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偷袭
    楚羽到最后也喝多了,跟妖王雪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也说了很多连自己都记不清楚的话。

    说白了,猴子也好,妖王雪也好,都很寂寞。

    猴子作为留下的那一道神识,他是不愿离开。

    妖王雪生于斯长于斯,纵然修炼到帝君境界,但他却无法离开通天岭!

    这道古老的山岭,封印着这里的万物生灵。

    楚羽不寂寞,但他压力太大!

    从前他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年轻人,踏上这条修行路后,走的太快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知道的事情越多,肩头的担子越重。

    用妖王雪的话说就是,这世界其实没有那么多秘密。

    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一个寂寞的人,遇到一个压力山大的人,双方畅谈一夜。

    宿醉醒来。

    楚羽发现自己的境界,竟然上升了一大截!

    不由有些心惊。

    想不到妖王雪拿出来的酒,竟然有如此神奇功效。

    运行功法,化去最后一丝药力,然后坐起来,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是一间装修很简朴的房间,跟妖王雪那金碧辉煌的大殿比起来,倒是略微显得有些寒酸了。

    不过楚羽宁愿住这样的屋子,简单、质朴,可以让心情放松一些。

    起来之后,刚一出门,就看见妖王雪站在院子里,正在遥望远方。

    “这通天岭,在曾经的那个时代,曾是一座神山。有洞府七十二座,分属七十二路妖王。后来这些妖王,尽数被大圣收服,成了大圣的麾下一员。”

    “只是这一切,也早已经淹没在岁月的长河当中。”

    “昔年那一场心劫的杀伐,太突然,也太可怕了。任你惊世绝艳,还是天骄无双,全都挡不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清洗。”

    妖王雪背对着楚羽,一身白衣,背影显得有些寂寥。

    他的声音很平和,不似昨夜喝多酒那般狂放。

    他说:“沧海桑田啊!如今这通天岭上,妖王只有三位。大圣爷一缕神识留在这里,我们想拜,它也不理。偶尔随便抓一头猛兽凶禽,随便吃吃。”

    楚羽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嗯?”妖王雪没回头,负手站立在那里,道:“什么问题?”

    楚羽说:“心劫的由来,真的像你们说的那样么?人心沟壑难平?无数强大的无上存在心力太强,导致宇宙异变?真的是这样吗?”

    “这……”妖王雪沉吟一下:“所有的古籍上,都是这么记载的。”

    “是,我师父也是这么说的。”楚羽点点头。

    妖王雪微微一呆,喃喃道:“你师父?大圣爷……收你为徒了?”

    楚羽点头,这件事,昨晚他们两个喝多了也没有谈及。

    “我的天,你的辈分……”妖王雪目瞪口呆的看着楚羽:“原本还把你当成个晚辈,你既然成了大圣的弟子,那么你的辈分……咳咳,实在太高了!”

    说着,他连连摇头:“实在高的太离谱了!大圣爷那是上一个时代的神灵,距今不知隔了多少亿万年。可以说,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什么人,辈分比你还高了。”

    楚羽面色古怪:“也就是说,那些无上存在什么的,见到我,还要喊一声老祖?”

    妖王雪嘴角抽搐,眉梢抖了抖:“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算了,各论各叫吧。”楚羽有些无语的道。

    他才多大?哪怕算上时间法则不同的小世界里经历的那些世间,他如今也不过就三十几岁。

    这个老祖,当的颇有些没意思。

    妖王雪想到刚刚楚羽说的那个问题,忍不住问道:“这件事,你有什么不同的见解?”

    楚羽道:“见解谈不上,我只是觉得,如果跳出来看的话。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哪奇怪?”妖王雪倒是一脸奇怪的看着楚羽。

    “我的意思是,一个浩瀚无疆的大宇宙,里面有形形色色,不计其数的各种族生灵。这些生灵有强有弱,但归根结底,这宇宙中的所有一切能量,都是守恒的。为什么会产生心劫这种东西?”楚羽皱着眉头。

    妖王雪说:“你前面说的都对,但如果能够知道为什么会产生心劫的话,我想,也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

    “不,我不是说这个,我在想……当然,只是猜测。”

    楚羽笑着道:“你就当我是胡乱说的好了。”

    “你说。”

    “你觉得,会不会有人在推动这件事?或者说,有什么存在,在推动着心劫的产生?”楚羽慢慢的说道:“通过这种方式,让整个宇宙,顺利的进入轮回。然后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有存在推动?让整个宇宙轮回?”妖王雪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可思议之色,喃喃道:“不可能吧?”

    “我也只是胡乱猜测的。”楚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通天岭是上一个时代遗留下来的地方,这里连圣人都压制,而且封印着这里的生灵,不允许你们离开。我觉得,这种规则,未必是天地规则吧?”

    “你说的……”

    妖王雪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凝重。

    楚羽虽然是在猜测,看上去有点没谱。

    但真的给了他巨大的启发!

    “或许……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往下推的话,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们能够找到出去的路!”

    妖王雪对楚羽认真一抱拳,一脸感激。

    楚羽不好意思的道:“雪兄太客气了!”

    “楚贤弟,如果有朝一日通天岭生灵能够离开这里,那么,你便是我们最大恩人!”妖王雪一脸郑重。

    “雪兄言重了。”

    “一点都不过。”妖王雪说:“若真有那一天,我们一定会去寻你,然后帮你!”

    “哈哈,那样的话,真的是再好不过。”楚羽一抱拳。

    随即,他想到什么,问妖王雪道:“从外面进入通天岭,不同的人,会走不同的路吗?”

    “怎么,你有同伴?”妖王雪问道。

    楚羽点点头:“有一个女孩子……”

    妖王雪顿时露出了然之色,一脸我懂的表情:“放心吧楚贤弟,我这就跟另外两路妖王打招呼,若是有见到,一定庇护她!”

    楚羽

    随后,他别过妖王雪。

    临别,妖王雪把那个精巧的小酒壶送给了楚羽。

    “这里面,还有一湖酒,湖泊的湖哦!”妖王雪轻笑。

    “一湖……”楚羽满脸黑线,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底蕴了。

    “今日一别,不知相见何期,楚贤弟保重!”

    “雪兄保重!”

    刁钻古怪和古怪刁钻两个小妖送楚羽下山。

    一路上,两个家伙看着楚羽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跟着两个倒霉蛋也算是有缘,楚羽笑道:“你们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就是,不用那个眼神看我。”

    刁钻古怪说道:“俺家大王从来没有对别人这么客气过。”

    古怪刁钻说道:“曾经有一个圣人境界的人类修士来这里,那是好多好多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楚羽看着他:“后来呢?”

    古怪刁钻道:“后来他死了。”

    “……”楚羽一脸无语。

    心说死了还说个屁?

    “被俺家大王一巴掌拍死的。”古怪刁钻露出怕怕的表情:“可惨了呢!”

    “你家大王看我顺眼吧?”楚羽笑道。

    “应该不是。”古怪刁钻很不会聊天,耿直的让人讨厌,他看着楚羽:“因为你是唯一一个,能够进入到大圣爷洞府,还能活着出来的生灵。”

    不同的人,自然会有不同的际遇。

    妖王雪究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大妖,还是一个如沐春风的妖王,对楚羽来说其实都不重要。

    只要他真心实意把自己当成朋友,那他也绝不会视他如仇寇。

    有两个小妖护送,楚羽这一路十分平安,到了山下,在两个小妖羡慕眼神的注视下,楚羽挥手和他们道别,从这里出来。

    就在楚羽刚刚踏出通天岭的一瞬间,有两道恐怖的攻击,瞬间轰向他!

    这两道攻击来的太突然了,根本就没有一丝预兆。

    就算楚羽再怎么能提前做出预防,但对方的时间掐的太好了!

    他的身形刚刚露出来一多半,对方的攻击就已经到了。

    楚羽直接施展出五行大遁之法,身体瞬间没入脚下大地。

    饶是如此,那两道攻击,还是有一多半的能量轰在他的身上。

    楚羽当场吐血!

    比受伤更让他愤怒的,是对方这种疯狂的攻击。

    他相信,对方绝不知道他是谁!

    分明就是守在这里,见到有出来的人就直接发起攻击!

    轰隆隆!

    哪怕楚羽已经遁入到大地深处,依然能够感觉到四面八方传来一阵阵剧烈的轰鸣声。

    他们在轰击这片大地!

    楚羽冷冷的穿行在大地深处。

    五行遁法,达到一定境界的修士都可以修炼。

    但跟五行大遁比起来,就差得太远了。

    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楚羽施展出五行大遁,在大地深处行走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眨眼间冲出几百里之外,然后拔地而起!

    顺着大地深处,毫无掩饰的冲出来。

    紧接着,楚羽直接施展鞭山移石之术。

    十指为鞭,鞭笞一座大山,瞬间将这座数千米高的大山从大地中拔出。

    朝着刚刚对他发起攻击的方向,猛的一甩手臂,这座大山,如同一颗流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砸向那边!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这座大山就像是一颗核弹,将通天岭下那片大地砸得地动山摇!

    一团硕大无朋的蘑菇云,升腾而起。

    紧接着,两道身影,狼狈万分的从蘑菇云中冲出来。

    他们大口咯血,脸上带着无尽的惊恐之色。

    楚羽伸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把巨大无比的长刀,泛着惊人的血色,朝其中一人,直接斩去。

    -------

    先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