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无疆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天鼎
    世间痴情者无数,这也是其中一人。明知没什么结果,却偏生自拔不得。

    蛊王若是真的有那么好杀,又岂会安然无恙活到今天?又岂敢纵容下属直接冲入天蒙城中行凶?

    之所以连圣人都不愿招惹蛊王,是因为蛊王不但驾驭虫子的本领出神入化,而且狡诈多端,化身无数。

    凭借一滴精血就可以复活重生的人,当真是没有多少人愿意招惹。

    就算是楚羽,如果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就算依然会去救助刘雨烟,相信也同样会好好斟酌一番。绝不会那样鲁莽行事。

    追求蝶舞这人,名为潘生,说起来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名门之后,祖上是一名特别强大的圣人。

    他自己年纪轻轻一身境界早已进入帝君领域。

    年龄比蝶舞大了那么几千年……

    世间凡人自然会觉得差距太大,但在修真界中,道侣之间的年龄别说差几千年,就算是差几万年的,也并非没有。

    但感情就是如此,蝶舞仙子眼界奇高,面对一众追求者,向来不假辞色。

    迄今为止,还没有答应过任何人的追求。

    潘生算是他追求者当中最执着的一个了,已经努力了很多年。

    这一次以为机会来了,有人竟然不开眼的招惹到了蝶舞头上!

    虽然他知道是为了一个叫宋鸿的天蒙学府先生引起的,但他心里面不但不恨那个叫宋鸿的人,反倒还十分感谢他。

    若不是这件事,他哪来的表现机会?

    如果他知道内情是怎么回事,估计肯定不会这么想了。

    可惜,蝶舞根本没兴趣说,他呢……自己也想偏了。

    所以,一桩震惊整个镜像世界的事件,就这样开始了。

    只是目前,无论始作俑者楚羽,还是直接关联者蝶舞,还是潘生自己,全都无法想象,这件事最终会走向何方。

    楚羽此时,已经行在返回宋国的路上。

    那里,还有他的学生们。

    对于摆了蝶舞一道这事儿,楚羽并没有丝毫的沾沾自喜。

    他很清楚自己是在玩火。

    不过也并不是很在意。

    如果他真的从地球上拿到那把剑,把它送给蝶舞的话,肯定就只有两条路。

    一条路,是臣服蝶舞;另一条……就是死路。

    所以从一开始,楚羽就从来都没想过,要去给蝶舞做这件事。

    但他也没有想好,要如何才能从蝶舞手中把林诗救出来。

    想要从一个帝君手中把人带走,实在是太难了!

    他手中是有三根救命毫毛,但也只有那三根!

    除此之外,他在镜像世界没有任何强援,放眼望去,全是敌人!

    紫云也好,宋国也好,就算是真的跟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也都无济于事。

    太弱了!

    对整个镜像世界来说,他们都太过弱小。

    如果没有来镜像世界这一次,楚羽或许会抱着很强的乐观心态。

    但如今,哪怕有月影这种来自太阳系的无上存在。

    楚羽依旧感觉到有种巨大的压力,压着他。

    有点喘不过气。

    这种感觉,一直都在。

    当他的身形进入到宋国之后,发现整个宋国的气氛,都充满欢乐。

    这时他方才想起,紫云学院已经成功的踏入了高级学院的行列,而且还是排名前五十的三流学院!

    加上这一届学院大比之后的残界之行,整个镜像世界的高级学院,可谓损失惨重。

    原本还有些惶惶不安的紫云学院这边,突然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大量的优秀学生,在天蒙学府待了那么久的时间,也学习到太多过去他们没办法接触的顶级功法和知识。

    最重要的是,他们开拓了眼界。

    尽管综合实力上跟那些高级学院还是没法比,但至少,他们也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在下一届学院大比上,能够留在高级学院的行列当中。

    所以,楚羽的归来,对整个宋国来说,都是一件大事!

    如同迎接英雄的回归,无数人从远方赶来,就为看他一眼。

    不过楚羽还没有来得及跟自己的那些学生们说几句话,宋国皇室那边,传来一道旨意。

    说皇帝要见他。

    “皇帝见我做什么?”楚羽微微皱眉。

    赶过来迎接楚羽的紫云学院院长想了想,道:“应该还是为了感谢你,无需多虑,去见就是!”

    楚羽在天蒙城那边做的事情,并没有传出。

    所以直到现在,紫云这边的人都还沉浸在那种喜悦当中。

    楚羽跟随皇室派出的使者,进入到皇宫之后,被带入到一座大殿当中。

    在这里,楚羽并没有看到宋国皇帝。

    整座大殿,空无一人。

    把我请来,却不露面,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楚羽心中疑惑的时候,一位老者,出现在他面前。

    “老朽宋清。”

    楚羽看向这名老者,心中多少有些吃惊。

    这老者乍一看,似乎很平凡,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

    但仔细打量,却又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道韵。

    楚羽在重塑肉身之后,一双眼拥有了过去眉心竖眼的大部分能力,能够看见很多寻常修士看不到的东西。

    可以说,如今他看不穿的虚妄很少。

    可不知为什么,这个老人,他看不透。

    “晚辈宋鸿。”楚羽抱拳行礼。

    老者点点头:“对小友,我早已听闻,你是真正的年轻翘楚,人中之龙。”

    “前辈过誉了,晚辈当不起。”楚羽不知老人想做什么,谦虚着回答。

    “可没有过誉。”老人脸上露出和善笑容,招呼楚羽坐下。

    然后说道:“小友自从来到紫云学院,老朽便已得知。”

    “那时候,老朽听闻有一个年轻人,把紫云的炼丹分院给管理的非常好,心中很是欣慰。”老人笑道:“没想到,更大的惊喜,却是在后面,小友竟然能带着紫云,在学院大比上,取得如此令人瞩目的成绩,简直如同神迹一般。”

    “前辈您过奖了。”楚羽脸上露出微笑。

    老人宋清,忽然问道:“小友来自何方?”

    楚羽道:“一个不知名的小星球。”

    “呵呵,不知名么?如果说,连地球都不知名的话,那这片浩瀚星空,无疆世界,当真不知什么地方才是知名的了。”宋清微笑道。

    楚羽心中一动,脸上不动声色,道:“地球是什么地方?”

    同时在心中暗道:莫非刘峰辉把这件事给说出去了?

    宋清哈哈笑道:“小友早已将此时告知紫云府主,为何还要对老朽隐瞒?莫不是小友觉得紫云府可信,宋国皇室便不可信?”

    果然是这样……

    楚羽抬起头,坦然看着宋清:“可信么?”

    老者眉梢一挑:“当然可信!”

    “虽不知如今的地星上,人心如何,但在昔年,地星之上,人人如龙!一诺千金。”宋清轻叹,看着楚羽。

    “我们的故土,如今还好吗?”

    宋清脸上,满是真诚,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似在缅怀着什么。

    地星?

    这是那个时代的修士,对地球的称呼么?

    事到如今,楚羽也不打算隐瞒什么,点点头道:“几十年前,封印解开,我们从地外小世界回到大地之上,几乎人人都可修炼。但说实话,比镜像世界这边,还是有很大差距。”

    宋清笑笑,摇摇头,道:“你错了!”

    “嗯?”楚羽有些不解的看着宋清。

    宋清道:“你可知,那里为什么叫地星?”

    楚羽摇头。

    宋清长出一口气,抬起头,轻声道:“地星,帝星也!”

    帝星?

    楚羽皱起眉头,看着老人:“帝王的帝?”

    老人点头:“无尽星空,浩渺无疆,天之大,无穷尽,地之大,无边际。慢慢宇宙为天,地星为地,也为帝!”

    楚羽心中猛地一震,这种说法,他还是初次听闻。

    按照老人的这种说法,那地球的来历……实在太可怕了!

    地球的地……居然是天地的地?也是帝王的地?

    那它的来头得多大?

    “一方宇宙,形成之初,如同一枚鸡卵。混沌一片,不分天地。”

    宋清看着楚羽:“混沌初开,有清气上升,是为天,有浊气下沉,是为地。我们的故土,便是混沌初开时就已经形成的一方大地。”

    “呃……我听说的是,宇宙形成,已经有两百多亿年,地球,却只有四十几亿年……”楚羽说道。

    老人笑笑:“那种说法,不知你从何处听说,自然是错的。”

    “……”楚羽无语。

    老人一双眼中,露出无尽回忆之色,沉默片刻,看着楚羽:“小友,那里的来头,是你无法想象的大。六千万年啊……太多东西被掩盖,太多事实被埋葬。”

    “愿闻其详。”楚羽虚心求教。

    老人道:“这片星空,早已存在何止千亿年?曾经出现过无尽辉煌的局面,几大天帝,皆出自地星。因此那里,后来被称之为帝星。”

    “几尊天帝,各自镇守一方,共尊一帝,后来将帝星纳入到天庭当中。曾经的天庭之主,铸造天鼎,镇压在帝星大地之上,以镇气运。后来不知因何,天鼎破碎,一分为九,不知所踪。”

    “九鼎?”关于九鼎的故事,楚羽还是知道的。

    传说中,大禹铸造九鼎,分别镇压在九州当中。

    这在地球的近代历史上,是真正有过记载的。

    不知跟老人宋清说的九鼎,是否有关联?

    宋清看了楚羽一眼:“天鼎破碎,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没过多久,天庭崩溃,四分五裂。有天帝战死,血染长空。天庭之主也消失了,迄今为止,都是那个时代最大的一个谜团。”

    “你既然进入过残界,又完好无损走出,躲过天水湾那一劫……应当还是有大气运的。”

    “是以,我才会将一些事情,告知你。”

    宋清看着楚羽,轻声说道:“你可知,六千万年前,为何各大宇宙位面的生灵,要攻打证道之乡?”

    “不知。”楚羽摇头。

    师父曾对他说过,宇宙中有心劫存在,积累到一定程度,便会释放。

    妖王雪也曾对他说过,心劫一出……所有生灵无从遁形。

    但这些说法,对楚羽来说,实在太难理解。

    宋清道:“天地间,有气存在。万物生灵,也都活那一口气。气断,天地灭,生灵灭。”

    “当生灵修炼到一定程度,身上的那股气……便无比惊人!”

    “当这种无上存在的数量过多时,他们的气,便足以影响到万物生灵,影响到整个浩瀚宇宙。”

    “宇宙中,又存在一种神奇的法则,法则之下,众生平等。”

    老人叹息:“一旦宇宙中气的数量和质量,达到一个临界点,法则便会降临。曾经的天庭中,那尊天鼎,可以衡量和记录气的数量……”

    楚羽听到这,心中无比震惊。

    这种说法,他在猴子和妖王雪那里……都不曾听闻。

    是他们故意隐瞒?是眼前老人胡说?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宋清道:“没人知道天鼎为何崩碎,但在后世的人看来,找到九鼎,重铸天鼎,便可得知宇宙中的气运……还剩下多少。”

    他看着楚羽:“所以,昔年那场战斗,与其说是为了进入证道之乡证道成圣,倒不如说……是一场争夺这方宇宙气运的战争!”

    “因为,谁掌握了九鼎,谁……便可成为新的……天庭之主!”

    老人笑道:“这位置,诱人不?”