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星路尽头有茅屋
    那股狂躁的气息,还在不断向四面八方推进,此刻那范围已经扩大到几十万里之外!

    这股气息一路横推,破坏力比世间任何恐怖的风暴都要强大。

    这片沧桑的古地上,不知有多少年没有这么大的动静了。

    残界四大诡异之地,当真是名不虚传。

    一点都没比另外三个地方好到哪去。

    就刚刚这一波,楚羽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跟着倒霉遭殃。

    但在古神石像的中心区域,却是出奇的安静。

    楚羽刚刚明显感觉到眉心竖眼散发出那股血气,简直如同一尊盖世无双的神灵!

    那血气太过可怕!

    以至于古神石像虽然安静下来了,但他的心,却完全无法平静。

    傻傻的站在那里半天,然后才长出了一口气。

    “特么的……吓死我了!”

    楚羽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摇头苦笑。

    自己这眉心竖眼也真是一个大奇葩,做什么事情,从来不知道跟自己商量一下。

    难道说,这颗眉心竖眼的来历,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

    来头更大?

    时间更古老?

    不然它凭什么,连这样一尊恐怖的古神石像都敢压制?

    说什么也不愿在它脚下,非要跳到人头上去不可。

    而且,从始至终,根本就不在意会不会触怒这尊古神石像……

    “可问题是,这么多年,你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牛叉的样子啊?散出的防御,遇到真正的顶级大能,还不是扛不住?”

    楚羽嘴里嘀咕道。

    不过想想,似乎竖眼的防御,跟它吸入的能量有很大关系。

    吸入的能量越多,似乎防御也就越强大。

    太神秘,弄不明白。

    楚羽摇摇头,懒得去想。

    从因果上来说,自己跟这颗金属小球之间,肯定是有着巨大的关联的。

    既然已经到了古神石像的脑袋上,那就认真感悟一番吧。

    就是不知道这么一折腾,这尊古神石像是否还愿意让自己从它身上领悟到什么传承。

    怕是悬了。

    但他猜错了。

    他盘膝坐在古神石像的头顶上,两手往头上一放,瞬间他的精神就被扯进一处神秘的空间当中!

    那是一种完完全全身不由己的感觉,一下子就被扯进去。

    楚羽甚至连反抗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接下来,他被惊呆了。

    他此时身在一处陌生的星空中!

    脚下是一条灰色的路。

    四面八方,头上脚下,全都是一颗颗大星在无声无息的转动,远方有恒星亮起,照亮大片宇宙星空。

    暗处群星闪烁,数以亿万计!

    “这是哪?”

    楚羽当真是有点被吓到了,这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

    面对这种未知,没有人可以保持淡定。

    因为他现在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精神被拉到这里,还是肉身也跟着一起进来了。

    摸摸脸,摸摸胳膊,都是非常真实的感觉。

    用力掐自己一把,嗯,很疼!

    靠!

    楚羽的力气太大了,他用力掐自己这一下,甚至能将一个尊者的头颅捏碎!

    他的肉身虽然很强横,但这样一下,也让他疼得呲牙咧嘴。

    “真是见鬼了。”

    楚羽顺着这条灰色的路,不断向前走去。

    时间在这里,仿佛没有任何意义。

    他一边走,一边从储物空间中取出那块腕表。

    这是一块顶级的机械手表,因为太久没有戴,表盘上的指针已经停止了转动。

    停住的日期,指向他被羿送到镜像世界那一天。

    他把表戴好,上面的指针感受到他的脉搏,又开始愉快的运行起来。

    就这样,楚羽根据腕表上的时间,走了足足二十多天!

    这条路不知什么材质铺就,用手触摸的时候,像是摸在冰冷的石头上。它横在这片陌生星域,不知有多少年了。

    没有任何气息波动从这条路散发出来,可以动用体内的能量高速奔跑,但却没办法在这上使用法力飞行。

    就连疾行神通,都施展不了。

    楚羽这些天,一直在奔跑,不知跑出多少里路。

    前方一片茫然,灰色的路一直延伸到宇宙星空深处。

    身后也是一片茫然,楚羽甚至不知道自己走的方向对不对。

    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对错,因为他出来,面对着的就是这个方向。

    又是二十多天过去,眨眼间,楚羽进入到这里,已经将近一个半月时间,前路依旧一片茫然。

    他终于停止了奔跑,在想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看一看身旁四周的那些星辰,跟之前看到那些,有不小的区别。

    这可以证明,这条路是真实存在的,他也没有一直在原地踏步。

    但什么时候才算是到了尽头呢?

    楚羽停留在那里三天,依旧探索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他甚至用眉心竖眼观察很久,遗憾的是,这里似乎没有虚妄!

    眉心竖眼看见的一切,跟他肉眼看见的一切……一模一样。

    “这感觉真糟糕。”

    楚羽一脸无奈的自言自语。

    进入到这里的时间,已经过去六十天,整整两个月了。

    楚羽依然没有跑到尽头,也没有遇到任何不一样的景色——

    除了四周的星辰在发生着一些变化之外,一切都没什么不同。

    他也尝试过想要脱离这条路,进入到星空中,想要登上一颗星辰去看看。

    但不行,他没办法离开这条路太久。

    尊者这种境界,还是太低了。

    哪怕他比寻常的尊者强得多,但也做不到肉身横渡星空。

    一晃,时间过去半年,已经六个月整!

    楚羽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他已经降低了赶路的速度,开始修炼。

    这地方没有灵气,但他身上还有各种丹药,还有一些灵石。

    这条孤寂的星路之上,最常见的一幅画面就是,楚羽双手攥着灵石,一边吸收着灵石中的灵气,一边一路狂奔。

    他的境界也在不断的提升当中,半年时间过去,几乎耗光了身上的所有丹药、灵石。

    一身境界,终于踏入了尊者境后期。

    丹田中的那个元婴,也变得更加凝实起来。

    元婴的表面,流动着细微至极、如同血管一样的紫气!

    但这条路……却依然没有到尽头。

    路太长了!

    楚羽真的有点走不下去了。

    不过这会儿,他的脑子里,突然想起羿送他、胖子、徐小仙和于秋秋进入镜像世界的时候,曾经说过的话。

    “一共分三关考验,智慧、力量和勇气。”

    这条路,算是什么?

    智慧?

    应该不算吧?

    智慧在这里能做什么?

    能计算这条路还有多长?还是能通过这样一条孤寂的路,领悟到什么?

    反正楚羽是没什么收获。

    力量在这里,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

    力量再大,他也不敢跨出这星路太久,也不能弄断这条星路。

    再说,弄断又有什么意义呢?

    勇气?

    好像……这个还多少靠点谱。

    如果失去了勇气,那么这条路肯定是走不下去的。

    楚羽的性子,已经算是很执着那种。

    不是耐不住寂寞,不是没有勇气,但行走在这样一条看不见未来和希望的路上,任谁都会感到茫然。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三年!

    如果不是腕表上的万年历,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身上的灵石早就没了,各种药材也早就没了。

    身上但凡能被他用作修炼的,全都被他给用了。

    就连惊神弩,都被他施展饕餮神通给变成了一件废品。

    虽然失去了里面的能量,但也没舍得扔。

    仿品诛仙剑,楚羽犹豫了几次,最终也给“吃”了。

    这把剑,他“吃”了两年之久。

    尊者这种境界,几百年不吃不喝也没事,但修为却不能停下。

    现在他身上只剩下一座仙鹤炉。

    其他的那些法器,全都变成了一堆高级金属。

    到了第三年的最后一天,楚羽忽然看见,前方视线极尽处,有一片朦胧的气息。

    如同混沌之气,笼罩在那里。

    这是三年来,除了四面八方星辰的变化之外,楚羽看见的第一个变数!

    他已经有些木然的心,终于泛起一丝涟漪。

    情不自禁的加快了步伐!

    望山跑死马,看着很近,还是让楚羽跑了半个月。

    三年零十五天,楚羽终于见到了这条星路尽头的景象。

    一座古老的茅草屋,被氤氲的气息笼罩着,坐落在这条星路的尽头处。

    要说不激动是假的,但楚羽心中,也多少有些迟疑。

    这究竟是哪?

    为什么在这样一条漫长的星路尽头,会有一座古老的茅草屋?

    走到近处,楚羽身在氤氲雾气当中,看着眼前的茅草屋,躬身施礼:“敢问,这里有人吗?”

    “进来吧,门没锁。”

    一道苍老的声音,骤然响起。

    我去!

    楚羽当场被吓了一大跳!

    整个人都差点蹦起来!

    特么的什么情况?

    我不过是试探一下,却没抱任何希望啊!

    这鬼地方怎么可能有人?

    “怎么?小家伙,走了好几年吧?都到这了,却不敢进屋?”

    苍老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戏谑的味道。

    楚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这场景真的是太诡异了!

    不过已经来到这,如果这里面的人想害他,想必他也未必能躲过去。

    当下硬着头皮,心一横,直接推开茅草屋上破旧的木门,走了进去。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楚羽进来。

    里面很黑,没有一丝光亮。

    一道身影,朦朦胧胧,坐在那里。

    楚羽的眼睛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长相,进了这间茅草屋,似乎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普通人。

    他没有尝试张开眉心竖眼,而是很恭敬的躬身施礼。

    “晚辈楚羽,见过前辈!”

    “别,别叫前辈,叫哥就行。”苍老的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