么认真,我都替你的智商感到焦虑。你自己想想看,如果你们这边,都是你这样的,这次大比……你们能保证不掉到三百名就是一件天大喜事了!还想着成为高级学院?做梦去吧!”

    宋彬彬和颜小钰一脸呆滞的看着谢念琴,想不到这位平日里看起来很低调的妹子,发起飙来居然这么猛。

    根本就拦不住!

    他们之前虽然听闻过十二个小魔女的故事,但等她们进入紫云学院之后,十二个小魔女早已经收敛太多。

    所以他们自然没见过这群小魔女发起飙来的样子。

    随便一个,站出来都是战斗力爆表的选手。

    那身材高挑的女孩直接就被激怒了,厉声道:“紫云学院的小贱婢,我要跟你决斗!你可敢?”

    -------

    回到家了,很累,但还是赶出来了。

    对待写作,我一直都是很认真的。

    感谢大家对我更新不稳定时的宽容与理解。

    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